第1页



书名:远古生活攻略
作者:一曲流风



☆、第一章

  
  岳灵极不情愿地上了飞机。
  说实话,要不是实在烦了老妈天天在耳边念叨,鬼才会请了年假跟个相识不到两月的男人来个夏威夷五日游呢!
  
  岳灵转头看向身旁正悠闲的看着杂志的钟旭,在对方察觉到她的注视并回以微笑后,她的耳边不禁又响起了出门前老妈反复交代的几句话。
  “妈都帮你看好了,小钟人不错,你可得好好把握住了。”
  “听妈的,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不嫁,难道你真想拖成齐天大剰啊?”
  “你啊,就安安心心地去夏威夷玩,妈在家等你的好消息啊!”
  ……
  想到这儿,岳灵一阵心烦。她和钟旭是相亲认识的。对于他,岳灵谈不上喜欢,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奈何双方父母都是极力促成,于是便有了这次夏威夷之游。
  
  “小灵,是不是坐飞机太无聊了。我想应该再有两个小时就到了。要不要帮你叫杯果汁?”耳边温和的男声打断了岳灵的思绪。
  是啊,飞机都上了,再有两个小时就到夏威夷了,自己还纠结个什么劲啊。
  “好吧,谢谢!”岳灵点头道。
  
  空姐很快就端了一杯果汁走过来。正在这时,飞机突然一阵强烈的晃动。幸好那空姐反应快,扶着一旁的座位才勉强没有摔倒,只是果汁洒了一地。
  看着手上的空杯子,空姐有些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再去帮您……”话还没有说完,机身又开始晃动了起来,一阵强过一阵。
  
  刚刚还是蓝天白云的窗外,此时一片迷雾,什么也看不清楚。机上的乘客们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
  
  “乘客朋友们,请不要惊慌,目前飞机正遭遇一股强气流,请还在卫生间的乘客赶快回位置上坐好。请所有乘客都系好安全带,并关上茶水板,在座位上耐心等待,飞机将很快恢复平稳飞行。”广播里,空姐的声音依然甜美动听,然而,她说的话却丝毫也安抚不了乘客们那慌乱的心。
  
  飞机晃得更加厉害了,岳灵被晃得头晕目眩的,虽然上了飞机后她也没吃什么东西,可此时胃里空空地却直想吐。
  
  “呜呜呜,老公,我还没给你生蜜月宝宝呢,我不想死……”
  “没事的,老婆。你看,我平时买彩票连小奖都没中过一次,这次航班也是我挑的,应该没这么倒霉。乖啊,不怕不怕……”
  坐在岳灵前面的是一对新婚夫妇,刚上飞机时,小两口那甜蜜劲,谁看了都眼红。这要真是新婚赶上了飞机失事,那运气可有够衰的!
  不,应该说,这整个飞机上的人,运气都够衰的!岳灵在心里呐喊着。
  
  她下意识地看向钟旭,只见那原本一派温和的脸上竟有着难以掩饰的恐慌。她不禁一怔,随后又释然了。这世上本都是凡夫俗子,真正临危不惧的,又能有几人?
  
  “小灵,没事的。别怕啊。”察觉到了岳灵的目光,钟旭略有些尴尬,出声掩饰道。只是,他的话恐怕连他自己也安慰不了吧。
  岳灵淡淡一笑,扭头看向窗外。
  此刻,窗外已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飞机晃动的幅度渐渐地减小了,众人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地了,大家脸上都渐渐浮现出了劫后重生的喜悦。然而,笑容还未完全绽开,新一轮的晃动又开始了——在众人的尖叫声中,整个机身开始缓缓地向飞机头部倾斜,舱顶的氧气面罩也纷纷掉落了下来。
  
  此时此刻,再没有人敢抱有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了。每一个人都清楚地意识到,飞机真的出事了。
  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只见一波又一波地人都解开了安全带,向逃生舱门奔去。顿时,机舱内尖叫声、哭喊声不绝于耳,推搡的、奔跑的、摔倒的,此起彼伏,整个舱内乱作一团。
  
  “小灵,快点!”钟旭匆匆忙忙地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便一把拉着也刚解开安全带的钟灵向逃生舱门奔去,要知道他们的座位是离逃生舱门最远的一排。
  可是,舱内太乱了,人人都在逃命,机上的乘务人员早已无力控制局面了。大家互相推挤着,明明只是短短的一段路,却行得万分艰难。岳灵被钟旭拉着,一路上磕磕绊绊的,好不容易离逃生舱口只有十几步远时,却突然被人拽住了手臂。
  
  “救救我……”
  岳灵循声看去,见拉住她的是身旁座位上的一个女孩。
  “我解不开安全带了,帮帮我!求求你!”女孩哭喊道。
  现在,机上的每一个人都在跟时间赛跑,仿佛多节省一秒钟,生命就能多一分保障。可有时候,越是情急就越容易出状况。女孩心里越急,越是解不开安全带,就这样被困在座位上了。可众人都只顾着逃命,没有人出手帮她。
  
  “小灵,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们管不了她。”钟旭焦急地拉着岳灵就往前走。
  钟旭说得没错。此时舱内已然失火,烟雾渐渐弥漫开来,众人皆是命悬一线,真的没有时间了。可是,看到女孩那张哭得快要绝望的脸,她实在无法让自己的心硬起来。
  
  “你先走!”岳灵用力地挣开了钟旭的手,转身向女孩的座位跑去,不顾身后传来的叫喊声。
  
  “我帮你!现在,听我的,收腹!”由于女孩实在太着急了,安全带没被解开,反而紧紧地箍在了她的腰上。
  岳灵一手拿牢释放装置,一手推动释放扣,安全带霎时就松开了。
  “谢…谢…谢…谢……”身上的禁锢终于解除了,女孩喜极而泣。
  “来不及了,快走!”岳灵拉着女孩的手,一起向逃生舱门奔去。
  
  待她们二人赶到时,逃生舱门外已围满了人。岳灵好不容易才在人群里找到了钟旭。
  “小灵,你总算来了!知不知道你刚刚一个人跑回去有多危……”钟旭的话音未落,人群中就爆发出了阵阵尖叫声。所有人都清楚的感觉到,飞机正在急速地下落。
  
  “怎么办啊,我们没有降落伞!”
  “这下边就是太平洋,就算摔不死,掉下去也得喂鲨鱼啊!”
  “呜呜,谁来救救我们!我不想死,也不想喂鲨鱼…”
  “娘的,管他呢!反正横竖都是死,跳吧!”
  ……
  
  众人已然没得选择了,与其机毁人亡,跳下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时,钟旭突然惊呼道,“该死的,我们忘了穿救生衣!”
  岳灵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人群中大部分人都穿着救生衣呢。只怪他们当时忙着逃命,竟然将救生衣给忘了。试想,在茫茫大海中,没有救生衣,生还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只是现在,再回去拿已是不可能的了。
  钟旭沉痛道,“没有救生衣,跳下去也是尸沉大海啊!”
  “算了,钟旭。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赌一把了。也许,会有奇迹发生也未可知啊!”岳灵安慰着说道。
  
  “着火了!”人群中不知是谁高喊道。只见舱顶的火势渐渐蔓延到了座位上,一大片的位子都着起了火,呛人的烟气扑鼻而来。眼看着大火渐有向逃生舱门蔓延之势。
  时不我待。
  站在逃生舱门最前面的人,迅速转动门阀。舱门开启,充气滑梯瞬间弹出。乘客们就像鸭子跳水一样,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紧闭着双眼,纵身跳下了飞机,空气里回荡着他们下落时的尖叫声。
  很快地,舱内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钟旭,我们也快跳吧,来不及了。”
  “不,小灵,你先听我说,再不说我怕就没有机会了。”拦住了岳灵朝前迈开的步伐,钟旭继续说道,“如果这次我们大难不死,回去以后就结婚吧!”
  
  岳灵没有想到,钟旭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求婚,一时愣住了。
  正在她不知如何回答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了惊叫声:“火着过来了!!”
  她扭头望去,只见巨大的火球正扑面而来。来不及多想,她便拉着钟旭一起跳下了飞机。
  
作者有话要说:开坑啦!!!撒花~~~
这是我的第二篇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第二章

  
  好吵!
  
  岳灵习惯性地伸出手,却摸到了一手的毛茸茸。
  
  毛茸茸?!她瞬间被这诡异的触感惊骇得睁开了眼睛。
  
  圆圆的小脑袋,黑黑的小眼珠,尖尖的小红嘴,白白的小翅膀——是鸟!还是雏鸟!而且不止一只!原来,刚刚那么吵,根本不是什么闹钟在响,而是这群幼鸟的啼叫声!
  
  岳灵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小家伙们扑腾着小翅膀,伴着清脆的叫声,一步一跳地向自己逼近。
  被这一双双好奇的小眼珠子打量着,她顿时有了一种被包围的感觉。
  她顾不上酸痛乏力的身体,勉强用双臂支撑着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巨型鸟巢,估计大小都能抵上小型足球场了。鸟巢的外围是用枯枝和粘土搭的。稀奇的是鸟巢的内部,也就是她此刻正坐着的地方,却是异常的柔软。整个鸟巢的底部都铺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絮状物,质感柔柔的,样子就像棉花糖一样。
  
  岳灵不禁暗想,这鸟妈妈还真是伟大。真不知道它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多柔柔软软的东西。不过,也多亏了这么柔软的鸟巢,不然,从那么高的空中掉下来,不死也得残废了。
  
  想到这儿,她才后知后觉地忆起了刚刚经历的那场空难。自己大难不死,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对了,钟旭呢?记得最后一刻,她是拉着他一起跳下来的,那么他应该就在附近。
  
  思及此,岳灵也顾不得正围在她身边啼叫的雏鸟们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找到钟旭,确定他安然无恙!
  
  她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拖着酸软无力的双腿,艰难地向鸟巢边挪去。
  好不容易到了鸟巢边,她用双手趴在了枯枝上,迫不及待地向外望去。可入眼的景象,却使她惊呆了。
  
  大片大片的树木高耸如云,一眼望不到尽头。不远处是一片连绵的山脉,烟雾缭绕。空中不断有各种古怪的大型鸟类飞过,森林深处还依稀可以听到野兽的吼叫声。闭上双眼,甚至能听到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还有各种鸟叫虫鸣声萦绕其中。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太平洋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座满是原始森林的海岛啊!
  她不禁从心底泛起了阵阵寒意。
  
  就在这时,雏鸟们的叫声突然高亢了起来,声调急切中透着隐隐的欢快。
  
  岳灵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刺眼的阳光下,一个黑点正向鸟巢逼近。慢慢地,黑点变成了巨大的黑影,离鸟巢也越来越近,直到她终于看清——那是一只巨型黑鸟!
  它有着乌黑的眼珠,坚硬的红喙,黑亮的羽毛和宽大的翅膀。黑鸟的样子很像一只鹰,但体积却大了去了,堪比一架小型飞机。她还注意到,这只黑鸟的爪下正抓着一只灰色毛皮的动物,想来它是刚捕猎归来。
  
  黑鸟在空中戛然长鸣一声,挥着翅膀便向岳灵俯冲而来。显然,它是把她当成了巢穴入侵者,发起了攻击。
  
  岳灵被这个庞然大物惊得有点懵了,眼看着那巨大的身影越来越近,坚硬的鸟喙就要啄上自己了,才下意识地蹲□避了开来。
  黑鸟见一击未中,再次挥舞着巨翅向岳灵俯冲而去。
  
  岳灵在鸟巢里跌跌撞撞地躲避着黑鸟的攻击,一个不小心被巨翅所掀起的强大气流,给扇下了鸟巢。
  
  不想,鸟巢建得离地面极高,岳灵在急速下落间,不禁自嘲的想,自己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一天之内竟然经历了两次高空下落。只是,不知这次是否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然而,好运真的再一次眷顾了岳灵,虽然后背撞得生疼,不过总算是停止了下落。
  然后,她发现自己掉到了一朵……大花上,好吧,如果它能称之为花的话。
  实际上,这是一株奇怪的植物——根茎粗壮却没有叶子,九根光秃秃的枝干上各托着一朵厚实的大花。说它厚实是因为花的形状,简直就像个巨型生日蛋糕。花的颜色也尤为艳丽,是绯色的。且这花没有花瓣,九朵大花的表面都由软软的苔藓般的东西覆盖着,乍一看还真是挺像蛋糕的。
  
  岳灵小心翼翼地爬下大花,又顺着其中的一根枝干顺利地滑到了地面上,那种感觉就像是重新体验了一把幼稚园的滑滑梯。若是搁在平时,看到如此惊异的植物,她定会驻足,好好观赏一番。只是,此刻她根本没有这样的心情。
  
  这里似乎刚下过雨,脚踩在满是枯枝败叶的泥土里,还能渗出些水来。
  那么,这是否就能作为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的理由呢?抛开最初被雏鸟惊醒时的迷茫,岳灵早就发现了这里空气的不同寻常。只需轻轻一吸,便觉得胸腔内活力充沛,就像直接抱着氧气瓶在吸似的。再看看周围这些叫不出名的怪异植物,还有这一棵棵的参天巨树和那只媲美飞机的大鸟,这儿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她的不安感也越加强烈。现在,她只想着能快点找到钟旭,找到哪怕是任何一个人,好借此来消除心中那莫名的恐惧。
  
  岳灵艰难地穿梭在交错丛生的灌木中,时不时地需要拨开芹菜模样的一人高的野草,还要时刻注意脚下不经意间爬行而过的各种虫子、蜥蜴和很多她根本叫不出名的小东西。
  “钟旭……钟旭……”她边走边喊着,冷不防被脚下盘根错节的树根给绊倒在地。这一摔可不轻,不仅身上疼得厉害,两只手臂也被泥土里的枯枝乱石给刮伤了。
  
  岳灵就这样趴在地上。
  身下柔软的泥土,让她想起了自家温暖舒适的大床。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想就这么趴着,不起来了。可是,一想到家中的老爸老妈,还有正在读大学的弟弟,她马上就摒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知道,她不能。刚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空难,能活下来已是不易,她没有这个资格轻易说放弃。
  
  “小灵……”
  恍惚间,岳灵仿佛听见钟旭在喊自己的名字。侧耳细听,这个声音虽然有些闷闷的,但确实是在叫自己。
  “钟旭,是你吗?”她强忍着疼痛,双手撑地爬了起来。
  “小灵!小灵!救我……”虽然,声音依旧沉闷而不清晰,但她还是分辨出,声音的主人正是钟旭。
  “钟旭,你在哪儿?”她环顾着四周,却怎样也找不到钟旭的身影。
  
  “我被困住了……”
  “小灵,小灵……救我……”
  岳灵仔细循着声音的源头,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了前方不远处的一株怪异藤状植物上。只见那藤蔓拔地而起,蜿蜒地缠绕着一颗巨树生长,还结出了许多的果子。这些果子皆是绿色的,最小的还只有鸡蛋的个头,最大的则有如热气球一般。
  奇怪的是,这些果子并不是密合的。每颗果子的顶端都开了一个口,就像茶杯一样,底下的绿囊就是杯身,顶上的一小片就是杯盖,且每个盖的下边都长着一朵娇嫩的黄花,样子极具诱惑。
  看着这样的一株植物,她没来由的有些渗得慌。
  
  “小灵,是你吗?我在这儿啊,快救我……”钟旭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岳灵很清楚地听见,声音是从自己的头顶上传出来的。她抬头看去,发现头顶上方除了一颗硕大的果实外,再无其他。
  细看这颗果实,她发现它顶端的盖子竟然已经闭合了,连那朵黄花也淹没其中,看不见了。
  她忽然产生了一种荒诞的想法——钟旭会不会是被这颗果子给……吃了?!随即,她又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人怎么可能会被一颗果子给吃了呢?
  可没有想到,她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一只尾羽极长,长得色彩斑斓的鸟飞落在了其中一颗果子上,用它那长长的鸟喙吸食着黄花的花蜜。
  然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果子顶端的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合上了。于是,这只鸟就这么掉进了果子里。
  岳灵险些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那露在果子外的长长的尾羽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么,这就表示,钟旭真的就在这果子里。
  
  她再次看向头顶上方那颗目测足有两米多长的大果子。那尺寸装下一个钟旭绝对是绰绰有余。只是这果子生得过高,她哪怕是伸着手跳跃起来,也还是够不着。正烦恼间,她的目光掠过身边一根一米多长,纤细如芦苇一般的植物,心下有了主意。
  
  谁曾想,这根貌不惊人的植物,根扎得竟然那样深,她费了吃奶的劲儿,好不容易才把它连根拔起,一双手被磨得是又红又肿。不过好在,它很坚硬,正好当棍子用。
  
  “钟旭,你在里面吗?”岳灵举起“棍子”,使劲地向头上方的大果子敲去,边敲边大声问道。
  “在……我在这儿……小灵,快救我,这里面粘粘的,我快不能呼吸了……”钟旭的声音透过果子弱弱地传了出来。
  “你忍一忍,我这就想办法救你出来。”她急急地应道。
  
  只是,想要救人,谈何容易。
  方才敲打果子时,岳灵便觉出它的外面是一层硬壳,想要打破果子救人,显然是不可能的。然而,时间紧迫,钟旭在里面随时有可能窒息。况且,这吃人的果子,能是好果子吗,呆在里面或许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忽然,她的脑中灵光一闪。这果子,甭管它有多么不同寻常,终究还是果子。那么,把它摘下来不就行了。
  果子是树藤上结出来的,只要把它顶端的藤割断就好了。可是,她一没有刀,二没有其他工具,根本无法将藤割断。无奈之下,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试图寻找一些锋利的石头代替。
  
  只是,地上的石头不是太大就是不够锋利,岳灵寻寻觅觅,却总也找不到合适的,心下急得不行。这时,她看到不远处的一片树丛下,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头,不禁喜出望外。
  她猫着腰钻进低矮的树丛中,挑拣着合适的石头,冷不防手臂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臂竟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伤口处溢出,好不刺目。
  她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按压在伤口处止血。雪白的纸巾瞬间就被染红了。
  
  纸巾一张换过一张,不一会儿,她手里的小半包纸巾就全部用完了。不过,好在血总算是止住了。只见那伤口处的皮肉被划得极深,其上还残留着刚凝住的血痕,样子很是触目惊心。
  
  这会儿,她方才得空去查看导致手臂被划的“凶器”。
  出乎意料的是,罪魁祸首竟然是一片叶子!不过,这可不是一片普通的叶子。实际上,她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叶子。
  叶子的整体轮廓为圆形,叶边却不是圆弧状的。相反,叶子的圆边上突兀的长出了12个尖刺,个个锋利无比,如锯齿一般。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触摸叶片,随即惊讶地发现触手的质感竟硬如铁片。如此坚硬的质地,再加上那些个锋利的尖角,也难怪手臂会被拉出那么深的口子了。
  
  面对着如此“利器”,岳灵本能地想要远离,可后退了没几步又停住了。看着那一片片长满尖刺的叶子,她的心中豁然开朗。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第二章新鲜出炉!
请原谅码字龟速,又木有存稿滴孩纸吧~~~




☆、第三章

  
  岳灵一路飞奔回了果子树下,喊道:“钟旭,你等等啊,我这就救你出来!”
  可是,话音落下后,却久久也听不见回应。她当下惊慌不已,不敢再往下想,深怕钟旭有什么不测。
  
  压下了心底的慌乱,岳灵一手拿着叶子,一手揪着藤蔓,手脚并用地开始攀爬巨树。奈何她平时喜静,不爱运动,爬树更是不在行,勉强爬到树腰上,又滑了下来。 这么几次下来,急得她满头是汗。
  
  这样下去可不行!
  她索性把心一横,将几片叶子塞进了裤兜里,腾出了双手继续爬,任凭叶子的尖刺深深地扎进了大腿中。
  
  岳灵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终于爬到了挂满藤蔓的粗树枝上。近看才发现,那根吊着大果子的藤,比她想象的还要粗,就如大象腿一般。
  她抹了一把额上的汗,从裤兜里掏出了一片隐隐带着血迹的叶子,紧握在手里,便向果藤割去。
  
  叶子的尖刺随着手的力道深扎进了她的手心,鲜血顺着叶片一滴一滴地落到了果子上,很快绿色的果皮上就多了许多红色的斑点。
  
  就这样,她右手麻木了,又换成左手;叶子的尖刺磨平了,又换下一片;手心的伤痕更是凝固了再撕裂。
  如此这般重复着,连着果子的最后一丝经脉终于被她割断了。
  
  只听砰地一声,果子应声落地,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之后,停了下来。
  
  岳灵激动地立马就想下树去,可面对那粗粗的树身,又望而却步——她根本找不着下脚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就摔下树去。
  她是能慢慢来,可是钟旭等不了了。
  在踌躇了几秒钟后,她干脆一咬牙,拽着一根悬在空中的藤蔓便往下跳。双脚遁地的瞬间所产生的刺痛,使她身子一歪就摔在了地上。
  
  岳灵揉了两下摔疼的脚踝,就连忙起身,一瘸一拐的奔向大果子所在的地方。
  
  大果子顶上的盖已经打开了,里面溢出了一些绿色的粘稠液体。她把盖子整个揭开,右手试探着往里面伸去,结果抓到了几根头发。
  
  看着手中的几根黑色的短发,岳灵突然觉得害怕,害怕会是个她不愿意面对的结果。不过,心底的希望终究还是战胜了恐惧,她颤抖着手,慢慢地伸进果子里,直到整只手臂都伸了进去。
  然后,她摸到了!
  
  感受着手中尚有几分温热的肌肤,她的心底重新燃起了希望。
  
  由于果子里那粘稠的绿液起了润滑的作用,岳灵没费太大的劲就把人拉了出来。
  
  只是,钟旭的样子却真真是惨不忍睹——从头到脚,全身都沾满了绿色的粘液,整个成了一绿人!
  
  “钟旭!钟旭!”岳灵拍打着钟旭的脸,掐他的人中,又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
  可是,钟旭仍没有一丝清醒的迹象。
  “醒醒,钟旭!醒醒啊!”她又不死心地开始反复按压他的心肺,嘴里也不停地叫唤着。
  
  “咳……”
  钟旭吐出了一口粘液,双眼皮也微微颤动了几下。
  
  岳灵见状,顿时喜不自胜,更加大力地按压起来。
  
  “咳咳咳………”钟旭吐出了更多的粘液,眼睛也慢慢睁开了。
  
  “小……灵……”他的声音非常嘶哑。
  “钟旭,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岳灵露出了自空难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小灵,我……好难……受……”钟旭那张还满是绿色粘液的脸上,此刻却清楚地写满了痛苦。
  
  “难受?钟旭,你哪里不舒服?”岳灵急急地问道。
  “好难受,我全身……都很难受”钟旭那张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脸,再配上一脸的绿色粘液,样子颇有些可怖。
  
  全身都难受?岳灵很容易就联想到了遍布钟旭全身的粘液。
  她立马用手擦起他脸上的粘液。
  
  擦着擦着,岳灵突然觉得双手掌心内的伤口痒痒的,之前忽略的痛感也冒了出来。这不禁使她加深了对这个绿色粘液的怀疑,看来这个粘液是真的很有问题,搞不好还是有毒的。
  
  小心起见,她摘了些身旁的柔软草叶,来帮钟旭清理身上的粘液。
  渐渐地,她发现钟旭□在外的皮肤在擦去粘液之后,都红红的,就像过敏一样,有几处甚至有些脱皮。
  难道说,这粘液竟有腐蚀性?
  
  当擦到钟旭的脚下时,岳灵震惊了。
  钟旭的西裤从小腿部位一直到裤脚,竟然都破破烂烂的,再看看那双皮鞋,整个儿都糊了!
  她赶忙将钟旭的裤脚给卷起来,又脱了他那不成形的皮鞋和袜子。可接下来入眼的景象,更让她揪心。
  只见钟旭的两脚的脚踝和脚掌,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溃烂,还往外冒着脓水。
  
  岳灵抬头望了望格外蔚蓝的天空,紧闭了一下双眼。
  
  然后,她挤出了一个笑容,问道:“钟旭,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钟旭痛苦的摇了摇头,声音依旧嘶哑:“还是好难受,好痛……”
  “不要担心,就是身上有几处破了皮,才会疼的。”她小心地安慰道,“你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我想了一下,咱们待在这个森林里终究不是个办法。你看这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就是救援的人来了,估计也看不到我们。我刚刚在高处看到离这儿不远有一片山脉,山脚下是一大片的空地。咱们过去那儿,应该更容易被救援队发现的。而且,你身上又有伤,我们越早获救越好。”
  “小灵,我听你的。”钟旭点了点头,“你扶我起来。”
  
  岳灵把钟旭的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支撑着他站了起来。
  没等站稳,就听钟旭一声惨叫,重新跌坐在地。
  “好痛……我的脚……好痛……”钟旭赤红着双眼望向自己的脚下,惊叫道:“我的脚……怎么……”他紧盯着流着脓水的双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钟旭,你听我说,那个果子里分泌的粘液,可能有腐蚀性。我把你拉出来的时候,你全身都是粘液,所幸比较严重的只有双脚。你脚上的伤,我帮你看了,就是破了皮之后,有点溃疡。你放心,等我们获救了,马上就去医院,这点伤一定能治好的。”
  
  “救援队在哪里?小灵,救援队在哪里?!”钟旭紧抓着岳灵的胳膊,语无伦次地问道。
  
  “钟旭,你先别急。我刚刚说了,我们现在待的地方都是树,不容易被救援队发现。你要是能站得起来,我们就去山脚下的那块空地上等着,一定能等到救援的。”
  “好,好!小灵,你快扶我站起来。我们快走!”钟旭焦急地答道。
  
  有时候,获救的渴望能让人暂时的忘却伤痛。
  
  钟旭在岳灵的搀扶下,艰难地站了起来,□着还流着脓水的双脚,缓慢地朝前迈开了步子。
  
  他们穿过大大小小、形形□的树木,朝着山脉的方向艰难前行。
  
  “钟旭,你累不累,要不咱们先歇会儿吧。”看着钟旭每走一步都疼得呲牙咧嘴的,岳灵深怕他受不住。
  “不…不行。救援队会找不到我们的。”不知是何故,钟旭的声音与他刚醒来时,别无二致,依然嘶哑低沉。
  
  “你看,现在离太阳落山还早呢,我们在这儿歇一会,再起来赶路,好吗?”
  岳灵手指着太阳建议道。
  “唔,好吧。我都听你的。”或许是路走多了,再加上双脚受伤,钟旭的脸色发青,憔悴极了。
  
  二人挑了一处树荫,坐了下来。
  
  现在正是阳光灿烂时,太阳发出的金色光辉为绿色的草地带来了一片光彩。绿地上盛放着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周围的巨树上也不时的传来阵阵清脆的鸟鸣声,此情此景当真是鸟语花香!
  只是,树下的二人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没有饮水也没有食物,他们就只能干坐着。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喝水了,望着那灿烂的阳光,岳灵只觉得喉咙干渴得厉害。她扭头去看身旁的钟旭,见他闭着双眼,眉头紧锁,额上也冒出了一层薄汗,想来应该是睡着了。也不知道救援队来了没有,还有飞机上一起跳下来的其他人怎样了。想着想着,她也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发现,空中飘过来一大片云,遮住了太阳。刹那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慢慢地,岳灵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她叫醒了身边还在沉睡的钟旭。
  
  “钟旭,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刚才我们一路走来,总能听见鸟叫虫鸣声,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静过呢。”
  “可能是这几棵树上没有鸟吧。”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钟旭有些迷迷糊糊的,略带敷衍地答道。
  
  不,不是这样的。
  岳灵敏感地觉察出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而她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随着草叶发出的簌簌声由远及近,一股危险的气息正慢慢地向他们逼近。
  
  岳灵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是一双黄色的大眼睛!
  此时乌云遮住了太阳,四下的光线都变得昏暗下来。
  岳灵现在才知道,一双眼睛反射出来的光亮竟是那么的刺眼!就像探照灯一样!
  
  她下意识地抓紧了钟旭的手臂!
  “啊,小灵你怎么……”钟旭的话音瞬间断了。他对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目瞪口呆。
  
  它长得有点像狗,可是却有着突出的獠牙,还有比熊还要庞大的身躯。两只探照灯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岳灵和钟旭。
  
  一兽二人就这么对视着,双方都没有开始动作。
  
  还是岳灵最先反应了过来,拉着钟旭扭头就跑
  
  人与兽的生死角逐就此展开。
  
  在家时,岳灵是很喜欢看动物世界的,在电视上也经常能看到猛兽追赶猎物的场景。只是,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成为猎物的一天。
  
  为了活命,猎物只能跑得比猛兽快!然而,现实中,她和钟旭只有两条腿,如何跑得过身后的野兽?!
  
  身后的野兽穷追不舍,离他们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了。
  
  这时,钟旭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岳灵赶忙回身去扶他。
  
  不想,二人的这一停顿,正巧让动作迅猛、来势汹汹的野兽扑了个空,反而逃过一劫。
  
  野兽愤怒的喷着鼻息,回过身来朝他们露出了锋利的獠牙,蓄势待发。
  
  突然间,它身躯前倾,风驰电掣般地再次朝他们扑来过来。
  
  仓惶之际,岳灵拉着钟旭向另一边避闪,岂料脚下一空,竟双双跌入了陷阱中。
  
  在这片森林的地表上,总是有新长出来的花草与掉落在地面上的干枯枝叶交杂着。
  谁又能料到到,在这枯枝败叶下,竟有人挖了如此巨大的一个陷阱!
  
  好在,由于刚下过雨,陷阱里的泥土还略有些潮湿,且井底多的是干枯的枝叶。因此,二人只是手脚上蹭破了点皮,并没有什么大的损伤。
  
  真正让人感到害怕的,是陷阱外传来的野兽愤怒的吼叫声。
  阵阵吼声惊起了一群飞鸟。
  
  陷阱中二人更是听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那野兽不管不顾的跳入井中。要真是如此,他们可就真没活路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慢的像乌龟爬。
  
  他们竖着耳朵,提着心眼,一刻也不敢放松。
  直到再也听不见野兽的吼声,他们才算把心又放回了肚子里。
  
  可是,刚刚脱离了生命危险,新的问题又随之而来。这陷阱也不知是谁挖的,又大又深。
  身陷囹圄的他们,要如何自救?
  
  “小灵,怎么办?我们会被困死这这里的!”
  “先别急,总会有办法的。”岳灵几次抓着陷阱的内壁,想要爬上去,都以失败告终,心下也沮丧不已。可是,要是两个人都放弃了,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因此,她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
  
  看着陷阱的内壁,岳灵突然联想到了攀岩墙。
  只要脚下有支点,不愁攀不上顶峰。
  
  她随手在井底找了个趁手的石块,就在井壁上挖了起来。很快就让她就挖出了两列高低不一的小洞。
  
  钟旭显然也明白了,赞道:“小灵,你真聪明!”
  岳灵摇了摇头, “钟旭,你脚不方便,我先试试看,要能行的话再拉你上去。”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