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书名:重生空间守则
作者:寒武记



正文 楔子
更新时间2011-10-28 10:59:43 字数:2160

 大齐隆庆十五年,皇后赵氏巫蛊案发。隆庆帝废后,赐死。后族赵氏被族诛。
  大齐隆庆十六年,有人揭发废后赵氏巫蛊案,其实是废后所出的太子范世言在后主导。
  隆庆帝闻之大怒,意图赐死太子。
  镇国公简士弘在朝堂之上为太子据理力争,言指隆庆帝只有此二子存世,皇室血脉单薄,不可妄杀。又于朝堂之上撞堂柱血谏隆庆帝,身死朝堂。群臣哗然。
  隆庆帝迫于朝臣的压力,将时年十九岁的太子范世言废为庶民,贬至西南蛮荒之地。
  大齐隆庆十七年,隆庆帝立宠妃庞贵妃所出的第二子,年方十二岁的范世昌为太子。
  是年,隆庆帝驾崩,范世昌继位,是为嘉祥帝。嘉祥帝奉庞贵妃为太后,事事仰仗庞氏母族,皇室范氏宗族倒退了一射之地。
  嘉祥帝登位时尚未及冠,朝政便由庞太后和庞国舅把持。范氏宗室人丁单薄,未能与之相抗。朝臣不忿,遂生异心者众。
  世袭宁远侯、建义将军楚伯赞是时镇守西南。眼见朝政越发昏庸,楚伯赞就顶住了庞太后让他暗地里灭杀废太子的旨意,对贬至西南的废太子范世言青眼有加。
  大齐嘉祥元年,废太子范世言感宁远侯楚伯赞之高义,与废太子妃周氏合离,另娶楚伯赞嫡长女——年方十六的楚华丹为嫡妻。
  楚华丹千里迢迢,从京师来到西南边陲之地,嫁与贬为庶民的废太子范世言为妻。
  嘉祥帝继位之后,庞太后开始秋后算帐。当日她扳倒皇后,隆庆帝本答应不仅要立她的儿子范世昌为太子,而且要立她为皇后。
  谁知镇国公简士弘当堂撞柱血谏隆庆帝,引发群臣愤慨。——就是皇帝也不能太过随心所欲。
  于是立后未能成行,只是立了二皇子范世昌为太子。
  嘉祥帝范世昌以非嫡之身继位,引得重嫡轻庶的世家纷纷侧目。
  庞太后因而对镇国公简士弘恨之入骨。她一朝掌权,第一道诏令,便是将镇国公府夺爵毁券,又将镇国公府所有人等打入大牢,意图灭简氏一族。
  翰林贺思平乃镇国公简士弘生平挚友。
  眼见庞太后变本加厉、倒行逆施,贺思平便发起翰林院、太学院以及整个大齐朝的的书生学子上书嘉祥帝,为镇国公府鸣不平。
  翰林贺思平乃是隆庆朝的状元,才名遍天下。他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庞太后公报私仇的举动从此曝于光天化日之下,大齐朝诸多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文官武将也纷纷响应。
  此时嘉祥帝立位未稳,庞国舅担心激起民变,便劝说庞太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要因小失大。
  庞太后见犯了众怒,连自己的亲哥哥也不赞成自己族诛简氏一族,只好退而求其次,将简氏一族废为庶民,贬至简家祖籍东南万州。太后懿旨:简家子孙,世世代代,不得科举入仕。
  大齐嘉祥二年,宁远侯楚伯赞的嫡长子,年方十八的世子楚华谨,在京师悄然迎娶了两朝首辅裴立省的嫡长女,刚刚及笄的裴舒凡为原配嫡妻。楚伯赞其时镇守西南,根据大齐律例,他的家人都要留在京师宁远侯府。
  大齐朝勋贵和文官向来各自为政,甚少往来。
  而如楚家和裴家这样,镇守一方的勋贵大将,同当朝文官之首结为儿女亲家,更属凤毛麟角。只是当时朝政纷乱,庞太后和庞国舅正被简家一事弄得焦头烂额,便无人注意到这桩不同寻常的联姻。
  楚华谨同裴舒凡之前本已分别同别人订过亲。不知为了何事,楚家和裴家不约而同与原来的亲家毁约。其后两家之间又迅速议亲、换贴,过大礼,不足三月便正式结为亲家。
  嘉祥帝十二岁登基,在位十年,极好女色,每夜无女不欢,还炼红丸以补气。
  大齐嘉祥十年年中,年仅二十二岁的嘉祥帝暴毙在淑妃床上,薨时无后嗣。
  庞太后在嘉祥帝死后,企图依然只手遮天,把持朝政,迟迟不立新君。
  百官对庞太后和庞国舅怨声载道,终于有人起而反之。又有人翻出当年废后巫蛊案,查实乃庞太后为了夺太子之位,对废后赵氏栽赃陷害。
  大齐嘉祥十年年末,皇宫惊变,庞太后和庞国舅死于乱刃之下。赫赫扬扬近四十载的庞氏被诛九族。
  是年,宁远侯楚伯赞带着大军从西南回京,拥废太子范世言为帝。百官在首辅裴立省的率领下,跪迎废太子范世言,是为宏宣帝。
  大齐宏宣元年,宏宣帝立宁远侯嫡长女楚华丹为皇后,居凤翔宫,大赦天下。
  皇后楚华丹嫁给废太子范世言十年,育有三子一女,为皇室开枝散叶,深得范氏宗室人心。楚家遂成新兴后族。
  同年,宏宣帝仍拜裴立省为首辅。
  首辅裴立省历经三朝而不倒,人称大齐朝的“不倒翁”。
  大齐宏宣二年的除夕之夜,宁远侯楚伯赞从皇宫宴罢归来,暴毙于室。
  宏宣帝亲临宁远侯府哭灵,人皆赞宁远侯府深得帝心。只叹宁远侯楚伯赞英年早逝,不得君臣尽欢。
  宁远侯楚伯赞死后,经首辅裴立省多方周旋,宏宣帝才下旨,着宁远侯嫡长子楚华谨袭宁远侯爵,保得楚氏一族荣华富贵。
  其后,首辅裴立省致仕归田,带着家小回到祖籍东南越州养老。
  大齐宏宣三年正月初一,宏宣帝开皇城中门,以皇后凤輦,迎当年合离的废太子妃周氏入宫为皇贵妃,居凤栩宫,与皇后楚氏同掌凤印。
  同年,没了宁远侯镇守的西南,羌族作乱,一度摧枯拉朽,打到兴州府,威胁京畿。
  先镇国公简士弘嫡长子简飞扬十五岁从军,从走卒升至校尉。在对羌族一战中崭露头角,手刃羌族首领,斩敌首三万余人,解京畿之危。羌族之人,从此闻简飞扬之名而丧胆,称之“活阎罗”。
  宏宣帝闻之欣慰,封简飞扬为忠节将军。又知简飞扬乃当年为保自己而身死朝堂的镇国公简士弘嫡长子,更是大喜。下旨复镇国公府爵位,废除庞太后的乱旨,准许简家子孙科举入仕,重赐丹书铁券,世袭罔替。
  这一年,简家重入京师世家豪门。
  这一年,当朝国舅、宁远侯楚华谨的嫡妻裴舒凡病入膏肓,奄奄一息。裴舒凡的娘亲,前首辅裴立省的嫡妻夏氏带着三个庶女从东南越州上京,探病楚府。

第一章 探病 上
更新时间2011-10-29 4:44:30 字数:3046

 求收藏***求推荐***
  --------------------------
  京城东南面皇城根儿旁边的宁远侯府,是一幢有着九楼十一院的大府邸。这样大的宅子,这样好的地段,在寸土寸金的京城里,就算是勋贵人家里,也实属难得。
  这日一大早,宁远侯府里各房的管事妈妈都在催促着下人洒扫庭院,整理器物,说是有贵客到访。
  宁远侯府的慈宁院里,太夫人肖氏正命人一趟趟往内院门口跑,看看客人来了没有。
  慈宁院里的三等丫鬟环儿跑了几趟,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见着,不由有些气馁,就对内院看守门禁的辛妈妈道:“辛妈妈您说说,我们忙了一早上,等了一早上,她们却连个人影子都没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辛妈妈是太夫人当年的陪嫁,跟着太夫人一辈子,也是太夫人的心腹,才能得了这个管内院门禁的巧宗儿。
  听了环儿的话,辛妈妈笑嘻嘻地道:“不过是让你多跑几趟而已,哪里就走大了脚?”
  环儿听了也笑了,便坐到内院的门房里,说起闲话来,“辛妈妈,这亲家太太是从老家上来的吧?”
  辛妈妈坐在一旁,心不在焉地看着外面,等着外院的人过来报信。听了环儿的话,就随口答道:“正是。亲家老爷致仕之后,他们一家就回祖籍东南越州去了。”
  环儿就好奇地问道:“既然他们家都不在朝里做官了,怎么还有那么大架子?——我们太夫人,如今是皇后的亲娘,圣上的岳母。听说她们要过来,还当了上宾来待。”又轻蔑地道:“她们也配?!”
  辛妈妈这才警醒过来,上下打量了环儿一眼,若有所思的笑了一笑。
  环儿就被辛妈妈的笑弄得有些发毛。不由暗忖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辛妈妈却只看了她一眼,就没有再说话了。
  内院的门房里,便安静了下来。
  环儿有些不安,在椅子上挪来挪去,有心想起身回去,又担心客人偏偏这时到了,误了太夫人的事儿,她可担当不起。
  辛妈妈凝目往外看了一眼,突然站起身道:“来了。”说着,便起身迎了出去。
  环儿精神一振,也赶紧跟了出去。
  就见从外院通往内院的羊肠石子路上,有四顶蓝顶绛色小暖轿迤逦而来。
  抬轿子的,是八个小厮。
  等到了内院门口,小厮们将轿子放了下来,自己都躬身退了出去。
  就另有八个婆子过来,抬了轿子,往内院里面去了。
  辛妈妈在门口忙忙地给轿子里的人福了一福,就看着她们进去了。
  环儿赶紧跑在前头,去给太夫人报信去。
  这四顶轿子就跟在环儿后面,到了太夫人的慈宁院。
  太夫人穿着深紫团花松鹤图的褙子,外面系着紫羔皮大氅,特地出了慈宁院的院门口去迎接轿子里的客人。
  轿子终于停了下来。四个丫鬟上前,将那四顶轿子的轿帘依次掀开。
  就见第一顶轿子里出来一个鹅蛋脸的中年妇人,身着藏青色滚边,绛红色绣缠枝菊花通袖大袄,下系藏青色六幅湘裙,裙边露出一圈青羔皮滚镶边。虽然有了年纪,依然可见年轻时的眉目秀美,只是鼻翼两旁有两条深深的发令纹。
  太夫人忙抢步上前,拉着这妇人的手,笑道:“亲家太太,可算是把你们盼来了!”
  这个中年妇人,正是两年前致仕的三朝首辅裴立省的原配嫡妻夏氏,现今的宁远侯夫人裴舒凡的娘亲。
  见宁远侯府的太夫人如此亲热,夏夫人也不敢怠慢,携了太夫人的手,道:“让你们久等了。——我们这几年未上京,那府里留着看房子的下人就偷懒耍滑,一应东西都不齐全。我也是一早起身,却耽搁到现在才过来。”
  两人就说说笑笑地进了慈宁院的正屋,分了宾主坐下,又寒暄起来。
  太夫人抬眼看了看随后跟着夏夫人进来的三个袅袅婷婷的姑娘,便问道:“这几位是令千金?”
  夏夫人就叫了姑娘们过来,对太夫人笑道:“她们几年没有见过她们的大姐了。这次我上京来看她们大姐,她们就闹着要跟过来。”又拿帕子捂了嘴笑道:“都让我宠坏了,一个个都跟烧糊了的卷子似的。——太夫人不要见怪才是。”
  太夫人便招手道:“过来让我这个老婆子好好瞧瞧。——你们裴家的姑娘,个个都是好的。别听你们母亲混说!”
  宁远侯府的太夫人却是知道,裴首辅家里,只有一个嫡长女,便是如今自己嫡长子的儿媳妇,一品宁远侯夫人。其余的女儿,都是妾室所出。
  夏夫人见太夫人一个个得拉着自己的女儿们细看,就给太夫人一一介绍起来:“最大的这个,是老二舒兰。中间这个,是老三舒芳。最小的这个,是舒芬。”
  太夫人见这三个女儿,除了高矮不同,其余的,都是一样的裙袄钗环,便抿嘴笑了:“都是好的,叫我都分不出谁是谁。”
  裴舒芬今年才一十三岁,听了太夫人这样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她年岁最小,生得最为妍丽。虽然容色尚稚,一笑之下,却如百花满园,美不胜收。
  夏夫人就看了裴舒芬一眼。裴舒芬瞥见嫡母的眼色,便赶紧敛了笑容,端端正正地坐好了。
  太夫人看在眼里,同夏夫人拉了几句家常,就道:“我知道你们忙忙得上京来,是为了要看你们的大姐。我这个老婆子,就不拦着你们姐妹情深了。”说着,太夫人就叫了自己的大丫鬟抱琴过来,“你领着亲家太太和姑娘们,去大奶奶的院子吧。”
  抱琴忙应了,又对屋里的人福了一福道:“劳烦亲家太太和姑娘们跟着奴婢了。”
  夏夫人也着实担心大女儿裴舒凡,便起身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太夫人笑眯眯地道:“都去吧。一会儿记得过来我这里吃饭。我们好几年没见了,得好好唠唠嗑。”
  夏夫人笑着应了,便转身跟着抱琴出了慈宁院。
  裴家的三个姑娘也都对太夫人福了一福,就也跟着出去了。
  宁远侯府的正院中澜院里,丫鬟婆子皆竖立在正屋门口的台阶上,鸦雀无声。
  夏夫人已是带着三个姑娘去了宁远侯夫人的内室里。
  宁远侯夫人裴舒凡今年二十八岁,许是长期缠绵病榻,脸色蜡黄。因要见客,脸上敷了一层茉莉粉,却是皆浮在脸上,看上去更是吓人。
  夏夫人就叫了三个姑娘过来见过大姐。
  裴舒凡笑着跟她们一一打过招呼,又一人送了一对十两重的绞丝缠枝梅花的金镯子。
  裴家的二小姐裴舒兰是个老实的,见大姐一出手就是这样重的见面礼,不由看着夏夫人,不敢去接。二小姐不接,三小姐裴舒芳和四小姐裴舒芬也都不敢接。
  夏夫人微笑道:“这是你们大姐的一点心意。”
  三位姑娘这才伸手接过这份沉甸甸的“心意”。
  夏夫人就看了看裴舒凡,欲言又止。
  裴舒凡心领神会,便对一旁伺候的人道:“桐叶,昨儿皇后娘娘赐下上好的蒸酪,拿出来给姑娘们用用吧。”
  桐叶忙应了声“是”,便对三位姑娘道:“这边请。”
  这三个姑娘看桐叶穿着碧绿滚边烟青色绣兰花的短襦,外罩烟色云肩背心,下系淡绿色棉裙。头上挽着妇人的发髻,斜插着一支碧玉钗,就知道她定是大姐屋里的通房,也是宁远侯的人。便都对她更是客气了几分。
  等屋子里的人都走,夏夫人才看着裴舒凡病骨支离的模样,心痛道:“凡儿,不是娘心狠。只是事到如今,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两个孩子想一想。”
  裴舒凡默默地将一块帕子给娘递了过去,轻声道:“娘莫太伤心了。我晓得。”
  夏夫人接过帕子拭了拭泪,就低声道:“你十五及笄,嫁到楚家。如今已是十三年。可你的嫡子,才三岁半。刚生的嫡女,也刚满一岁。不是娘咒你,你不打算好了,若是突然撒手,可让这两个孩子怎么活?”又忍不住哭道:“孩子都是娘的心头肉。谁愿意扔下他们?——都是不得已啊!”
  裴舒凡叹息道:“娘,我哪里没有盘算过?只是如今,侯爷有四房姨娘,两个是他多年的通房丫鬟所抬,庶长子、庶次子都是她们所出。”
  又叹了口气,裴舒凡接着道:“还有两房良妾。一个是当年侯爷订过亲又毁了约的定南侯府嫡长女齐氏,为了侯爷,齐氏多年不嫁,到二十二岁上才抬进府里。如今比我还大一岁。同侯爷情深义重,是侯爷心坎上的人。还有一个是济阳侯家侯夫人的外甥女方氏,才十六岁,来头都不小。齐氏育有一女,方氏是年初才抬进府的,还未能有孕。”顿了顿,又道:“以侯爷多年的喜好看,这方氏有孕,也是迟早的事。”
  夏夫人点头道:“也难为你。这样的日子,你也熬了出来,终于生了嫡子和嫡女。”


第二章 探病 中
更新时间2011-10-31 10:00:44 字数:2288

 求收藏***求推荐***
  --------------------------
  听娘亲说起自己的两个孩子,裴舒凡不由微微笑了,憔悴的脸上也容光焕发起来。
  “娘您不知道,益儿前儿还说,他是哥哥,要护着妹妹。”
  裴舒凡的嫡子楚谦益虽才三岁半,却极为聪明出众,记性又好,还能说会道,比那两个年长他五六岁的庶出哥哥都要出色。宁远侯府的太夫人更是看得如同眼珠子一样金贵。
  嫡女楚谦谦才刚满一岁,也是粉妆玉琢,比齐姨娘庶出的女儿楚文琳生得更是齐整。
  夏夫人听了,就用帕子拭了拭眼角,道:“这就好!这就好!——好歹你还有个盼头……”
  娘儿俩的知心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屋子外面传来一阵说话声。
  裴舒凡的陪嫁丫鬟桐雪在外面回道:“夫人,姨娘们过来请安来了。”
  夏夫人脸色平静,转头看向裴舒凡问道:“这个时候来问安?”
  夏夫人她们进府的时候,是巳时中。现在已是快午时了。一般人家的妾室到主母房里请安立规矩,都是卯时中就过来了的。——她们这些人,却是足足晚了两个时辰。
  裴舒凡自然知道娘的意思。只是宁远侯府同娘家裴府不一样,裴舒凡就对着夏夫人苦笑道:“自打我病了之后,侯爷只说我要静养,让她们不要过来吵着我。——她们已是有段日子没有过来请安了。如今挑着这个时辰过来,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夏夫人硬气了一辈子,对这些妾室姨娘一向不假辞色。而裴府有两个妾室,还是当年的隆庆帝赐给裴相爷的,照样被夏夫人收拾得服服帖帖。隆庆帝薨了之后,那两个妾室过了不久,也都追随先帝去了。如今的裴府,甚是干净。夏夫人就很看不惯宁远侯府这些妾室的作派,便道:“我们这里说话呢,让她们回去吧。”
  裴舒凡点点头。她也不喜欢看见这些人。只是自己是侯府的主母,这点容人的度量还是有的。裴舒凡便扬声对外面守着的丫鬟桐雪道:“桐雪,我这里陪客呢。——让姨娘们自便吧。”
  桐雪和桐叶都是裴舒凡的陪嫁丫鬟。最近两年因为裴舒凡怀女儿谦谦的时候,怀相不好,产后又大出血,身子一直亏虚,不能伺候侯爷。裴舒凡就将自己的两个陪嫁丫鬟开了脸,给侯爷收了房。侯爷到正院过夜的时候,都是她们轮流伺候的。
  吩咐完外面的人,裴舒凡就又同夏夫人低声说起正事来。
  外面的天渐渐阴沉起来。因是腊月里,动辄就北风呼啸,大雪纷飞。未过多会儿,外面的院子里就白了一层。
  裴舒凡躺在床上,看见对面的窗棂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花,心情好了一些,对夏夫人笑道:“京城旱了有一个冬天了。好不容易下场雪,明年庄子上的收成可就上来了。——不然年年打饥荒,找娘娘的内库借钱的日子真不好过。”
  夏夫人听了,心里一沉,忙低声说起她上京时,裴老爷对女儿一家的叮嘱。——如今的宁远侯府是外戚,更要小心行事。当今圣上,心志坚忍,胸有大才,不能等闲视之。
  宁远侯楚华谨知道今日岳母要过来探病,便早早地从兵部衙门里回家来了。
  外面的雪越发大起来。好在楚华谨穿着皇后娘娘赏的一件上好的貂裘,倒是雨雪不进,很是暖和。
  他大步进了自己的院子,却见自己的四个妾室和通房桐雪一起,正站在正屋门外的回廊上,个个拱肩缩背,好不可怜见的。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楚华谨大步走上台阶,看见她们都只穿了素色印花夹棉长袄,连个斗篷都没有披一件。冬日的寒风吹过来,就连披着貂裘的楚华谨都觉得脸上似被风刀子刮了一样。
  那四个妾室便是两个通房出身,因为生了庶长子和庶次子而抬了姨娘的兰姨娘、桂姨娘,和当年同楚华谨定过亲的定南侯府嫡长女齐姨娘,还有今年年初刚抬进府里的,济阳侯夫人的外甥女方姨娘。
  看见侯爷进来了,这四个姨娘精神一振,一起给侯爷福了一福。
  “外面冷,还是到屋里来坐吧。”楚华谨见她们脸上冻得青紫,就有些不忍。
  那四人却是互相看了看,俱低下了头,道:“侯爷进去吧。我们在外面候着就是了。”
  “是夫人让你们在这里候着的?”楚华谨脸色未变,只是声音有些低沉起来。
  那四人看了桐雪一眼,桐雪却把头快低到地上去了。
  桂姨娘长得颇为圆润,一向在侯爷面前老实憨厚的样子,便嗫嚅道:“我们过来给夫人请安,夫人不让我们进去……”
  楚华谨听了,未再说话,只是抬起脚,一脚踹开了正屋的大门闯了进去。
  裴舒凡正同娘亲在里屋低声说着向皇后娘娘借钱的事儿,就听见外面的大门咣得一声被踢开的声音,不由眉头皱了皱,正要发话。
  就听见内室的厚夹棉门帘也被唰地一声扯了下来。紧接着,楚华谨挟着一股寒气冲了进来,沉声道:“你这里倒是暖和?!”
  话音刚落,楚华谨就发现屋里不止裴舒凡一个人,还有自己岳母夏夫人,正端坐在裴舒凡的床边,一双寒冰似的眼睛冷冷地看过来。
  楚华谨脸上通红,忙整肃了脸色,跪下恭恭敬敬地给夏夫人磕了个头,道:“小婿拜见岳母大人。”
  夏夫人起身避到一旁,冷冷地道:“民妇哪是那牌面上的人?——可不敢受国舅爷大礼。”
  楚华谨讨了个没趣,只好自己起身,又给夏夫人作了揖,才转身对裴舒凡问道:“外面下雪了,怪冷的。你让她们立规矩,可不可以换个暖和点儿的地儿?——她们可连斗篷都没有一件,若是冻坏了,还得延医问药,闹得人仰马翻的,让这府里人人不得安宁。”
  裴舒凡听了楚华谨这一番夹枪带棒的话,居然都不容自己分辨一声,一股腥气涌上胸口,就哇地一声,吐了一口血出来。
  夏夫人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帮女儿说话,连忙道:“可不得了,快请大夫!”
  楚华谨见裴舒凡气得吐血,也有些后悔,便出去让姨娘们都回去,又命桐雪赶紧去请大夫过来。
  齐姨娘就担心地问道:“侯爷,可是夫人有什么不妥?”
  楚华谨忙温言道:“你放心,这里有我。你们先回去吧。”
  姨娘们这才都散了。齐姨娘慢慢地走在最后。
  楚华谨见状,又几步追上她,低声嘱咐道:“我让人给你院子送了些银霜炭过去,还有两块灰鼠皮子,你给你自己和琳儿各自做件皮袄穿吧。”琳儿是齐姨娘所出的女儿,如今才六岁。

第三章 探病 下
更新时间2011-11-3 5:22:56 字数:2452

 求收藏***求推荐***
  --------------------------
  齐姨娘听见侯爷说给她和琳儿住的院子送了东西过去,不由喜出望外。那灰鼠皮也罢了,银霜炭却是难得的。整个侯府后院,也只有太夫人和夫人那里有定例。忙回头福礼道:“多谢侯爷记挂着。琳儿这阵子晚上一直被那炭气呛得咳嗽,睡得不安稳。有了银霜炭,她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侯爷事忙,也要记得保重身子。琳儿经常念叨着爹爹呢。”
  齐姨娘闺名一个萱字。她如今虽说是宁远侯府的妾室,从前却是定南侯府的嫡长女,是定南侯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也是当大家子的主母教养的。和楚华谨从小就识得,算是青梅竹马。
  楚华谨一想到他们俩本来是定了亲的,后来却因为自己家的事儿,硬生生地跟她退了亲,耽误了她的终身,就十分愧疚。
  而退亲之后,这齐萱居然非楚华谨不嫁,推掉了家里给她定的一桩又一桩亲事。一直等到齐萱二十二岁上,他们家里人才死了心,托人过来跟宁远侯府说合。楚华谨便抬她入府做了妾。
  薄命怜卿甘作妾。
  只是楚华谨自认并不是一个宠妾灭妻之人,所以就算抬举齐萱,也从来不会绕过裴舒凡去。对于齐萱齐姨娘,楚华谨只能在吃穿用度上比别的妾室要稍微好上一些,以作补偿。
  楚华谨看见齐氏回过头来,面容白皙,容色清华,举止有礼,落落大方。在一般的世家豪门里,就算主持中馈的主母也未必有这样的风姿。——只可惜她遇上的主母,是裴舒凡。也只有这个三朝首辅的嫡长女站出来,气势才能压齐萱一头。楚华谨在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裴舒凡自然是个好的,只是性子太过硬朗。有时候,连自己这个侯爷,都拗不过她……
  想到裴舒凡的病,楚华谨眉头又皱了起来。裴舒凡是他的原配嫡妻,两人一起这么多年,夫妻情分也是有的。他自然不忍心看见裴舒凡年纪轻轻就撒手尘寰。
  齐姨娘见侯爷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知道他定是想到了夫人的病,忙安慰道:“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侯爷不用担忧太过。——若是侯爷为此伤了身子,可让我……我们……靠哪一个去?”眼角就有了隐隐的泪花印了出来。
  齐姨娘忙用帕子拭了拭。
  楚华谨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默不做声,陪着她一直往前走。
  齐姨娘心下忐忑,不敢再开口。前面见楚华谨已是跟着她快走到她住的院子门口了,齐姨娘忙含笑止住他道:“侯爷,我到了。——大夫也快进来了。”
  楚华谨回过神来,长叹一声,道:“舒凡就是心思太重。若是她能同你一样,凡事想开些。这病,也不会一日重似一日。”
  齐姨娘一愣,正要说话,眼角余光瞥见夫人身边的宁妈妈急匆匆地过来,就改了话题,对楚华谨道:“宁妈妈过来了。想是夫人有话要说。——侯爷还是回去吧,夫人那里要紧。”
  楚华谨将自己身上的貂裘解了下来,亲手给她披在身上,道:“天冷了,记得多穿件衣服。我们这府里,已是有一个病人,可不能再添上一个。”
  “侯爷放心,妾身会照顾好自己和琳儿的。”齐姨娘说话间,对宁妈妈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才进到自己的院子里去。
  楚华谨看了宁妈妈一眼,道:“有事回去再说吧。”
  宁妈妈赶紧跟在楚华谨身后小跑步跟上,低声道:“侯爷,大夫刚才来过了,开了方子。那上面的药,又重了几成。”
  楚华谨心里一紧,停住了脚步,看向了院子里远处的天空。那里越发阴沉沉的,彤云密布,看来一场大雪是在所难免的了。
  “大夫都开了些什么药?”楚华谨一面急步往正屋的院子里行去,一边问道。
  “左不过是人参、肉桂、阿胶和雪莲这些大补之物。只是要的年份更深些,一般世面上卖的,已是不够用了。”宁妈妈在后面躬身小跑,跟上了侯爷的步伐。
  楚华谨心里更加难受:这些东西,虽然贵而难得,却根本不算是药……难道舒凡的病,已是要靠这些东西吊着了?
  到了正屋的内室,通房桐叶迎了出来。见了楚华谨,忙给他行礼道:“侯爷来了。”又起身要帮楚华谨宽衣,却见他只穿着一身三色靠镶滚边底有团云纹的右衽长袍,腰系着犀牛皮腰带,腰间一个白玉扣,越发显得他剑眉星目,蜂势螂形,宽肩细腰,身材高大。
  “今儿天冷,侯爷出去居然没有穿大氅?”桐叶先前领着夫人的三个庶妹去了偏厅用蒸酪,没有看见楚华谨回府时的穿着。这边厢问着,桐叶就帮楚华谨把头上的紫貂皮氅帽取了下来。
  楚华谨的貂皮大氅,自然是给齐姨娘披了回去。他有些怕裴舒凡知道后心里不悦,更添了她的病症,楚华谨便板了脸道:“桐叶,你僭越了。”——主子穿什么用什么,自有夫人做主,关你这个奴婢什么事?
  桐叶听出了侯爷的言外之意,脸上有些红,忙住了嘴,将氅帽挂了起来,又进去给夫人回话。
  楚华谨在外面深吸了两口气,才大踏步又进了裴舒凡的内室。
  内室里温暖如春,裴舒凡背靠着杏色大迎枕,坐在紫檀木填漆床上。
  南面向阳的大窗台底下,一排四张红木靠背大椅,坐了三个年轻的姑娘,穿着打扮皆是一样。
  填漆床对面,内室正中的地上,另一个通房桐雪深深地低着头跪在那里。
  楚华谨四面溜了一眼,没有看见岳母大人,心下有些疑惑。
  “侯爷来了。”裴舒凡微微起身,招呼了一声。
  裴舒凡一发话,裴家的三个庶妹都站了起来,给楚华谨行礼道:“大姐夫。”
  楚华谨对这三个小姨子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又快步上前,轻轻按住了裴舒凡的肩头:“舒凡躺着吧。——不用着急起身。”顺势坐在了她的床边。
  裴舒凡刚才吐过血,看上去已是重新洗漱过了。脸上的脂粉已经洗去,露出黄黄的一张脸,褪去了不少平时的威仪,反倒比以往可怜可爱。
  看见裴舒凡的样子,楚华谨越发觉得心里发堵,双手紧紧握拳,低声道:“身子不舒服,就多养养,不要再操心费力了。”
  裴舒凡从未见过楚华谨跟她说过这等软话,不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见他眼里明明白白不加掩饰的担心,裴舒凡心里好受了些,微微笑道:“侯爷放心,这等小事,哪里就要操心费力?”态度自然婉转,好象先前楚华谨气得她吐血的口角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边两人说着,裴舒凡身边的另一个陪房赵家的进来回话道:“回夫人、侯爷的话,四个姨娘过来了。在外面候着。”
  楚华谨抿了抿唇,道:“寒冬腊月的,做什么又让她们跑来跑去。——你就不能等一等?”想到他刚刚才发话让四个姨娘回去歇着,裴舒凡这是驳了他的话?
  裴舒凡见楚华谨不悦,也冷了脸,道:“侯爷这是说什么话?——她们等得起,妾身可是等不起了!”


第四章 敲打 上
更新时间2011-11-9 3:13:48 字数:2361

 楚华谨见裴舒凡当众驳了他的话,心头怒气暗生。可是转头一见裴舒凡双颊瘦的都凹陷下去,放在锦被外面握着帕子的双手青筋毕露,骨瘦如柴,再也没有当年嫁他的时候,圆润端秀的样儿,楚华谨叹了口气,对进来回话的赵妈妈道:“夫人既然吩咐了,就让她们进来吧。”
  地下挺直着脊背,垂头跪着的通房桐雪听见侯爷的话,肩头微微一动,身子慢慢卑微地佝偻了下去。
  裴舒凡坐在一旁的三个庶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大姐是不是病糊涂了?——她们三个没有出阁的闺女坐在这里,她敲打这些妾室给谁看呢?
  裴家的老四裴舒芬就款款地站起来,走到裴舒凡的床边,先给楚华谨福了一福,才转头对着床上靠坐着的裴舒凡道:“大姐莫要动气,有话好好和大姐夫说说。夫妻俩哪有隔夜仇呢?”说完,又对楚华谨笑了一笑,“大姐理家事忙,我们姐妹就先不打扰了。——母亲刚才说要去太夫人那里叙话,我们也正好要去给太夫人问安见礼,还望大姐和大姐夫见谅。”
  裴舒凡知道她们刚才是从太夫人那里过来的,如今老四舒芬扯什么要去给太夫人问安的白话,不过是担心继续坐在这里,看自己敲打楚华谨和他的宠妾们,扫了楚华谨这个侯爷的面子。
  要说看人的眉眼高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裴舒凡要说称第二,这屋里还没人敢称第一。裴舒芬那点儿小心思,都不够她瞧得。
  可是又能怎样?——她裴舒凡再精明强干,能说会道,也是快死的人了。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跟人眉来眼去的打眉眼官司。她要是不能在死前把这些事情都安排好,她会死不瞑目!
  这一屋子的人,谁不盼着她早死?她要不及时出手,让楚华谨看看他的那群“懂事知礼”的姨娘们,都是些什么东西,又怎能让他对姨娘们心生嫌隙,对自己留下的一双孩儿多上点心?!——这些人,以前一直做得无懈可击,如今看自己这个正室眼看活不长了,终于等不及,露出马脚来了。
  再说娘带了这几个庶妹过来探病,目的已经是很明显了,当然是冲着宁远侯填房的位置来的。这三个庶妹肯定都是心知肚明。想在楚华谨面前装乖卖好,扮个贤惠大度的贤妻样儿,还早了些。
  裴舒凡心思灵动,脑子里想了这么一大通,其实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收起了脸上的怒色,笑逐颜开道:“四妹妹是个孝顺的。不过今儿日子不一样,你们就先等一等。等我处理完这些子小事,再陪你们一起去给太夫人问安。”
  裴舒芬见大姐执意不肯让她们走,只好抱歉地对楚华谨笑了笑,又对裴舒凡福了一福,道:“妹妹都听大姐姐的。大姐姐昔日在家里做姑娘的时候,就是说一不二,杀罚决断,有大将之风。如今这些蚍蜉想撼大树,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妹妹就在这里给姐姐打气。”说完,便袅袅婷婷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楚华谨的眼光在她身上打了个转,又转到屋里的赵妈妈身上,问道:“怎么人还不进来?”
  赵妈妈有些为难的看了床上的夫人一眼,不敢说话。
  裴舒凡听了裴舒芬刚才的话,心里觉得有些咯应。不过看在裴舒芬只有十三岁的份上,就当她是小人家不知事,无心之语罢了,并没有很往心里去。且裴舒芬的年岁最小,这填房的位置,是绝对不会让她来坐的。——她裴舒凡若是没了,这宁远侯府一定会在百日之内娶填房进来。裴舒芬离及笄还有两年,若是让她嫁进来,便是摧残幼女。她裴舒凡是断断做不出这种下作的事来的。
  赵妈妈给夫人使了好几个眼色,见夫人都神游物外,不知在想些什么,只好硬着头皮回道:“回侯爷、夫人的话。不仅四个姨娘过来了,大少爷、二少爷和大小姐,都一起过来给夫人问安来了。”
  裴舒凡微微一怔。她刚才,可没有命人将孩子们也叫过来啊?
  楚华谨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看也不看裴舒凡,站起身问道:“夫人病着,不能劳神。早让她们不要把孩子们带过来打搅夫人。——你们一个二个,都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赵妈妈赶紧跪下磕头道:“老奴不知。老奴之前只是传夫人的话,让四位姨娘过来,从未说过让少爷小姐也一起过来的话。”又发誓道:“老奴要有妄言,天打雷劈,下辈子给人做牛做马,不得……!”
  “住口!”楚华谨没有听赵妈妈说完话,便愤怒地喝止了她,“夫人在这里,你说这种废话,只会脏了夫人的耳朵!”
  楚华谨不知为何,听不得人在裴舒凡面前说一个“死”字。
  裴舒凡却一点都不在意:赵妈妈自己发誓,又不关她的事。自己也不是金枝玉叶,用不着动不动就忌讳这个,忌讳那个的。
  她只一转念,就想到了这些姨娘把孩子们带过来,是什么意思。只在心里冷笑:这次她们可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外面候着的四位姨娘,除了年岁最小的方姨娘,另外三个,依然穿着她们刚才的素色印花长袄。就连两个九岁的少爷,楚文瑢和楚文璋,还有四岁的小姐楚文琳,都只穿着棉服,未披上斗篷。
  而方姨娘倒是披了件莲青色哆罗呢的斗篷,手里套着紫羔皮暖手筒,暖手筒里还抱着一个暖炉。她年轻,人生得娇俏,又身姿窈窕,性情柔顺,聪慧。虽然是年初才纳进府里的,侯爷却往她院子里去得最多,已经是宁远侯府大房内院的头一份。
  今日里的事,她不过是跟着别的姨娘行事,冷眼旁观而已。——说起来,同三个大一些的姨娘比起来,方姨娘倒是更看好夫人。所以她回去之后,等姨娘们再来邀约她,她就有意多费了些心思。一会儿夫人要是看见,也会明白她的心意,领她这份情的。
  听见侯爷在里面的说话,齐姨娘脸上一白,忙对身旁楚文琳的乳娘道:“齐妈妈,把大小姐先带回去吧。今儿天冷,回去赶紧给她喝碗红糖姜汤,然后到炕上多捂捂。”说着,又给那瞠目结舌的乳娘连使了几个眼色。
  乳娘齐妈妈是齐氏从齐家带来的家生子,平日里最是忠心,也甚是机灵。听了齐姨娘的吩咐,又想起刚才听见的侯爷的话,齐妈妈忙对楚文琳道:“大小姐,跟齐妈妈回去吧。”楚文琳还想赖在齐姨娘身边,却已经被乳娘抱了起来,急匆匆地出了中澜院的院子。
  齐姨娘身旁的兰姨娘和桂姨娘也猛然醒悟过来,正要同样吩咐身边的人将大少爷和二少爷也送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赵妈妈笑着从内室出来,对外面候着的众人道:“侯爷和夫人让各位姨娘和少爷们都进去。”


第五章 敲打 中
更新时间2011-11-14 0:17:04 字数:2236

 赵妈妈是个人精。她进去回话之前,明明齐姨娘所出的大小姐楚文琳也在这里。这不到几句话的功夫,等她回了夫人、侯爷的话,出来叫人的时候,发现大小姐楚文琳和她的乳娘都不在这里了。——这齐姨娘见机倒是挺快。
  赵妈妈心里轻哼一声:饶你奸似鬼,也要喝了老娘的洗脚水。这等小伎俩,还不够夫人看的。
  这边想着,赵妈妈已经立刻改了口风,把“大小姐”三个字咽了下去,只请姨娘们和少爷们进去了。
  兰姨娘和桂姨娘听了赵妈妈的话,都一动不动,只看着齐姨娘。
  齐姨娘抬手整了整头发,把那支鸾凤双飞碧玉嵌银的步摇又往发髻里塞了一下,才笑着对兰姨娘道:“姐姐带着大少爷先请吧。我们随后跟着就是了。”
  兰姨娘脸上挂着一个温婉的笑,对齐姨娘福了一福,道:“奴婢一向唯齐姨娘马首是瞻的。——还是齐姨娘先请吧。”
  侯爷的四个姨娘里面,兰姨娘和桂姨娘因是他从小的丫鬟,后来的通房所抬,都是奴婢出身,算是贱妾。而齐姨娘是定南侯府侯爷的嫡长女,又是同侯爷有过婚约的,如今做姨娘,也是有契纸,和方姨娘一样,都是良妾。只是方姨娘不过是济阳侯侯夫人的外甥女,同齐姨娘的正经侯府嫡长女身份,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兰姨娘和桂姨娘跟着侯爷的时候最长。齐姨娘却是同侯爷的情分最长,而方姨娘进府时候尚短,知道自己如今根基尚浅,不过是仗着年轻新鲜,才能暂时拔个头筹。所以对她前头的三个姨娘,都是恭恭敬敬,礼让三分。
  四个姨娘都是明白人,平日里守望相助,同进同出,甚是和谐。
  侯爷不是贪花好色之人,但是只要是自己的女人,他都不会薄待。所以对四个姨娘,他都是各有偏好,力图一碗水端平。
  比如兰姨娘和桂姨娘两人,都是他从小的丫鬟。兰姨娘还是他的第一个通房丫鬟,人生得美貌,心又细。早年跟着侯爷,曾经红袖添香夜读书,颇识得几个字,服侍得他最妥当,还给他生了庶长子。在这侯府后院里,最先单独住一个院子。方姨娘进门之前,侯爷去兰姨娘的院子里最多。
  桂姨娘生得不如兰姨娘,脑子也不如兰姨娘好使。但是她是宁远侯府太夫人所赐,一幅老实巴交的样子,话不多。服侍太夫人的时候,心里眼里都只有太夫人。服侍侯爷的时候,心里眼里也只有侯爷。侯爷心里烦的时候,多半去她院子里歇着。她手势灵巧,专会按摩捏骨,在侯爷眼里,大概最与世无争的,就是桂姨娘了。
  夫人裴舒凡进门之后,太夫人做主,把侯爷的这两个通房立刻抬了姨娘。两人对夫人更是恭敬异常。从夫人进门的第二天,她们两人就去了夫人屋里伺候,把当年的夫人吓了一大跳。只是她们两人所作所为,皆是合乎规矩,就算是夫人当年,也挑不出什么错来。当然夫人也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谁家爷们屋里没有两个人?去了她们,还有别人,跟这种人置气,不值得。
  只是夫人没有想到,就是这两个不声不响,温柔顺从的通房,居然早她五六年,生下了侯爷的庶长子和庶次子。——这一记响亮的耳光,彻底把夫人打醒了,才对这两个人警醒起来。
  好在后来侯爷又抬了齐姨娘进府,兰姨娘和桂姨娘都退后了,夫人才有了机会,生下自己的嫡长子和嫡长女。说起来,夫人还要多谢齐姨娘几分。
  赵妈妈一边想着,一边带了人进到夫人的里屋里。
  四个姨娘进了屋子,都敛身给坐在床上的夫人和侯爷行礼。两个少爷也上前来,给嫡母和父亲行了大礼。
  裴舒凡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四个姨娘和两个少爷,问道:“大小姐呢?不是说大小姐也过来了?”
  还没等齐姨娘发话,赵妈妈已是笑嘻嘻地上前来,对裴舒凡回道:“回夫人的话。齐姨娘心思灵巧,在外面听见侯爷发脾气,已经让大小姐先回院子里去了。”又回头看了脸色已经有些发白的齐姨娘,故意问道:“齐姨娘,老奴没有说错吧?”
  齐姨娘正要说话,裴舒凡已经接了话茬,点头笑道:“真是奇了。侯爷的话,齐姨娘在外面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的话,齐姨娘就听不见了。想来是看我病了,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呢。”
  楚华谨看了齐姨娘一眼,见她仍然穿着刚才的素色印花长袄,不由皱了皱眉,只转身对裴舒凡问道:“你是这家子的主母,你说话,谁敢当耳旁风?——你不要想得太多了。”
  裴舒凡斜睨了楚华谨一眼,道:“侯爷问问桐雪,看看妾身刚才说什么了。”
  地上跪着的桐雪把腰又弯了几分,如今听见夫人问起来,忙低声答道:“都是奴婢的错。——姨娘们先前过来请安,夫人就发了话让姨娘们自便。奴婢在门外听见夫人的吩咐,以为站在奴婢身边的姨娘们也都听见了,就没有再重复一遍夫人的话。想来姨娘们也是担心夫人的病,宁愿等在门外受冻,也不想就此离去。”又磕头不绝:“都是奴婢的错。请夫人、侯爷责罚!”
  裴舒凡定了定神,才对赵妈妈道:“扶桐雪起来吧。这样磕头,把额头磕坏了,破了相就不好了。”话音刚落,桐雪立即止住了磕头,只低头弯腰伏在地上。
  赵妈妈忙过去把桐雪扶了起来。
  裴舒凡就看了楚华谨一眼,掩袖笑道:“看来咱们家的姨娘都是有大主意的。——我让她们回去歇着,她们偏要等在门外,大冬天的,不说披件大氅,连件大毛衣裳都不穿。我命人叫她们过来问话,她们就把孩子们都一起带过来了。完全不顾侯爷以前说过的话。”
  这些话,说得屋里站着的兰姨娘、桂姨娘和齐姨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兰姨娘看了桂姨娘一眼,桂姨娘嘟了嘴,对着楚华谨跪下,喃喃地道:“侯爷,不是奴婢要带着二少爷一起过来,是齐姨娘说,要带着孩子们一起过来,正好见见侯爷,也给夫人请安。”
  桂姨娘是满府里都知道,最老实的人,她的话,向来有一就是一,有二就是二。
  楚华谨心里长叹一声:原以为萱儿认命了,没想到她到底是不甘心。
  兰姨娘有些胆怯地看了齐姨娘一眼,也挨着桂姨娘跪下了,对楚华谨细声细气地道:“侯爷莫怪齐姐姐,齐姐姐也是为了侯爷的一片心。”


第六章 敲打 下
更新时间2011-11-21 1:18:11 字数:2149

 楚华谨似乎没有听见兰姨娘的话,只是眼神复杂的看向了齐姨娘。
  齐姨娘的脸色更加发白,只是双手拧着帕子,同方姨娘并肩站在一起,并不敢说话。
  裴舒凡斜靠在大迎枕上,冷眼瞧着兰姨娘和桂姨娘转眼间,就一起杯葛齐姨娘,略微放下了敲打齐姨娘的心思,给她解围道:“兰姨娘,齐姨娘怎么想得,你如何知道?”
  兰姨娘一惊,未曾想到夫人居然给齐姨娘撑起腰来。夫人难道不是最忌讳齐姨娘的?
  “回夫人的话,婢妾也只是瞎猜的。”兰姨娘有些受惊的样子,抬起一双波光潋滟的杏花目,怯生生地看了裴舒凡一眼。垂下眼眸之际,又飞快地瞥了坐在一旁的楚华谨一眼。一幅被人欺压,不敢反抗,只好任君宰割的样子,十分惹人怜惜。
  楚华谨却没有注意到兰姨娘飞来的秋波,他听了兰姨娘的话,很有些不虞,皱着眉头道:“什么话也能猜?这种话是能随便说的吗?”
  齐姨娘只是妾室。妾室是没有资格跟自己的男人谈心论情的。她们只是男主子泄欲的工具而已,当然,若是有男人品味奇特,非要跟泄欲的工具有了真感情,也无可厚非。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恋什么的都有,恋物癖也不算特别的惊世骇俗。
  兰姨娘这样说,不过是在暗示齐姨娘不守本分,觊觎夫人的位置,纯属居心不良。
  裴舒凡见楚华谨还是为齐姨娘说话,也笑道:“侯爷说得是。兰姨娘这样会揣测上意,让你做个姨娘真是委屈了。——你这份大才,不去服侍圣上,真是埋没了。”
  兰姨娘一听,吓得脸都白了,忙忙地给裴舒凡磕起了响头,又连声道:“侯爷、夫人明鉴!婢妾只是胡乱说得,并不敢揣摩主子的意思!”
  “好了,我一句重话都没有说,你在侯爷面前做出这幅样子,是什么意思?”裴舒凡蹙眉道,“你服侍侯爷十几年,对侯爷平日里的心思摸得透彻一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说你完全不知道侯爷的心思,我才要责罚你呢。——做丫鬟的人,就是要服侍主子,自然要把主子放在心上,时时处处琢磨才是正理儿。”
  兰姨娘听了这话,更是全身摇摇欲坠,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夫人这些话,句句诛心。先拐着弯地说她故意在侯爷面前给齐姨娘上眼药,现在又直说她在侯爷面前给夫人也上眼药。然后又说她揣摩侯爷的心思,将侯爷玩弄于股掌之上。
  兰姨娘知道,侯爷心高气傲,若是让他知道,自己把他平日里的心思摸得透透的,还不恼羞成怒,同自己越发生分起来?!
  “夫人,婢妾并不敢……婢妾比不上夫人,识文断字,胸有丘壑。婢妾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不过会做些家务活。平日里,晓得侯爷喜欢吃什么,穿什么,如此而已。再多的事情,婢妾也不知道了。不过夫人既然说起来,婢妾以后再对侯爷多多留心一些就是了。还望夫人恕罪,原谅婢妾有口无心。”兰姨娘的姿态放得十分之低,说得话也极为婉转,把刚才裴舒凡说她揣摩上意的意思,都圆了过来。
  可惜她遇到的是裴舒凡,三朝首辅的嫡长女,且是当成男儿一样,同她的三位哥哥一起教养长大的。连前头朝堂的纷争,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更别说这些后宅女人之间一些不上路的招数。她以前曾经轻敌过,吃过这些从小跟着主子长大的通房的亏。只是同样的错误,她不会犯第二次。——这兰姨娘的皮,也是时候扒下来了。
  裴舒凡拿了帕子过来,捂着嘴,闷声咳嗽了几声,才放下帕子,对兰姨娘点头道:“你时时处处想着同我比,也算是有上进心。——你既然这样有心,我也放心把文瑢交给你来带。以后,就由你亲自来教养文瑢。”
  楚文瑢便是兰姨娘所出的庶长子,如今年方九岁。
  楚家为了显示自己特别重嫡庶之别,嫡子、嫡女和庶子、庶女的名字不一样,都是分开排辈。裴舒凡所出的嫡子、嫡女是谦字辈,而庶子、庶女都是文字辈。
  兰姨娘听了这话,不由大急。自己的儿子楚文瑢如今已经九岁,才刚刚开蒙。若是还跟着自己,以后怎么会有出息?侯爷只看重夫人所出的嫡子楚谦益,对自己的大儿子听之任之,长此下去,怎么得了?
  不过兰姨娘也是个硬气的人。既然夫人明说了撒手不管,她就一定要自己把孩子带起来,不能让儿子跟着自己,学不到东西。
  “桂姨娘,你不识字,人又老实,不若兰姨娘心思灵巧,聪明能干,我看,你的儿子文璋,也一同交给兰姨娘教养吧。——文瑢不过比文璋大一个月,哥儿俩年纪相当,正好一起亲近亲近。”裴舒凡继续笑眯眯地道。
  桂姨娘没有同兰姨娘一样着急,而是非常爽快的应道:“夫人说得是。”又问道:“可不可以让文璋白日里过去兰姨娘的院子,晚上还是回到婢妾的院子里?婢妾担心两个孩子太过闹腾,兰姨娘顾不过来。”
  裴舒凡沉吟道:“你说得也有理。我倒是想起一事,文瑢和文璋过年就满十岁了,不能再在内院厮混了。”拉了拉楚华谨的袖子,探询道:“侯爷,是不是该给两个孩子在外院安排屋子,让他们住过去了?”
  楚华谨听了刚才裴舒凡同兰姨娘的话,心里正起了惊涛骇浪,看兰姨娘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如今听裴舒凡这里问他,楚华谨就冷了脸道:“兰姨娘一个丫鬟抬的妾室,怎么能教养我的儿子?——不用等到明年,明儿我就让楚总管安排屋子,让他们搬出去。”
  听了父亲发话,楚文瑢和楚文璋一起过来,给楚华谨和嫡母裴舒凡磕了头。他们俩知道自己不用再由姨娘教养,心下都松了一口气。且听父亲的意思,也是要找人专门来教他们了。这是好事,他俩相视一笑。
  裴舒凡把他们的眼神看在眼里,也微笑道:“你们哥儿俩可是放心了?可见你们的父亲心里还是有你们的,样样都盘算好了。”说着,又叫了丫鬟过来,“桐叶,给我把那两个状元及第的荷包拿过来,给大少爷和二少爷迁居添个彩头。”

第七章 笼络 上
更新时间2011-11-22 6:00:51 字数:2146

 桐叶听了裴舒凡的吩咐,忙去内室寻了荷包过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裴舒凡。
  裴舒凡拿了荷包,摩索了两下,对地上跪着的两个孩子道:“这两个荷包,是我的长兄用过的。本来想给你们的四弟谦益留着。只是他还小,以后有了机会,我再向我的长兄要一个就是了。这两个,就先给了你们吧。”
  两个孩子听了,更是大喜。
  这家子里谁都知道,夫人的长兄裴书仁,乃是当年嘉祥朝的状元郎,做得一手繁花似锦的好文章,又传说有经天纬地之才,十分受大齐朝的士子敬仰。他中了状元之后,并没有如同以往的状元一样,入翰林院做翰林,而是请了特旨,回了自己的祖籍东南越州做了一个小小的六品知州。因此一事,他的名声更是传遍天下。
  楚文瑢和楚文璋启蒙的师傅,就对裴书仁十分推崇敬仰。他们两人受师傅的影响,也对裴书仁十分仰慕。如今得到当年的状元郎所用过的荷包,这礼物,实在是拿着银子也买不到。
  楚文瑢和楚文璋大喜过望,给裴舒凡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朗声道:“多谢母亲!”连兰姨娘和桂姨娘都是意外之喜,也忙给夫人一起磕头。
  裴舒凡靠在大迎枕上,一脸赞许地看着跪在她床前的两个庶子,微笑道:“你们也是我的儿子。不用这样客气。你们都起来吧。”同时让跪在地上的兰姨娘和桂姨娘也一起起身了。
  又打量了一下楚文瑢和楚文璋身上穿得衣服,裴舒凡皱眉道:“你们的乳娘如今也托大了。这样冷的天,连大毛衣裳都不给穿一件。若是冻坏了,可怎么处?”
  楚文璋年纪到底小一些,性子憨厚,又逢嫡母送了状元郎的荷包,心里正是高兴的时候。听了嫡母的问话,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把荷包收起来,一边道:“母亲不知,今日里我们本来是穿了大毛衣裳的。临到母亲这里来的时候,姨娘说不用穿了,就让我们脱下来了。”
  桂姨娘听了自己的儿子的话,本来红红的苹果圆脸,一下子都白了,伸手拉过楚文璋,低声斥道:“夫人和侯爷在这里,哪里轮到你乱说话?”
  楚华谨也是心思通透之人,到了这个地步,完全明白了今日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对裴舒凡更生歉疚,回头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
  裴舒凡知道话说到这个份上,今日里该扒的皮,已经超额扒了。再说下去,只会让人觉得自己得理不饶人而已,也是时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了。
  “桐叶,去拿块灰鼠皮子和银鼠皮子过来,再拿一件大毛的大氅过来。把皮料子给两位少爷做身袍子,大氅给齐姨娘吧。”裴舒凡又吩咐道。
  桐叶奇道:“夫人,给姨娘、少爷和小姐的皮毛衣裳,不是前儿就分发下去了?我们哪里还有?”
  几位姨娘闻弦歌而知雅意,也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前儿也都得了,都是上好的。”
  裴舒凡笑道:“你们就不用在我面前打马虎眼了。若是上好的,你们今儿怎么都没有一个人穿用?”
  一直在后面旁观,默不做声的方姨娘走到前面笑道:“夫人这话说得,难道婢妾就不是人?婢妾可是穿了前儿分的大氅。夫人看看,再合身不过了。”说着,方姨娘轻盈地在床前的空地上转了个圈儿,莲青色哆罗呢的斗篷披在她身上,越发显得她皮肤白皙,两鬓乌黑,一双眼睛更是如同秋水一样莹澈。
  裴舒凡先对桐叶嗔道:“就你多嘴。把侯爷前儿拿回来的料子拿过来就是了。”又对方姨娘道:“是我错了,刚才没有看见方姨娘,该罚,该罚。”说着,又对桐叶吩咐道:“除了刚才的料子和大氅,再拿一支葡萄紫的水晶滴珠点翠梅花簪过来,给我们方姨娘赔罪吧!”
  桐叶这才笑着应了,忙忙地进屋里去,拿了两块皮料子,一件海棠红的大氅和一支紫莹莹的簪子。
  “把灰鼠皮料子给兰姨娘,银鼠皮料子给桂姨娘。你们拿着,给两个哥儿再做两身皮袍子吧。大冬日里,让孩子冻坏了,可要苦了他们一辈子。”
  “大氅给齐姨娘吧。可怜见的,冻得脸都青紫了。”
  “方姨娘过来,我给你插簪。”
  裴舒凡斜靠在大迎枕上,一一招呼分派,十分有条理。
  兰姨娘和桂姨娘赶紧接过来料子,随手摸了摸,果然比分到自己屋里的皮毛料子,要厚实滑顺许多,忙给夫人行礼道:“多谢夫人厚赐。”
  裴舒凡满面笑容地对两位乳娘道:“文瑢和文璋都是我楚家的少爷,你们一定要好好伺候。吃得穿得用得,都不能马虎懈怠。若是有一丝一毫苛待他们的地方,让我知道了,一定马上赶出府去。”
  两位乳娘赶紧躬身行礼,忙道:“不敢。”
  齐姨娘接了大氅,心内说不出什么滋味。再向楚华谨望去,却见他的眼睛只是盯在裴舒凡脸上,并不往这边看一眼,心里越发黯然起来。
  只有方姨娘言笑盈盈地凑过去,让裴舒凡给插了簪子,就起身道:“还望侯爷、夫人恕罪,婢妾得了这支簪子,可要回去好好照照镜子去了。”
  “你就美去吧你!”裴舒凡笑骂道。
  方姨娘也不说话,往楚华谨这边盈盈地看了一眼,便转身出去了。
  兰姨娘和桂姨娘对望一眼,也都过来拉着自己的儿子,给裴舒凡和楚华谨行礼而去。
  齐姨娘也跟在他们后面,给床上的两人福了一福,跟着出去了。
  裴家的四小姐,年岁最小的裴舒芬坐在一旁,只觉得大开眼界。她本以为自己多了前世二十多年的历练,在这个异世又过了七八年,已经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识自认为是超出一般的闺中女子了。可是现在看来,别说同自己的大姐相比,就是同兰姨娘和桂姨娘这两个奴婢出身的姨娘相比,也是远远不如。
  而齐姨娘和方姨娘,更是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裴舒芬忍不住又往楚华谨那里扫了一眼:哪里知道,自己就算是到了这个异世,也能看见一个同自己前世的情人生得一模一样的冤家!
  ===================
  感谢书友“carmel”的打赏。*_*


第八章 笼络 中
更新时间2011-11-23 6:00:32 字数:2398

 裴舒芬在一旁正胡思乱想,一直跪在地上,脸上越来越白的桐雪,突然咕咚一声,一头栽倒地上。
  裴舒凡和楚华谨都吓了一跳,忙道:“快把桐雪扶起来,去外院请个大夫过来。”
  楚家因为裴舒凡卧病在床,专门请了数个大夫,在外院做客卿,以方便随时出诊。
  裴舒凡屋里的婆子赶紧出去让小厮去外院把大夫请了过来。
  那大夫是惯常到裴舒凡屋里给她诊脉的,知道桐叶、桐雪都是侯爷的通房。他闭了眼,仔细把了把脉,便起身给侯爷和夫人道喜;“恭喜侯爷、夫人,这桐雪姑娘,是有喜了!”
  楚华谨还在错愕,裴舒凡已经满面春风地笑起来:“桐雪这胎,真是及时!——敢问大夫,有几个月了?”
  那大夫叹了口气,扫了躺在一旁的榻上,双目紧闭的桐雪一眼,惋惜道:“快四个月了。怎么现在才说?得好好养养才是。”
  裴舒凡扫了一下桐雪的腰身。许是冬日里穿得多,四个多月的肚子,一点都不显怀。
  送走了大夫,裴家的三位姑娘也都告了辞,去太夫人院子里找自己的嫡母夏夫人去了。
  裴舒凡见屋子里面没有了外人,就同楚华谨道:“侯爷,既然桐雪有孕了,就抬她做姨娘吧。我这里病着,也没有精力来给她办酒。横竖她自己也有身子,并不能吃酒。还是等生了之后,同满月宴一起办吧。”
  屋里的赵妈妈和桐叶就一起给桐雪道喜。
  桐雪刚刚醒过来,还一幅懵懂无知的样子。听赵妈妈和桐叶给她道喜,不由细声细气地道:“妈妈别打趣奴婢了。”
  斜靠在床上的裴舒凡听了,抿嘴笑道:“倒不是打趣。侯爷刚刚也答应了。”说着,推了推楚华谨。
  楚华谨只好“嗯”了一声。
  桐雪晕生双颊,赶紧从榻上下来给裴舒凡和楚华谨磕头。
  “快扶桐雪起来。你都有身孕了,以后别再见人就磕头了。——你能给宁远侯府开枝散叶,是你的福分,要好好珍惜。”裴舒凡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桐雪是裴舒凡的陪嫁丫鬟,自小跟着裴舒凡长大的,对裴舒凡也是敬畏有加。只恨自己心急了些,以为夫人活不长了,就跟几个姨娘暗通款曲起来。好在夫人大人有大量,而且自己也有后招,不然今天这事,只怕立马就会被卖了去。
  桐雪思前想后一番,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猪油蒙了心,便对裴舒凡发誓道:“奴婢今日行差踏错,夫人不仅不责罚,还升了奴婢做姨娘。这番恩情,奴婢谨记在心,以后定会规规矩矩,不再给夫人添麻烦。”
  裴舒凡笑道:“这话你得对侯爷说,跟我说,不是多此一举吗?”见桐雪还要说话,裴舒凡有些累了,看着赵妈妈道:“快扶桐雪回屋去吧。别的事情,赵妈妈做主吧。”
  赵妈妈忙应了,和桐叶一起,扶着虚弱不堪的桐雪回她屋里去了。
  因为裴舒凡病着,赵妈妈能做一半的主。按照宁远侯府的例,通房升了姨娘,可以有两个大丫鬟。赵妈妈便指派了红菊、红玉两个小丫头子,给桐雪做贴身丫鬟,让她们帮桐雪收拾东西,好搬到姨娘的院子里去。
  楚华谨的庶子多,对桐雪无可无不可。见屋里人都走光了,只有自己和裴舒凡两人,又想到自己今日错怪了裴舒凡,无故在岳母面前给她没脸,就十分愧疚,拉了她的手,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裴舒凡知道楚华谨这人,心不坏,对女人也是有担待的,也并不贪花好色。这么多女人,除了齐姨娘,没有一个是他主动要求的。
  “侯爷,我都晓得。我也不怪侯爷。只是我没有几天活头了,我只希望,侯爷能多想着些我那两个没福的孩子。我要不在了,他们饿了,困了,累了,受委屈了,都没有亲娘在身边,能安慰他们,帮扶他们。我就只能指望侯爷这个做爹的,能好好地待他们。希望侯爷看在他们没了亲娘的份上,对他们多一些耐心。当有人说他们不好的时候,多长个心眼,多想一想,多给他们一个机会。我只有这两个孩子放不下。望侯爷千万记着,别到时候,有了后娘,就有后老子。——我在九泉之下,也会对侯爷感激涕零的!”
  裴舒凡的一席话,说得楚华谨的眼泪都出来了。
  他忙回身抱了裴舒凡,把头藏在她的后颈处,不让她看见他眼里的泪,低声道:“你要知道没娘的孩子这么可怜,就该好好养着身子。等你病好了,你亲自看着他们,教养他们,岂不是比托给我要强?”
  裴舒凡心里也有一丝感动。和这个男人十几年夫妻,虽然没有男女之情,可是夫妻之义还是有的。而且裴舒凡这个人,对男女之情向来是嗤之以鼻,觉得那是男人编了出来哄女人为他们做牛做马,还甘之如饴的。
  “你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我若是能活下去,一定不会主动求死。只是你也知道,我的病,只是在拖日子罢了。”
  楚华谨不想听见这话,起身道:“我去看看岳母那边怎样了。娘要留她们吃晚饭,吃完我去找车亲自送她们回去。”说完,一溜烟地走了。
  裴舒凡看着楚华谨的背影笑了一回,又叫了宁妈妈过来,道:“桐雪有身孕了,要抬姨娘。你去跟她说,让她搬到齐姨娘的院子里养胎。就说如今日子紧,等生了孩子,再给她腾院子。”
  宁妈妈心领神会,笑道:“夫人真是宽宏大量。这些个小蹄子们,一不看着她们,就知道淘气。夫人要是听了老奴的,早做打算就好了。”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