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书名:别跟我谈“处”
  作者:了了是我

  

  第一章 重生破处

  

  “啊……”陈希感觉体内一阵刺痛传来,揪心刺骨,深入骨髓。

  喉咙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痒痒的,好似有个癞皮狗正在把她的脖子当骨头啃。她抬起手,想挥走它,她的手刚抬起,就被一个有力的手掌按在到头顶。

  陈希瞪大眼睛,她眼神清明,身上的重量和套路,没有人比她熟悉,这是那个渣男喜好的挑逗方式,从上至下,绵软异常。

  “尹澈,你放开我。”陈希大喊。

  “嗯?”尹澈的眼神迷离,他把埋在女人胸前的头颅抬起。“张妍,你就不能为了我对我父母热情点,我痛苦,我也让你痛。”说罢,他就猛地沉了一下身子。

  粗暴的疼痛从陈希身体深处传来,她张嘴大吸着空气,抵御这突如其来的痛楚。她的神智越发的清醒,她突然发现,她的身体里被塞进了他的东西。她无法从体内将他驱除出去,但并不妨碍她理智的回归。

  陌生又熟悉的环境,雪白的床单,一个大大的镜子,正映射着床上两人的姿势。她的腿虚软无力地的打开,中间正是这个男人紧绷屁股。

  她甚至能从镜子中,看到他屁股紧绷的肌肉,正随着他前后进出的动作,放松和收紧。

  陈希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是一对明显年轻的身体,肌肤的色泽和光洁度,在灯光下闪着莹润的光。

  她重生了,她竟然重生了?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重生的不早,不晚,偏偏要在这么个节骨眼上。

  就算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偏偏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渣男,正在她身上起伏的当坎。

  那让她清醒的疼痛,岂不是就是她被他破“处”的那一瞬间!

  “嗯……”陈希一声闷哼,她体内的东西又在作怪。

  “你不专心。”尹澈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不专心就要受到惩罚。”镜子里的屁股再次变得紧绷得蓄势待发。

  还没等陈希叫停,嗖的一下,那紧绷便沉了下去。

  “嗯……”陈希的这声惊呼,似惊叹,又似痛苦。她努力让自己的神智继续清明下去。她敢保证,身上的这个渣男并不知道她是谁。

  “尹澈,出去,你滚出去。”陈希大喊,她嚎叫着想要将他推开。

  “张妍,你又让我出去,不过这次你声音变得热情多了。”尹澈停下了身下的动作,他低头闷笑了几声。“怎么,你不是一向冷静,怎么今天变得跟□的猫一样。我到要看看你能冷静到什么时候。”

  说罢,尹澈略微抬起了身体,陈希惊恐地睁大双眼,她从他混乱的表情中知道,这是他愤怒的表现,他这是要惩罚她。

  没有给陈希太多的惊恐时间,他的动作已经告诉了她一切。他捏住她身前柔软的手变得用力而强硬,她被他填满的湿润变得越发的胀痛,她感觉自己已经被撑到了极致。

  “尹澈,你冷静,我不是张妍,我真的不是她。”陈希开始求饶,她记得重生前两人那惨不忍睹的第一次。

  她几乎成了一个充气娃娃,被他发泄地翻来覆去。没有人怜惜那是她的第一次,没有人怜惜她也想得到温柔对待。有的只是这个男人发泄他的怒火,也许是□。

  甚至在完事后,她看到的也是尹澈的愤恨和恼怒,他眼中嫌弃曾经深深地刺痛她,就好像她是人人可上的□。

  可她的求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换来依然是他的猛烈的进攻。

  陈希的眼神变得渐渐迷离起来,即使她重活了一次,她的身体也毕竟稚嫩,她隐忍地咬住自己嘴唇,小心的不让它发出声音来,体内的豪夺,已经变得无法避免。

  “尹澈,求你,轻点,轻点。”陈希想咬牙坚持,可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法承受。

  再次获得了生命,她要对自己好一些。既然无法承担,何苦要咬牙坚持,示弱并不是失败,它只是保存实力的方法而以。

  “轻……”尹澈晃了晃脑袋,酒精作用,随着汗液似乎蒸发了不少,他隐约知道了自己身下似乎并不是他一直认为的那个人。

  他的身体停滞一下,身下的女孩,他认识,他知道,但他被她的美好包裹着,他不想离开。

  “尹澈,你看,我不是张妍,你出去好不好,尹澈……”

  看着眼神恢复了一些清明的尹澈,陈希再次燃起了希望,她的声音急迫而哀求。“尹澈……尹澈……”

  声音确实唤回了尹澈的一丝理智,他顿了一下,想从她体内抽出,可那还未满足的欲望,叫嚣着忤逆着他的意志。

  尹澈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身下的女孩,猛地又沉了下去。他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既然做了,那就做到底吧。

  “嗯……”陈希愤恨地伸出爪子在尹澈身上挠出一道道痕迹。这个该死的男人,一直就是这样,自私无耻,除了他的公主,他从来不会让自己受一点委屈。

  从他的眼神中,陈希已经看出了,他认出了自己,但这个男人竟然装成不知道一样。

  如果说以前,陈希看不出,可现在的她是曾经和他共同生活过五年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尹澈感受到后背传来的阵阵刺痛,但这痛并不难耐,反而让他感觉越发的兴奋。

  他奋力地在她体内埋着自己的身体,浓重的喘气声,在她耳边时不时地吐出热气 。

  陈希的理智逐渐被他冲散,她咬紧的牙关渐渐放松,发出了迷乱的呢喃声 ,声声的娇喘刺激着男人的躯体越发地卖力。

  在满是欢爱气息的房间内再次醒来,陈希试图抬起自己的胳膊,尝试了几次,僵硬酸软的用不上一点力气。现在整个大床上,独留她一个人在这。

  她索性放弃了挪动身体,放松地瘫在床上。

  重生前,尹澈也是吃干抹净就不见了踪迹。但她却不愿意放弃她,她用尽各种方法,终于在张妍的宿舍门前,堵住了正在与张妍纠缠的尹澈。

  想想,那时候自己怎么这么傻,在那么多人面前,不要脸地说尹澈和自己上了床,还露出脖子上的吻痕,企图以此来宣誓主权。可过后呢,没错,张妍再也不理会尹澈。

  尹澈平时在众人面前,一直自诩为谦谦君子,勇于承担责任。他和自己开始了交往,也在众人面前扮演了男朋友的角色。

  当时,她满心欢喜地沉浸在他营造的氛围之中,以为她终于得到了他的青睐,不管过程如何,她得到了想要的男人。她也坚信,在她的坚守之下,尹澈终能爱上她。而更让人惊喜的是,她发现,就是因为这一次,她有了他的孩子。

  现在回想,真是可笑,就算有了孩子又怎么样,丈夫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再美好的表象也只不过越发凸显出其中的痛苦而已。

  “醒了,还痛么?”

  陈希正一脸不屑地回想着自己的过往,尹澈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她勉强还算灵活的脖子扭了过去。只见,尹澈手中拿着一条明显浸湿的毛巾,他湿漉漉的短发滴着水,腰上仅围了一条浴巾,松松垮垮的缠绕在小腹上。

  “你没走?”陈希的话冷静得让尹澈皱了皱眉。

  “你希望我走?”尹澈反问一句。

  陈希没再说话,这次似乎和上次有些不同,原本应该落荒而逃的男人,还大刺刺站在房间内。没走也好,有些话,趁着现在说明白了,以后也省得纠缠。

  感受到私密处被一个温热的东西轻轻擦拭,陈希惊慌想要挪动身体。

  “别动,我给你先清理一下,一会有力气,再洗个澡。”尹澈的声音分外的温柔体贴。

  “你,不用了,我一会自己来。”陈希想要收回自己的大腿,却发现尹澈的手已经按住了她。

  “你还有力气吗?”尹澈视线专注地盯着她的私密,他手上的动作没有一点停歇。

  即便他的动作再温柔,陈希也是略微感到刺痛。“轻点,痛。”

  “嗯,我去洗一下毛巾,东西太多了。”尹澈的话让陈希脸变得通红。

  她索性闭眼不再理会他的行为,感觉到身体被清理干净。陈希再次睁开眼睛,尹澈好像探究什么的盯着她的私密看。

  陈希的手恢复了一丝力气,她拉过被子挡住了身体。

  “你等我一会,我出去一趟。”尹澈交代了一声,悉悉索索穿上了衣服。他临走时还拿走了房卡,房间瞬时变得阴暗下来。

  陈希不明白尹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按理说,他早就应该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怎么现在还在房间里,还照顾的这么细致。

  难道她不是重生,而是幻觉?不对呀,这个房间,这个男人,还有自己,绝对不是五年后的模样。

  随着门的打开,房间内又恢复了明亮。

  尹澈手中拿了一支软膏,他伸手掀开了陈希身上的被子,把软膏挤在了手指上。

  “你干什么?”陈希隐隐约约知道他的行为。

  “这个消炎止痛,我问过了,可以用在那里。”尹澈手随着声音便开始给她涂抹药膏。

  “尹澈……尹澈……我们谈谈。”经过了休整,她的身体已经不像刚刚那么虚弱,她勉强坐了起来,用被子将自己包裹在其中。

  尹澈看了看手指上药膏,没有吭声,只是表情有些不满。

  “尹澈,我们把今晚的事情都忘了吧。”

  陈希的话一说完,尹澈的面色阴沉,他脸上浮上一丝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我的坑品肯定有保证,更新速度么,看大家反应了,如果喜欢看就冒个泡。那必然会马力十足,日更,双更神马的都没问题。

  嘻嘻,话说无论如何,新坑需支持,花花大把咋过来吧。

  02 破处床单

  “尹澈,你笑什么?”陈希对尹澈的这个笑容非常熟悉,别人或者认为他的这个笑温柔和善,但陈希却知道,这是他的怒极反笑。

  可现在的陈希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五年前的她,应该是任性的,她不顾一切的为尹澈着迷和疯狂,哪怕他只是看她一眼,她都会兴奋好一阵子。现在的她没法揭穿他,也不能揭穿他。

  回想一下,真是苦涩,她还是在和他结婚后,当尹澈得知张妍出国,而且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的时候,才露出了这个笑容。当时她还以为他有什么好事情要与自己分享。可他只是将她推翻在床上,在占有她的同时,在她耳边一遍遍喊着张妍的名字。

  陈希知道,这是尹澈在惩罚她,他的眼神清明,他就是要告诉她,他虽然在她身上发泄着欲望,可他心中都是张妍,那是对她的惩罚。惩罚她不知道好歹破坏了他原本的爱情。

  当时的陈希后悔过,她愤恨过,她甚至想过,如果她没有介入尹澈和张妍之间,难道两人就能长久么?一个无法和婆婆搞好关系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和这个男人长久。

  这一切都无从取证,因为当时她已经成为了尹澈的妻子,他孩子的妈妈,还有他妈妈的儿媳妇。

  她就这么被命运一步步推到绝境。她想过离婚,可她不甘心,她不甘自己承受了嘲讽和唾弃才得到的男人又成为了张妍的老公。那样,她除了得到更多的讽刺以外,她什么也不会剩下。

  可最终,就算她坚持了,她还是什么也没剩下,现在想想真是不值得。

  “你叹什么气?”尹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们把今天的问题解决一下。我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陈希举起两个手指,动作有些像童子军宣誓一样。

  “为什么?你别忘了今天这个头是怎么开的。”尹澈眼神越发冰冷。

  “我……”陈希皱眉,如果尹澈不说,她还真差点忘了今天这个头是怎么开的了。光想着重生在倒霉时刻,却把为什么会这么倒霉给忘了。

  对没错,说出来丢人。是她自己勾引的尹澈。

  尹澈带张妍回家,希望能够跟父母说一下两人毕业以后的婚事。可谁知,张妍这个学校里出名的冰山美少女连句客套话也不会说。

  尹澈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都是公职人员,家族也非常有实力。平时都被拍马拍习惯的两口子,对着一张冰山脸,是怎么也提不起兴致。

  原本想好的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甚至,尹澈父母还把他留了下来,让张妍自己回学校。至于留他下来为的是什么,那就不必说了,无非是不合适,不同意之类的。

  尹澈是学生会主席,陈希是学生会干事,因为仰慕尹澈,陈希经常会围绕在尹澈身边献殷勤。

  但她多少还算有分寸,再加上尹澈属于当今流行的“三不”男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陈希就莫名和尹澈的关系要比一般人亲近。

  现在回想起来,她还真是傻,尹澈还真是渣。他能不明白她的爱慕吗?他肯定明白,只不过他也喜欢女孩围绕在他身边的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罢了。以前的她看不透,重生以后,她发现自己好像开了窍似的脑中一片清明。

  难道老天爷除了给她带来了一个“残败”的身体外,又给她带来了一个越发聪明的脑瓜陈希又开始神游起来。

  “咳咳……”尹澈咳嗽了两声,他弯身用双臂支撑在陈希两侧。“用不用我提醒你?”

  “不用,不用”陈希连忙挥手。“我记得,我没有忘,呵呵。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说我们都忘了这件事情呢,您就当我年轻不懂事,酒后乱性。”

  陈希连忙干笑了两声,“要不您再去买个事后避孕药,我当着您的面服了,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您的子孙遗留在外的。”

  陈希不说,尹澈似乎还没有想到,陈希说完,尹澈反而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他眼中有些诧异,有些不解。

  他的眼睛看向床单上凌乱的痕迹,一丝血红还大刺刺地印在上面,如果不是有个确凿的证据,和刚刚女孩狭小的甬道。他几乎就要以为,自己像个“鸭”一样被嫖了,嫖完以后,还被要求保密。

  “你现在没事了?”尹澈语气复杂的让陈希有些说不上来他是心情好还是不好。

  “没事了。”陈希点了点头。

  “那去洗个澡,把衣服穿上我们走,到外面吃点东西,我觉得你是饿晕了。”尹澈的话绕来绕去,就是不绕到重点上。

  陈希从来没想过会出现这样情景,首先是她醒了以后,会看见尹澈温柔地对待自己,其次是两人完事以后,尹澈还会和她在这里东扯西拉。

  按照正常的情景,他不是应该烦得她不得了,然后悔恨交加地跑到外面。恨不得今夜是个幻觉,当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他还是那个深情专一的尹澈,跑到他的冰雪公主那里去忏悔他的罪恶。

  “我不饿,我晚上吃得挺饱。”陈希说得是实话,陪尹澈喝酒的时候,他一直在喝,而自己一直在吃。刚刚运动是消耗了不少,但卖力的一直都是他,她只不过是配合哼哼两声,当然痛那就不用说了,但那并不消耗多少体力。

  陈希的这句实话,听在尹澈的耳朵里,却变了一个样。他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另一番景色,在迷乱之际,他好像低头看向两人的结合之处,嫩肉翻滚着包裹着他的粗大,随着他的进出,那里翻飞出红白夹杂的液体,他越来越快,而那液体也变成了飞沫一般,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

  尹澈的呼吸变得浓重而略微急促了一些,“你确定吃饱了?”

  “恩,我吃饱了,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去吃。”陈希说完又像想到什么似的。“那个,要是方便的话,把房钱付了,我兜里没带那么多钱。”

  陈希说完,脸上浮上一成疑似羞涩的红晕,她真差点忘了,现在重生的自己,还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她依稀记得,当时尹澈消失以后,是她自己付得房钱,连带着赔偿了一条床单,算下来可真贵呀,足足花了她将近一千大洋。

  也不知道尹澈为什么上了出租车以后,直接就告诉司机到这地方来。当时尹澈迷乱的不成样子,话都说不清,偏偏说酒店的名字够清楚。

  想想开房时候押金封存的可是她的卡,现在既然大家都清醒了,那就亲兄弟明算账,她可不想跟那时候的自己一样,连着吃了一个月的泡面。

  “只需要把房钱付了就行了吗?”尹澈努力压下自己想要燃烧的怒气。

  “恩。”陈希咬了咬牙,其实她更想说得是,希望他连床单钱一起付了,可这句话,哪怕她是五年之后的灵魂,她也说不出口。

  “不用我连床单钱一起付了?”尹澈一下子说到了陈希的心坎里,她连连点头。心中不由得感慨,也不知道这男人捅了多少个膜?

  “那样最好。”

  “最好是吗?”尹澈眯了眯眼睛,他眼中露出了危险的光芒。“既然床单钱都付了,那我们也别浪费了,让它再发挥一下它的价值岂不是更好。”

  陈希没有明白尹澈的含义,可随即不到一分钟,她就发现了这个男人已经身体力行的开始他所谓的让床单物有所值。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有力的大手一下子翻了过来。陈希瞪大了双眼,她并不记得两人当时曾经有过这个姿势。

  “痛……”陈希一声痛苦,那熟悉的粗壮又冲进了她的体内。“尹澈……”她不由自主的绷直了身体,她臀部下压,腰板挺直,想要顺势站起来,同时摆脱体内的东西。”

  她的这个姿势,让尹澈在陈希体内的巨大承受了更大的压力,他只感觉那里猛地一紧,瞬间就要爆发。他急忙深吸气,及时停滞了即将爆发的岩浆。

  “恩,原来我小看你了。”尹澈一声轻笑,他用手揽住她的腰,固定了两人的结合处,他抱着她向后一倒,让她恶狠狠坐到自己的粗壮之上。

  千万句在草尼马在陈希脑中出现,可她开口以后,只剩下破碎的呻吟。

  “叫我的名字。”尹澈掐着她的腰,让她在他身上起伏,一下下一点都没有放松他的力度。刚刚的软膏被他顺手扔在了床头柜上,尹澈无意间扫了一眼,脑中浮现刚刚那红肿的私密,反而越发地用力。

  “尹澈……尹澈……”其实陈希想喊的只是让他停下,可每当她叫出他的名字,后面的话便被他撞散,导致她只能不由自主地喊出前两个字。

  “乖……继续……”尹澈手上的动作越发用力,陈希想要逃离却无法成功,她大口呼吸着氧气,避免因为这急剧的快感而眩晕。

  “恩放心,床单和房费明早我会付。”在她隐约昏迷的最后一秒,她仿佛听到了他的这句承诺。

  作者有话要说:我说过这是重口味,够重不?

  明天要不要喝点粥,吃点咸菜呢?

  03 狗咬了

  当陈希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累得连手指都似乎无法动弹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惨样,她能感觉到身下的不适感。恍惚之间,她最后的印象只剩下那个渣男把她做晕过去的情景。

  她瞪大眼睛看向天花板,周围静悄悄的,这次她敢保证,房间内除了她自己绝对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了。

  貌似这才是她重生前和尹澈“第一炮”以后的情景?酒店内冷冰冰、空荡荡的,她独自承受着女孩失去童真的惶恐,和与自己爱慕对象上床的喜悦。

  尝试着坐起身子来,她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体内流出,这种情况对于一个结过五年婚,并有正常夫妻生活的她来说并不陌生。

  她翻了一个身,身体的酸痛让她忍不住呲牙咧嘴吸着气。她哆哆嗦嗦地下了床,酸软的腿没支撑住她的体重让她摔在地上。

  “尹澈你个混蛋,我诅咒你烂鸡鸡。”她咒骂了一声。

  然后慢慢地爬起来扶着墙,小步地往浴室挪动着身体。镜子将她的惨样照得清清楚楚,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掐痕主要集中在她的腰间,脖子上红红紫紫的痕迹应该是所谓的吻痕那个东西。她的嘴好像挂上了两条香肠,也不知道是被咬的还是被亲的。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陈希觉得这句话真得很有道理。那些小言情里面的情节都是放屁,谁说一夜七次郎对于女人来说就是幸福,把这个东西放在一个处、、女身上试试,痛都要痛死了。

  不过幸好她现在是处的身体,非处的心,对于这一切她也看淡了不少。

  “尹澈这个混蛋。”进入浴室以后她不由得又骂了一句。她每走一步都几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伸手打开淋浴,温热的水珠拂过她的身体,挤了很多沐浴液将自己的身体涂得满满的。水流带走泡沫的同时,也带走了她身上的粘腻。

  脑袋还是有点晕晕的,不过她也清明了不少,有一点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她前世是怎么死的,她怎么就没印象呢!这么重大的事情,她竟然能忘记,那可是生死攸关的事情,闭着眼睛又在水里冲了一会,她还是想不起来。算了,不想了,她就不信老天爷让她重生是为了让她再死一次。

  再次从浴室出来,她觉得自己的腿变得有力多了,她绕着床边走了一圈,从地上捡起被撕得破破烂烂的衣服。盯着这些衣服,她不由得又开始回想,当初的自己是怎么穿着这些衣服走回学校的?

  “叮咚……”客房的门铃响起,陈希拿出酒店提供的浴袍穿上,走到门口顺着猫眼向外看去。是一个服务员模样的女人,她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你好,这是尹先生交代送给你的。”服务员将袋子递给她。

  “谢谢。”应了一声,陈希接过袋子。

  将门带上以后,她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在床上,是一整套的衣服,连内衣内裤都有。她翻看了一下标签,不由得咋舌,价格不菲呀!

  从衣服中拣出一个便签条,她大概扫了一下上面的内容,正是尹澈那个渣男的笔迹。

  【我有急事先走了,醒了给我打电话。】陈希顺手将纸条团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联系他?开什么玩笑,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以后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前世她就在他身上吃了不少亏,这一世她决定有多远跑多远。

  至于前世她是不是也穿着尹澈送的衣服回的学校,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既然如此,她也懒得去想,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一个全新的陈希,从今天开始她要过与前世不一样的人生。

  @@@@

  “妈,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急着喊我回来,我昨天不刚走?”尹澈看着母亲的脸有些无奈,原本他还打算趁着今天和陈希好好聊聊,哪成想,却被自己母亲的一通电话给急招了回来。

  “昨晚去哪了,我问过彭宇你不在学校,我和你爸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和那个什么妍的在一起。”

  “张妍,妈……”尹澈提醒母亲,怎么说也是与自己交往了两年的女孩,她这个当妈的,连人家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也不知道是谁的失败。

  “你是不是和她出去了,我告诉你,你可别想着生米煮成熟饭。现在这事情多了,我和你父亲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哭哭啼啼上门要求负责的女孩。看起来那么冰清玉洁,连和长辈相处的基本礼貌都不懂,和男人开房倒是这么大方……”

  “妈,你放心我没有和她在一起。”尹澈有些头痛,昨天喝多了酒,宿醉的头痛让他太阳穴有些胀痛。

  “那是和谁。”尹母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没有谁,我去小舅舅的酒店开了房间,自己住了一宿,在那里喝了一晚上的酒,不信你闻闻我衣服上的酒味。”说完尹澈就要往尹母身边凑。

  尹母虽然对儿子的话有几分质疑,但她生性有些洁癖,尤其讨厌人身上烟酒的味道,即使是自己的儿子,她也多少有些反感。

  “行了,快去洗个澡,一会你陈叔的女儿来家里吃饭。”

  “哪个陈叔?”尹澈刚想上楼,就止住了脚步。

  “陈昌和他女儿,你忘了你还给她补过课呢。”

  “她来干什么?”尹澈有点不解。

  “妈是从小把你管得太严了,你上了大学遇到一个就觉得不错,多接触接触别的女孩也是好事。陈雪丽今年刚考上大学,恰好就是你们学校,你帮着照看一下。小姑娘看起来文文静静,柔柔弱弱的,一看就是个好女孩。”

  尹母啰啰嗦嗦地说了不少,尹澈好不容易才从自己母亲嘴里提炼出中心思想。他轻轻扯了一下嘴角,心中对母亲的眼光有些无奈。陈雪丽要是个好女孩,他尹澈也绝对是个好男孩。

  说起来丢人,他的第一次就是被陈雪丽那个小破、、鞋给勾搭走的。当时他刚高考完,陈雪丽则初中毕业。也不知道谁出的主意让他给陈雪丽补课,就在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陈雪丽脱得光溜溜地把他给勾搭上床。

  想想还真是觉得汗颜,当时他原本还挺纯洁的,上了那小破、、鞋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两人还真地过了一个很爽快的假期。

  可怜自己的少男心,谁说只有女人有雏鸟情节,男人有的也不少。想当初,他还真曾经以为他遇到真爱了呢,直到有一天抓到小破、、鞋和另外的一个男人上床,还恬不知耻邀请自己一起,他才认清她的面貌。

  “嗯,行。”尹澈扭过头没让尹母看出他的异样,还真是有段时间没见,也不知道那小破、、鞋现在怎么样了。

  尹澈上楼脱了衣服走进浴室,他照着镜子察看了一□体,前面完好无损,后背的红道道有些触目惊心。他眯起眼睛回想昨夜的一幕,感觉某个地方有些鼓胀的态势。

  没想到那个不起眼的小女孩做起来的感觉这么好,甚至比张妍还要好。

  算起来,张妍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处”,他难免对她很是珍惜。那夜他可是废了不少力气才诱哄她贡献出自己。

  流连花丛这么多年,他也真对张妍有了别样的情感。这才兴起了毕业就与她结婚的念头,可万万没想到,她讨不得父母的欢心。话说回来,尹澈想了想,张妍也是被自己惯得,她跟别人可以由着性子来,但这次到他父母这里也确实傲娇过分了。

  “嘶,这爪子还挺利的。”打开淋浴器,水珠接触后背的时候有些刺痛。尹澈咧了咧嘴,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心中的算盘拨打地噼里啪啦,他现在想得很美,下次再遇到那个小野猫,他一定要把她的爪子磨平了,省得挠人。

  @@@@

  “阿嚏……”陈希走进校园,莫名地打了个冷颤。现在已经过了中午,她的肚子饿得叽里咕噜地响。她有些后悔早上为什么不吃饭,要是当时答应尹澈去吃饭,是不是后来也不会再被他给收拾一顿,估计自己现在也不会这么饿。

  有的时候欲速则不达,还真是这个道理,她当时只想着摆脱那个男人,没想到一句无心之语搞得自己又赔了一次,幸好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陈希加快了脚步,她琢磨着这个时间也只能到宿舍下面的便利店煮个面吃。

  “陈希……等一下。”

  她加快步伐往前走,迎面来了一个女孩挡住她的脚步。

  嗅着熟悉的香味,陈希心中暗叫倒霉,怎么一切都不按照套路出牌,她记得前世自己似乎没有这么偶遇过尹澈心中的女神!

  “张学姐。”陈希咧嘴一笑。“好巧!”她发现重生一次的人就是不一样,她对于这个自己曾经恨之入骨的女人一点都不反感。她现在甚至还巴不得她好好的,快点和尹澈复合。

  “你有看到尹澈吗?他们宿舍的人说他昨天没回去,你和他走得挺近的,我听说你昨天也没回宿舍。”张妍的脸说前半截话的时候楚楚可怜,说后半截话的时候意味深长。

  “是吗?”陈希做出惊讶的表情。“我也没看见尹学长!”

  “哦,没事我就是问问。”张妍的脸色暗了暗,她的眼睛有意地瞄向陈希的脖子。“学妹什么时候也交了男朋友?”

  “呵呵,学姐取笑了,一直都有,就是不怎么来。”陈希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的神情再自然不过地带着一些羞涩。

  见张妍张了张嘴,半信半疑的转身离开。

  陈希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五年还真是不白活。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如此的淡定,没有丝毫的破绽。

  她在心中恨恨地想,要是换了别人问

  起,她就说是被狗咬的。

  作者有话要说:缓和一下吧,喝点清粥小菜。

  04 金针菇

  拎着泡面回到自己的寝室,门是锁着的,里面一个人没有,陈希这才想起来,今天下午有一个年轻客座教授报告。

  今天之前,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尹澈身上,这个教授叫什么名字,她还真是没记住,只不过据说人长得很帅。

  陈希找出饭盒将泡面袋套在上面,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双筷子,在面条里稍微搅动了一下,夹起一筷子放进嘴里。面的热气熏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当方便面被她咬入口中,她突然愣了一下。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