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书名:奶爸
作者:太后归来



1、丛林初遇野兽 ...


  第一章
  
  Part 1
  
  搬入新家的前一天晚上,阮柔莫名其妙地穿到了这个原始森林的世界,她已经依靠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独自过了两天。两天里,她做过的最多的事便是点着火把四处闲逛,希望能找到些远古人留下的痕迹,但是直到现在,她遇到的除了森林里的动物们留下的粪便外别无他物。
  
  今天是穿越到这个异世界的第三天,阮柔在丛林里散步采蘑菇时,被一只长得四不像的野兽活捉了。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苍树遮天的森林里闲逛肯定会遇到一些凶猛的飞禽走兽,但当阮柔真正遭遇时,她还是不可避免地吓得全身发抖了。
  
  那只野兽长了一身金灿灿的毛发,个头几乎有阮柔的两倍高,头顶上的两只长耳朵竖起来大概有20厘米长,它的背后还长了三条粗大浓密的尾巴,看起来松弛柔软有些像松鼠尾。
  
  野兽一见到阮柔就喷了鼻血,却也不知道为何如此。阮柔自然不会认为是她太过性感,更何况兽类眼中并没有性感之分。他自己好像一点也不在乎鼻血的事,低头在毛发上蹭一蹭也就算了。
  
  野兽的爪子十分尖利,阮柔正要掉头逃跑,却被他像钩子一样拎了起来,提到一个能够与他平视的高度上,然后野兽突然伸出湿润的长舌头舔了阮柔一口,舔得她半张脸都是他的口水。
  
  阮柔的职业是驯兽师,业余还是个动物爱好者,家里养了十几只不同品种的猫猫狗狗。这些宠物在跟她亲热时也喜欢用舌头舔得她满脸口水。但阮柔还不至于愚蠢地认为眼前这只野兽也是在跟她亲热,他没准是饿了,要把她当成盘中餐,填饱自己的肚子。
  
  让阮柔感到奇怪的是,这只野兽并没有表现出要马上吃她的意思。相反,他只是解解馋地舔了她一口就把她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是的,没错,肚子里。
  
  他的肚子上有一个类似于袋鼠妈妈养育幼儿的“袋子”,体积很大,跟肚皮上的肉紧紧连在一起。阮柔被塞进去后感觉到他的肚子圆滚滚的,这一块没有长金毛,但是温度很暖。
  
  这个肚袋子似乎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用起来非常方便。阮柔发现这里面装着的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些野生的蘑菇和小果子,大概是被他当作仓库来使用了。
  
  野兽的肚子本来就圆滚滚的,装了一个阮柔后更是显得庞大凸起,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奔跑的速度。他四肢发达,跳跃和跑步时身手敏捷而矫健。阮柔安静地窝在肚袋子里不敢乱动,以免被甩出去,只露出脑袋来看着外面的世界,这个时候她脑子里首要想的是看看野兽要把她带到哪去,而不是如何从他身边逃走。
  
  没办法,驯兽师的职业病又犯了。
  
  野兽虽然跑得快,但是并不赶急。一路上只要看到果子和蘑菇,他就会停下来摘一些新鲜成熟的,然后再把它们通通装进袋子里。
  
  有一次他俯身摘蘑菇时,腰弯得太低。阮柔的身子也随之往前倾,结果重心不稳、骨碌骨碌地从肚袋子里滚了出来,一头栽进泥巴堆里去了。
  
  野兽连忙伸出爪子把她从泥巴堆里揪了出来,用自己的毛发蹭一蹭、把泥土擦掉,然后又缓缓地从肚袋子里掏出一个野果子递给阮柔,像是在为自己方才的粗心大意做拟补。
  
  阮柔微愣,受宠若惊地将野果子抱在怀里,还未来得及向他道谢,野兽又把她拎了起来塞进肚袋子里,然后继续朝着前方奔跑了起来。
  
  一路上跑跑停停,阮柔觉得野兽就像个还未长大的小孩,只要看到好玩的小虫子或者小植物就会停下来瞅上两眼、摆弄几下,玩够了之后才继续赶路。直到天边传来一阵嘹亮悠远的“呜——”声,野兽才突然顿住脚步,两只微微垂下的耳朵也警惕地直直竖起,敏感地耳尖探测般地抖了抖,向左右扭动。
  
  片刻之后,他猛然改变了脚步的方向,噗噜噜地喷着鼻子,兜着阮柔一纵身朝着方才传来“呜——”响声的方向跑去。
  
  这一次他才是真正迈开了双腿用力奔跑,阮柔仍旧坐在他的肚子里,只把脑袋探出来。疾风从耳际呼呼作响地刮过,两岸的丛林仿佛影像倒退般瞬间就被远远地抛到脑后。阮柔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海盗船,身体随着野兽的每一次跳跃和落地而跌宕起伏。
  
  她发现他身体的弹性很好,每次起跳都能跳出很远一段距离,而且他的手脚还能像橡皮一样灵活地收缩自如,赶路时,他还不忘“飞”出一只爪子去摘地上的蘑菇,再“飞”出另一只爪子去摘树上的野果子。
  
  阮柔看得目瞪口呆,心里暗叹着太神奇了。
  
  Part 2
  
  野兽最后带着阮柔停在了一片空旷的平原前,这里阮柔见到了很多他的同类聚在一块儿。他们跟他一样全身布满毛发,头上立着两只长耳朵,背后长着三条粗大松弛的尾巴。
  
  阮柔猜测这里应该是他们的栖息地。
  
  看到野兽带着阮柔回来后,他们全部放下手里的活,一窝蜂围了过来,望着阮柔的眼神就像是饥饿的野狼看见了诱人的食物,有一只甚至同野兽一样流出了鼻血。阮柔不禁打了个冷颤,背脊一阵发凉。
  
  野兽似乎不乐意他们这样看着自己带回来的东西,他翘起一条柔软的尾巴移到肚子前,像枕头一样轻轻地掩盖在阮柔头上,将那些渴望炙热的眼神全部挡在了外边。
  
  一群“恶狼”们这才觉得无趣地陆续离开了,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挨个坐着。只是仍旧会偶尔向阮柔这边投来念念不忘的眼神。
  
  阮柔被他们盯得全身发毛,干脆缩回脑袋,整个人钻进野兽的肚袋子里躲着。但这时,野兽突然伸手把她抓住,腾空拎了起来。
  
  他把她放在了一堆堆成小山的动物群之中,在她的左手里塞了个大蘑菇,右手里塞了个野果子,然后就转身走了。
  
  阮柔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只见他又回到了那群“恶狼”之中,不知道跟其中一只说了点什么,然后就随便挑了一块空地坐下。
  
  野兽似乎是最后一个回到栖息地的,“恶狼”们会合后便围成一个大圆圈席地而坐,圆圈的最中央架着一堆木材,熊熊火焰借助猛劲的风势燃烧得轰轰烈烈。
  
  阮柔简单打量了一遍自己所处的动物堆,身周动物们的四肢虽然都完整无缺,但大多数早已被咬破喉咙断气了,这些伤口应该是“恶狼”们锋利的牙齿所为。
  
  这些动物大概是恶狼们的猎物,而阮柔作为猎物之一,自然也就被放在了它们之中。但是为什么唯独她没有被咬破喉咙这一点就难以解释了……
  
  ……莫非野兽也懂得“好吃的东西要新鲜吃”这道理?
  
  阮柔的脑中跳出了这样的猜测。
  
  阮柔烦恼地挠了挠脑袋。不管怎么说,她还没有被宰杀掉那就是好事。与其将时间花在琢磨怪物的心思上,她更应该想想如何逃走,否则呆会儿她还说不准是被烤着吃还是煮着吃。
  
  阮柔略微打量了四周的环境,有两个个头高大的恶狼站在动物堆上看守着,这样做应该是为了防止一些还没完全断气的动物逃走。
  
  看守的重点对象便是阮柔。
  
  她只不过是微微动了动脚趾,其中一只恶狼就警惕地转过头来盯着她看,然后不由分说将她拎了起来,塞进自己的肚子里,避免掉一切让她逃走的可能。
  
  阮柔嫌恶地皱了皱鼻子,她怀疑这只恶狼今天是不是用肚袋子装粪便了,不然为何这里面会这么臭,她几乎要被熏晕过去。
  
  这时,火堆那边的恶狼们突然有动静了。
  
  一只银色毛发的恶狼从狼群中站起来,命令般地对着阮柔这边吼了一声,兜着阮柔的恶狼听到命令后立即从食物堆里挑选出一只灰白色的野兔,然后拎着它朝大圆圈走了过去。
  
  恶狼将野兔放在圆圈的最中央后便又回到了动物堆上守着,阮柔不停地回头张望,她想看看那只野兔会被如何处置。
  
  火堆周围坐着的恶狼们突然变得嘈杂起来,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只耳朵激灵地一抖一抖,呈现出一种兴奋的状态,像是在为即将发生的什么做着准备。
  
  这样的动静维持了半分钟后,有两只恶狼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脱离圆圈轨迹走到了中央的火堆旁,就在离已死的野兔不远处。
  
  两只恶狼相隔不过一米,皆俯身摆出蓄势待发的姿态,原本柔软顺贴的毛发渐渐变得坚硬,如刺猬一般高高耸立起来,末端细长而尖利,这是最好的防卫敌人的盔甲。
  
  趁着两只恶狼对吼示威的空当,阮柔渐渐想明白一些事情了。
  
  她猜测这些恶狼们获得食物的方法大概就是通过与其他的恶狼争斗,他们每天都会去森林里猎食,晚上会合时需要将猎得的动物上缴,由固定的两只恶狼看守着。等所有恶狼都赶回栖息地会合并且上缴了猎物后,他们会以火堆为中心围成一个圆圈坐下,接着分配猎物的仪式便可以开始了。
  
  负责看守猎物的恶狼将猎物们一只一只地带到圆圈中央展示,想得到这些猎物的恶狼们需要出列战斗,强者才能得到食物,而弱者则只能灰溜溜地回到位置坐下,等待自己的下一次机会。
  
  那两只恶狼的战斗很快就有结果了。最后个头比较高的恶狼得到了野兔,另外一只恶狼倒也没怎么受伤,只是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现在全身都是泥土,灰溜溜的。
  
  获得野兔的恶狼回到位置上后,立马有一只雌性恶狼欢喜地迎了上去,两只耳朵伸长了亲昵地缠住他的脖子,尾巴也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看起来像是他的伴侣。
  
  阮柔之所以能判断出她是雌性,是因为她的身材矮小娇弱得多,亲热时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较尖细,身上的肌肉也不像雄性那么发达。
  
  在这以后,看守猎物的恶狼又依次把第二只、第三只和第四只猎物带到了火堆旁,以供其他的恶浪们抢夺。阮柔发现这些猎物被展示的顺序是按照“由差到好”的规律来的,越到后面就越鲜美多肉,也引得越来越多的恶狼们为了得到美食而离开位置,走到圆圈中央加入战斗。
  
  阮柔也有偷偷注意着野兽的动静,他似乎是个“实力派”,对一开始展示出来的小动物表示了不屑一顾的态度,始终侧着身子在舔弄自己尾巴上的柔软毛发,把它们理顺,神情闲适放松。
  
  直到一头半人高的野猪被抬到火堆旁,野兽这才动了心,他站起来缓缓走到圆圈中央,开始了今夜的第一次战斗。
  
  一共有三只恶狼想得到这只野猪,这是一场混战。
  
  三只恶狼的身体都很有弹性,四肢可以伸得很远来攻击敌人。但野兽移动的动作要更加敏捷轻盈,他可以轻易地躲避过其他恶狼的攻击,却在对方不注意之时出手击中他们的死角处。
  
  阮柔观察到野兽的背后竟然比其他恶狼多长了一对翅膀,羽毛的颜色跟他的毛发一样金灿灿的发亮,中间还有白色的火焰形图案。这对翅膀并不大,但羽翼饱满色泽漂亮,战斗的时候它会一刻不停地扇动,大大减轻了野兽的重力,所以他的动作才能比同类更加轻捷。
  
  最后野兽毫无悬念地得到了那头野猪,他将它拖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在它身边坐下,安静地等待着下一次战斗。
  
  圆圈外围观的雌性恶狼中没有“人”迎上去,说明野兽暂时还没有伴侣。
  
  阮柔并没有过度关注这一点,她的大脑仍旧围绕着“野兽的翅膀”转动着。为什么他会特殊地拥有一对同类所不具有的翅膀呢?莫非他的母亲或者父亲是鸟类生物吗?
  
  阮柔原以为野兽获得野猪后便会频繁地上场争食,但他没有。在夺得野猪后他又上场战斗了一次,赢得了一只像是豹子的生物,然后他就再没上场过。
  
  早已有一些获得食物的恶浪们带着自己的伴侣离开了圆圈,回了他们休息的地方,他们并不贪心,只要获得的食物够填饱肚子就行了。
  
  战斗仍在进行着,不断的有恶狼带着伴侣和食物离开圆圈,就算留在原地不动的恶狼也都得到了自己今晚的食物,但他们迟迟不肯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在战斗中悄然流逝,夜幕中的一轮金盘越升越高,散发出清辉光芒俯视芸芸众生。
  
  ……又一场战斗结束了,胜出的恶狼将战利品拖回位置后,看守猎物的恶狼照例带上新的猎物。
  
  只是这一次,他爪子上什么也没拿,除了肚子里兜着的阮柔。
  
  阮柔心中一凛,猛地回头看向动物堆——那里现在空空如也,所有猎物都已经被恶狼们分光了。
  
  换而言之,她将作为最后一只猎物被带到恶狼们战斗的火堆旁。
  
  一阵狂风刮过,火势燃烧得更加旺盛,被烧焦的木材发出“噼里噼里”的响声。阮柔仿佛在那如金蛇狂舞的红亮火舌中看到了自己惊慌失措的脸色。
  
  她仰头凄厉大叫“不要——!!”
  
  Part 3
  
  阮柔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恶狼得到了食物却迟迟不肯离开,他们在等待最后一只猎物,等待她被呈上来。
  
  这群恶狼是吃人的物种,可能还相当喜欢吃,人类之于他们就像鲍鱼之于人类一样是难得珍贵的美食,所以他们才会拿那种渴望饥渴的眼神望着阮柔。
  
  阮柔无路可逃了,她想反抗逃跑之时已经太晚了。看守的恶狼将她放在地上,三条尾巴伸长了像蟒蛇一般紧紧缠住她的腰部,阮柔怎么扭动也挣脱不开,恶狼缠着他的力度反而更大点。
  
  火堆旁
1、丛林初遇野兽 ...


  一场为她而起的战斗正在进行着,首先出列上场的分别是一只白毛恶狼和黄毛恶狼,黄毛恶狼被迅速打倒在地后又有一直黑白斑点的短毛恶狼走上场,这将是白毛恶狼的下一个对手。
  
  斑点恶狼想来是个战斗经验丰富的实力派,他很高很瘦,但双腿发达有力,身体的弹性原在白毛恶狼之上。
  
  阮柔猜得不错,斑点恶狼在轻易打败白毛恶狼后成了稳当当的擂主,他已经连续六次击败前来挑战的其他恶狼了。
  
  阮柔心想今晚吃掉她的“人”没准就是他了,但她着实不想那么早就死。她甚至自嘲地打趣着自己可以考虑考虑去色诱他,没准他色心一起、亲热过后就不吃她了,以前驯兽时并不是没有动物向她求爱过,说明她对兽类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但后来阮柔又发现旁边有一只雌性恶狼一直在为斑点短毛恶狼加油喝彩,阮柔又想:算了,人家都有老婆了……
  
  而在这时,方才一直按捺不动的野兽突然站了起来,抖着耳朵走向了圆圈中央。他的尾巴微显慵懒地向四周挺起,像是在伸懒腰。身上的毛发也一瞬间坚硬竖立了起来,呈现出欲刺备战的状态。
  
  阮柔的视线自然过渡到了他的身上,脑中突然跳出一行话:噢!他还没有伴侣!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以前有晒出来过,我晚上再更一章~八点左右~
橡皮手脚的设定没有变,向路飞君致敬……望天】
想早点看小野兽的JJ伸长缩短的美人就快些撒花儿o(≧v≦)o~~
……女主名阮柔,你们可以叫她软肉,嘿嘿嘿。

想要潜水的美人起码在这里留个爪印吧!!??
眯眼笑……坐等此文的第一朵花花。




2

2、被野兽抽屁股的女人 ...


  Part 4
  
  阮柔承认自己希望野兽胜利的想法要多于斑点短毛恶狼,只是因为二者相比起来,她要跟野兽更加相熟一点。
  
  阮柔在驯兽师生涯中最引以为傲的事例便是在十分钟之类成功驯服了一匹很野的烈马,但是对于眼前这种完全没有认知的生物,她的把握不是很大,也不清楚野兽究竟会不会把她吃了。不过只要有万分之一的生存几率,她也会去尝试。
  
  野兽和斑点短毛恶狼的战斗在十五分钟后出了结果。据阮柔观察,两方的实力差距并不大,但由于斑点恶狼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了大量体力,本来就有些吃不消了,现在又半路杀出个强劲对手,对持了十五分钟后战败已不是意外。
  
  野兽战胜后,示威地朝天吼了两声,就再没有恶狼敢上前挑战了。最后阮柔没有疑念的成了他的归属物。
  
  她被野兽带走时不住地暗自感叹,唉唉唉,没想到这也是个奸猾的主,什么时候不上场偏偏挑别人累了时上场……
  
  由于阮柔是被展示的最后一只猎物,所以眼巴巴地看着她被野兽拎走后,一群围观的恶狼也陆陆续续地散场了。
  
  野兽仍旧将阮柔塞进自己的肚袋子里,带着她和两三只猎物慢悠悠地往自己的巢穴走去。
  
  一路上,阮柔目睹了不少恶狼钻进自己巢穴的过程——他们全都住在地下,阮柔只能看到他们高大灵敏的身影钻进一个地洞里便没了踪影,想来那里面便是他们挖出来以供休息的地方。
  
  阮柔不久后也被野兽带进了一个这样的地洞中,月光无法照到里边来,四周没有丝毫光线、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阮柔只能依靠听力能判断接下来发生的事,她和其他猎物被野兽放在了地上,他自己则走到角落里不知要捣鼓什么。
  
  阮柔隐约听到些石头撞击的钝响声,那撞击声维持了三次后,这黑暗的空间里突然有了丝光亮。阮柔本能地向光源望去,只见野兽正试图用摩擦出火花的石头来引燃一堆木柴。
  
  他的动作很娴熟,想来已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木柴很轻易地被点燃,红腻腻的火舌往外吐出,驱走了小范围的黑暗。
  
  野兽与阮柔相隔五米,他的尾巴便伸长了这么远的距离,穿过她的腰间缠住,毫不费力地将她收了回来,放在自己身边。于此同时,他的另外两条尾巴也用同样的方式将其余的猎物卷到了自己旁边。
  
  阮柔的心脏紧张地怦怦跳,野兽要开始进食了吗?……他会吃了她吗?
  
  未等野兽出手,阮柔先一步弯下腰伏在地上,朝他做出臣服的姿势,喉咙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声。
  
  这种动作在动物的世界里代表着示弱,但在异性面前也往往代表着请求交*配。不管是哪一种意思,凭借她多年的工作经验,面对目前的形势,这样做绝对是最好的求饶方法。
  
  听到阮柔发出的呜咽声,野兽转过头来望着她,足足盯着她看了半分钟,似乎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干脆从肚袋子里掏出一个野果子强行塞给她。
  
  …………他就知道给她塞吃的。
  
  阮柔有些无力地望着手里的果子,发了一会儿呆。其实她也不能理解野兽方才的一番行为代表着什么。如果他只是把她当作食物、准备吃掉她的话,为什么还要给她吃多余的果子?……如果不是把她当作食物的话,总不可能真的要选她为伴侣吧。
  
  这样也说不通,动物们在求偶时可不讲究什么培养感情,大多数雄性在见到适宜的雌性后便会直接上前示爱求欢,接下来的事便要看雌性的回应了。更何况,动物通常不会选择异类来作伴侣。
  
  既然如此,那么阮柔对于野兽来说应该也不是伴侣候选人……他对她的态度保持不冷不淡,不像会立马吃了她的样子,但也不是热情地向她献殷勤。
  
  阮柔又开始做假设——他莫不是觉得她太瘦了,无肉,想等养肥了才宰杀?
  
  ……倒也不是不可能,既然他知道“好吃的东西要新鲜吃”,又为何不懂“好吃的东西养肥了更好吃”。
  
  趁着阮柔胡思乱想的时间,野兽已经将那头野猪烤了七分熟,可以吃了。
  
  他并没有分一点给阮柔,她倒还松了一口气。她不饿,更没有胃口吃无论是味道和卫生都不过关的食物。在野兽撕咬猎物的时候,阮柔只安静地坐在旁边看着,心里暗想着呆会儿可能发生的事情已经她该采取什么措施应对。
  
  ……让阮柔跌破眼镜的是,野兽在吃饱打了个响嗝后,竟然把他吃剩的猪肉和骨头全部推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
  
  阮柔的大脑快速飞转着,他要让她吃他吃剩的食物吗!?
  
  TAT……她可不可以拒接……?
  
  阮柔一脸苦逼,将那猪肉和骨头原封不动地推回了野兽的面前。野兽顿了一下,半秒后又学着阮柔的模样把剩食推回给她,阮柔再毫不犹豫地将它们推回去。
  
  这样的动作维持了五个来回后,野兽终于弄清楚阮柔是在嫌弃他的剩食,他好像有些生气她的挑食行为。
  
  让阮柔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野兽突然伸出一条尾巴将她缠住后腾空举了起来,第二条尾巴也翘起来在她屁股上重重地抽打了一下,第三条尾巴则从地上卷起一块剩猪肉。
  
  “啊……”阮柔吃痛地闷哼一声。
  
  所幸野兽并没有将金毛竖起来,否则这一尾巴拍下去,阮柔的屁股可就要血肉模糊地穿洞了。
  
  野兽将猪肉递到阮柔嘴边,隐约可见那猪肉上的淋淋血迹,扑鼻而来就是一股腥臭味。阮柔条件反射地将脸扭开,避开猪肉,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屁股上又挨了野兽一抽,他下手还真不留情,现在掀开阮柔的裤子来看肯定红了一大片。
  
  阮柔痛得想哭……从来都是她驯兽的,何时轮到兽来驯她了……
  
  一共被野兽抽了五大鞭,在他再一次不厌其烦地将猪肉递到她嘴边时,阮柔终于赏面咬了一口,这才逃过了第六次抽打。
  
  肉很难吃,不是一般的难吃,更何况野兽这没良心的家伙留给她的还是猪蹄和猪屁股那一部分。
  
  咬下第一口肉时,阮柔心中想的是:世界上还有比这能难吃的东西吗?
  
  咬下第二口时她泪流满面了,天啊,还真有……
  
  她是真的挤出了些眼泪,不是被吓怕的,是被逼着吃肉吃出来的。从小到大阮柔就是胆子大而出名的,从没被什么真正吓到过,只不过却十分矛盾的是一个爱哭的女孩,一遇到不顺心的事眼泪就哗啦啦地掉下来,只有哭过一场心情才能放晴。
  
  阮柔一边咀嚼着难吃的猪肉,一边哭得稀里糊涂。野兽拿一种好奇又无辜的眼神望着她,没太弄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为什么她的眼睛可以流水?
  
  还流得这么源源不断的?
  
  刚好野兽有些口渴,眼睁睁地看着流水从她脸颊边滴落到地上实在是太浪费资源,干脆张开嘴巴,舌头似青蛙一般极有弹性地吐了出去,在阮柔脸上舔了一把眼泪后又迅速收回嘴里。
  
  (太后飘过:小野兽把女主当饮水机了有木有……)
  
  阮柔被野兽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他的舌头也能跟四肢和尾巴一样的收缩自如。
  
  野兽又猛地舔了她一口,湿润宽长的舌头舔得她睫毛上都沾了他的口水。
  
  阮柔有些发怔,扭头看着野兽——他刚刚舔她的眼泪,是在安慰她?(软肉童鞋你想多了)
  
  她知道不同动物表达情感的方法各有差异,马戏团里的小白虎看见她哭通常会很殷勤地绕着她打转跑,而家中宠物狗则更倾向于往她怀里蹭蹭——所以说,方才野兽的行为也可以理解成是在安慰她?
  
  从而,他的身上也是有一点人性的?
  
  这样想着,阮柔又忍不住打量了一遍野兽的全身。从专业角度来说,如果光看他那发达的四肢、锋利的牙齿和令人惊叹的攻击力,阮柔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她与危险的狮虎归为一类,但目光移及到他那油亮柔顺的金色毛发和好玩的长耳朵上时,他似乎又显得并不那么恐怖……更何况他还能像人类一样双脚站立行走,用火来烤熟食物,这两点狮子和老虎可永远做不到。
  
  阮柔最后将野兽分类到骏马和猎犬之中,这可要比狮虎亲切得多。如果他不想着吃她的话,或许她还可以跟他成为朋友。
  
  而在他还有足够的食物、她也没有被养得白白胖胖之前,他应该是不会吃她的。
  
  阮柔渐渐地收了眼泪,职业病在这时反而发挥了好作用,她又找到了生活的新乐趣。
  
  Part 5
  
  阮柔觉得自己把野兽想得太好了些,如果他舔她真的是因为安慰她的话,那为何在看见她哭了之后仍旧不停地往她嘴里塞猪肉?
  
  …………好坏。
  
  阮柔的味觉已经变得麻木了,那猪肉入了嘴里虽然仍旧索然无味,却远远不像初吃时那样难受得她泪流满面了。
  
  把野兽留下来的肉全部吃掉后,阮柔饱饱地打了个响嗝,一股猪肉味从嘴里吐了出来。
  
  野兽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他将阮柔重新放到地上,又将野猪的残骸和不能吃的地方清理出地洞后,就要开始准备睡觉了。
  
  地洞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巨大的蛋壳,起初阮柔并没有注意到它,直到野兽轻手轻脚地爬进去趴着,她才恍然明白过来——这这这,这是野兽的“床”!?
  
  那蛋壳占地面积很大,足以塞得下两个野兽,里面放了些干草,可以保暖,躺着也更舒服些。
  
  阮柔没想到野兽竟然这么会享受,她还以为他像马戏团里的动物们一样“随地安家”呢……
  
  野兽很快就闭上眼睡着了,他的睡姿比人类还多变,一会儿四脚朝天,一会儿摆大字型,有时会蹬蹬腿。阮柔见他睡得香甜,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转身开始寻找起自己今晚睡觉的地方。
  
  谁知这点小动静不巧打扰了野兽,他猛然睁开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阮柔,微微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半晌后,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从蛋壳里伸出来,紧紧缠住阮柔的腰,将她拖了过去。
  
  阮柔原以为野兽是要同她一起分享那张舒服的蛋壳床,谁知道……谁知道那野兽仅仅是怕她半夜逃走才缠住她拖到身边罢了,根本无意要将自己的蛋壳贡献出来。
  
  阮柔自作多情了,她悻悻然地挨在蛋壳边上躺下,就着野兽柔软的大尾巴闭上双眼,他的毛发真不是一般的柔顺,盖在身上比被子还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o^)/ 第二更来啦,美人们表霸王我啊,酱太后才有动力啊,晓得不晓得不?
本来对驯兽师这个职业并没什么兴趣,但是这文慢慢往下写,我突然有点想当一个驯兽师= =。
不过话说驯兽师应该不会喜欢人兽文的吧?他们会不会觉得很无聊很白痴?
还有喂,我今天才知道一种职业,就是帮大象催*情的。好像非洲那边的穷人家孩子,都会被卖去帮母大象催*情,因为母象的那里很大,所以要把小孩子整个塞进去,然后母象才会想交*配。
我听了之后很感触也很心酸。唉……
竟然还有一些些激动,天啊天啊~~我绝对不会突然想写帮母象催*情的小男孩的故事的,绝对不会的啊啊啊~




3

3、这个野兽吃软不吃硬 ...


  Part 6
  
  既然决定了以后一段长时间都要与野兽相处,阮柔不得不给他取一个名字。
  
  阮柔取名字并不讲究,只要好记又念着顺口就行。马戏团里一只雄风威威的狮子硬是被她“狗蛋、狗蛋”的叫,同事们都表示很无奈。
  
  野兽的名字很快就诞生了,就叫“一二三”。
  
  这名字还有些小意义,“一”代表野兽是阮柔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第一只动物,“二”代表他有两只长长的耳朵,“三”则代表他有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阮柔对这个新名字挺满意的,她还掏出手机对着一二三偷拍了一张,当作屏保。
  
  除此之外,阮柔给“恶狼”这种生物种类也取了个名字。他们的外貌特征最突出的地方莫过于长耳朵和三条毛尾巴,因此便根据外貌来叫作“长耳三尾兽”,再简约点就是“三长兽”。
  
  第二天,阮柔醒来时发现天早已亮开了,一二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她从地洞里爬了出来,此时正在丛林里漫步穿行着。
  
  一二三很快就发现自己肚袋子里的女人醒来了,他将早已准备好的茉莉花递到她面前。
  
  阮柔满面诧异地接过茉莉花——这是干吗?献花呢?
  
  一二三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这幅反映,因此特地留了一朵茉莉花给自己,为她做示范解疑惑。
  
  一二三将茉莉花丢进嘴里,腮帮子一动一动的,很快就把一朵完整的茉莉花嚼成了细碎,然后“呸”地一声吐了出去,再张开大嘴对着阮柔的脸长长地哈了一口气。
  
  茉莉花的清香味伴着热气扑鼻而来,阮柔瞬间明白过来,一二三这是在“漱口”,原来他也是懂得要保持口腔干净的。
  
  她有些好笑,却也接过一朵茉莉花放在嘴里咀嚼几下,然后“呸”地一声吐了出去,再张大嘴对着一二三长长地哈了一口气。
  
  一二三的两个长耳朵卷成了螺旋上升型,不知道是不是开心满意的意思。他又递给阮柔一个野果吃,作为奖励。
  
  阮柔也不知道三长兽习惯一天吃几餐,如果只吃晚上那么一餐,她的肚子可承受不了,总之不管一二三给她递什么,她都先自己收好,以免肚子饿的时候没东西吃。
  
  这次他给她的是一个绿色的果实,外形跟荔枝很像,果皮呈鱼鳞状,剥开皮露出果肉却是白色的。阮柔在书上见过这种水果,记得它叫刺番荔枝,用于煮汤很美味。
  
  可惜一二三只给了她一个,顶多啃几口就吃完了,无什么大用处。
  
  Part 7
  
  阮柔要求下地走路,一二三没有拒绝,只不过他仍旧用尾巴卷住她的手臂,大概还是怕她会跑掉。
  
  一二三并不忙于捕猎,他喜欢在丛林里跑跑跳跳地玩耍,有时候会爬到大树上俯视下面,有时则到泥巴堆里打滚,偶尔看到几只小动物也只是跑过去吓吓它们,并没有真的要捕捉。
  
  阮柔大概明白他这么悠闲是因为不愁吃。一二三得到食物的主要途径不是打猎,而是每天晚上在栖息地的战斗,只要他能打赢其他三长兽,就能获得足够的食物。
  
  怪不得他能这么毫无忧虑地玩耍散步。
  
  阮柔在一颗大树的根边上发现了一种乳白色的巨型植物,它圆球形有些像蘑菇,却比普通蘑菇大了几十倍不止,几乎有五十厘米高,手指弹起来软绵绵的。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