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书名:以沫情深深几许
作者: 琉意



   Chapter 1 赔礼道歉
  
  京海市财经报头版头条。
  
  大篇幅的报导了京海市青年才俊贺以南的丰功业绩,介绍了他是如何白手起家,在短短的五年内便成为京海市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
  
  但新闻中最后一条却是让所有未婚女性都尖叫的消息,贺以南至今单身。
  
  尖锐的电话铃声“嘟嘟”的在总编室响起,总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拿起电话,“喂……”
  
  不多时,总编黑着一张脸走了出来,斜眸扫了一眼正忙碌的众人,冷声说道,“小陈,贺以南至今单身这条消息是你自编自写的,人家贺总电话都打到总编室了,说我们报社报道不实,要起诉我们报社,我们是财经报社,不是娱乐八卦杂志,你作为一个新闻媒体记者,难道最基本的职业操守都忘的一干二净了,明天递交辞职信。”
  
  小陈自知理亏,一直低着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总编说完,,随即看了看一旁的苏沫,“小苏,你办事一向沉稳,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带上小陈,去向贺总道歉,还有明天一定要登报澄清此事,不管人家是否单身,这都不是你们该议论的,如果不想报社关门,不想失业,去吧,立刻。”
  
  苏沫恩皱了皱眉,叫苦不迭,这样的好差事怎么就摊上她了,可偏偏总编指名叫她去,她还有推脱的余地吗?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工作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小陈,“走吧。”
  
  报社的兄弟姐妹一个个投以祝你好运的眼神。
  
  ﹡﹡﹡﹡﹡﹡﹡﹡﹡﹡
  
  京海市最繁华街段,高楼耸立,各大名公司云集于此。苏沫带着小陈来到了东南集团,前台告知,他们贺总刚刚有事出去了,叫她们改日再来。
  
  苏沫眯了眯那双明亮灵动的大眼睛,姣好的容颜不施粉黛,,自然的卷发此刻盘在脑后,虽然不是绝色倾城,但也算得上是美丽动人,普通的黑色套装把原本活力四射的身材包裹的严严实实。
  
  苏沫不经意的推了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狐疑的看了一眼前台工作人员,她从报社到东鼎集团也就半个小时,虽然半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他们贺总也可以有事刚巧离开,但她相信贺以南一定在公司,只是避而不见而已。
  
  怎么办,难道就在此瞎耗着,也许等上一天,也见不到贺以南。
  
  她不明白的是,小陈只是在报道的最后一句顺带提了一下他至今未婚,难道这有什么错吗,莫非贺以南已经结婚,才会如此紧张?
  
  ﹡﹡﹡﹡﹡﹡﹡﹡﹡﹡
  
  HI!大家好,新文,请亲们多多支持!收藏是留意最大的动力,留意在此鞠躬谢谢亲们了~~~~
  
  
  
   Chapter 2 撞破好事
  
  如果不是已经结婚,那她们财经报社宣扬宣扬有什么不对,如果是怕出名,怕见报,他就不应该接受采访。
  
  可他隔三差五的出现在娱乐杂志的封面上,今日和某某明星出入某某酒店,明日又和某个财团的千金小姐暧昧不清,也没见他杞人忧天啊,可现在却因简单的一句话,他竟然要告上法庭,吃饱了没事做,撑的,诚心跟他们报社过不去吧。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见到他,要不然她回去怎么向总编交代。
  
  ﹡﹡﹡﹡﹡﹡﹡﹡﹡﹡
  
  当她跨进电梯后,迅速的按下了三十二层楼的按钮,刚才小陈已经把贺以南的办公楼层告诉了她。
  
  此时的小陈,正缠着前台东拉西扯,无非是透露一些有钱的公子哥的小道消息罢了,竟然就令前台的两个工作人员忘记了她的存在,她不禁摇了摇头。
  
  “叮铃”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三十二楼极尽豪华的装饰不禁让人咋舌,苏沫倒吸了一口气,整层楼安静的如同不存在一般。
  
  苏沫大步的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秘书室的琳达听到电梯铃声,抬头望了过来,却见苏沫大步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上下打量了一眼苏沫,不由皱紧眉心,这个女人看穿着打扮不像是她们贺总的女人,迅速站起身,朝着苏沫走来。
  
  “这位小姐,你好,请问你找谁?”琳达客气的说着,再次确认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他们贺总的女人,不管是不是贺总的女人,现在都不适合出现在贺总眼前。
  
  这个女人是怎么上来的,前台如同虚设吗。
  
  苏沫盈盈一笑,在她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同样打量着她,猜想她定是贺以南的秘书无疑,“你好,,我是财经报社的,是特意来向贺总道歉的。”
  
  “不好意思,贺总不在,你还是改日再来,请回吧。”贺总已经吩咐过她,要是财经报社来人,就说他不在。
  
  苏沫抬眸朝着总裁办公室瞟了两眼,淡淡的说道,“是吗,这么巧,那好吧。”
  
  说完,转身,缓步向着电梯门走去。
  
  这贺以南心里到底在揣摩着些什么,为什么不接受他们的道歉,难道非要把他们一个小报社告上法庭,莫非他想借此炒作。
  
  却在琳达转身走向办公室的同时,苏沫转头看了看她,飞快的朝着总裁办公室冲去。
  
  待琳达反应过来,苏沫一把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不礼貌,但她也是情非得已,按照正常途径的话,贺以南是不可能会见她的。
  
  拉住门把的手猛然僵住,苏沫睁大双眸,张大嘴巴,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皮椅上正吻得难分难舍的两人,却因为她的突然闯入,迫使他们很不情愿的分开。
  
  水蛇一样贴在男子身上的红衣女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沫,贝齿紧咬。
  
  
  
   Chapter 3 得罪了她
  
  琳达迅速的跑了过来,瞪了一眼苏沫,随即对着贺以南说道,“对不起贺总,我立刻处理。”
  
  贺以南轻轻推开了粘在身上的女人,缓缓站起身来,随手整了下衣领,冷眸瞟了一眼苏沫,“琳达,立刻吩咐下去,前台立刻辞职走人,你也必须给我个交代,这里怎么会出现不相干的陌生人。”
  
  站在贺以南身旁的妖艳红衣女子淡淡说道,“琳达,你可是以南的秘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总裁办公室岂容一些乱七八糟的人闯进来。”
  
  说到最后,声音不由加大了几分。
  
  琳达陪着笑脸道着歉,“秦小姐,对不起,是我一时疏忽。”
  
  秦小姐拉了拉贺以南的手腕,一刻换上另一种柔媚娇俏的神态,“以南,让她滚吧。”
  
  说完,伸出手指了指苏沫。
  
  滚,苏沫不由有些恼怒,双拳攥紧,“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放尊重点,信不信我可以告你侮辱罪。”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骂她,如果今天不是来道歉的,她一定不会这般简单的放过她,她做人的原则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还之,她不管她是不是名门千金。
  
  秦小姐挑衅的来到了苏沫身旁,冷笑了一声,“告我,请便,不过在你告我之前,我是不是可以先起诉你擅闯东南集团,企图盗走集团机密。”
  
  如果不是她的突然闯入,她与以南的关系便会再进一步,今天是以南第一次吻她,却被眼下这个不知名的女人给破坏了,她能不急,能不气吗,一年了,她追了他一年,今天才有点突破性的进展,她却凭空出现,扰了她所有的计划。
  
  苏沫冷瞟了她一眼,“擅闯东南集团,与你秦小姐有关系吗?难道你是贺太太?”
  
  说完,眼眸紧紧的盯着一旁的贺以南,如果她真是他太太,刚才他的秘书就不可能称呼她秦小姐。
  
  只是自己这样得罪了她,贺以南如果帮她撑腰的话,自己也讨不到任何好处,刚才已经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只怕这次道歉都不会顺利。
  
  但贺以南的眼神告诉她,他似乎不是很在意这个秦小姐。
  
  “你……”秦小姐气得双眉倒竖,只想直接给她一巴掌,但碍于在贺以南的面前,不敢跋扈,跺了跺脚,转身挤出两滴清泪,“以南,你看,人家都被人欺负了,你也不帮我。”
  
  她多想他承认她是贺太太,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可不计其数,这个男人她很想抓牢,但他却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姿态,让她每天都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赶走他身边的蜂蝶。
  
  贺以南拍了拍她的手背,“嫚菲,你先回去吧,琳达,你也出去。”
  
  
  
   Chapter 4 尽快平息
  
  秦嫚菲抬眸看了看他,他这样说,摆明了是不想帮她,难道她在他心里就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
  
  不敢惹他心烦,拿起一旁的LV限量版包包,快速的走了出去,出门时,用力的撞了一下苏沫,借此发泄她心中的不满。
  
  苏沫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她叫嫚菲,秦嫚菲,不会这么巧吧,文笙曾经告诉她,他有个妹妹也叫秦嫚菲。
  
  自嘲的笑了笑,现在顾不得这些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让贺以南不起诉他们报社。
  
  转头正要介绍自己,却见贺以南已坐在了办公桌前,眼眸淡淡的望着她,看不出任何情绪,“是你总编让你来的。”
  
  苏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也知道她的来意。
  
  缓步走来进去,耀眼的太阳光线照射在贺以南的侧脸上,,渲染出一道细碎的金黄,有些刺眼,有些朦胧,把他原本俊逸的五官刻画得更加淋漓尽致,如刀削般坚毅。
  
  苏沫微愣了下,确实,这样的外表,这样的身价,哪个女人能够抵挡,哪个女人不会怦然心动,只可惜她苏沫不会,她心里已经有了文笙,再也容不下别的男人。
  
  缓步来到了办公桌前,“我自我介绍一下……”
  
  贺以南扬了扬手,“不必了,你立刻回去等法院的通知吧。”
  
  说完,按下了一旁的专线,“琳达,立刻通知杨律师,让他起草一份起诉书,对……”
  
  不等贺以南说完,苏沫急忙上前,一把掐断了他们的通话,“贺总,对不起,我为刚才的事道歉,我不该出言顶撞那位秦小姐,也为我们报社一时的疏忽向贺总诚挚的道歉,希望贺总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我们小报社一般见识。”
  
  苏沫在心里咒骂着总编,为什么偏偏选中她来办这苦差事,而这贺以南又偏偏不是好惹的主。
  
  贺以南抬起眸子,桀骜的盯着眼前这个打扮有些老气的女人,“刚才你不是伶牙俐齿吗,这会怎么变得低声下气了,你难道不知道你们是财经报社,你们的报道别人都会信以为真,你们擅自编改受访者的信息,这是不尊重别人,这是误导,更是让我心寒,我唯一信任的采访者却报道不实,早知道我就让其他报社的记者采访好了。”
  
  “贺总说的很对,这一次确实是我们不对,而且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还请贺总放过这一次,如果对你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我们报社一定竭力承担,而且明天我们的头版头条一定是诚心向贺总道歉的消息,我想大家应该会明白的。”
  
  苏沫真诚的说着,这件事,是她他们报社做的不对,她现在只希望尽快平息,这样的人物她惹不起,她也不想惹。
  
  
  
   Chapter 5 无功而返
  
  而他现在的气势,已经让她感觉压抑了,气定神闲的他,一脸平静,根本就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他脸上有怒容,那或许能证明他确实在乎他们报道的错误,可现在的他,面色无波,这个人真真假假让人猜摸不透。
  
  她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就那一句话,能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值得他如此小题大做,就刚才他和那位秦嫚菲的纠葛不清的情愫,就知道他没有结婚,他们这算是报道不实吗?
  
  她抿了抿唇,看着一言不发的贺以南,四目相对,而他的双眸却像一汪深潭,深不见底。
  
  苏沫有些慌乱的移开了视线,他这样盯着她算什么,她有几分姿色她心里很清楚,他身边美女环绕,她不相信他会看上她,她也不会做这样的白日梦。
  
  但他现在不给予任何的回答,那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她的说法。
  
  贺以南看着眼前这个有些自乱阵脚的女人,他倒很想知道,如果他拒不同意她的要求,她又该想出什么说辞说服他呢?
  
  “说完了吗?”贺以南淡淡的嗓音低沉好听。
  
  苏沫点了点头,为什么他的回答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他的下一句话,却让她恨不得立刻上去揍他一拳。
  
  “说完了,就立刻出去。”依然是没有任何温度的话语,有些不近人情的冰冷。
  
  苏沫恼羞的看了他一眼,敢情她刚才苦口婆心半天,就纯属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在这跟他废话一堆。
  
  “贺总……”
  
  “出去。”贺以南说完,便埋首在一堆文件中,连眼皮都懒得抬起。。
  
  苏沫无奈的看了看他,没想到东南集团那个令所有女人心怡的钻石男,竟是这般不近人情,今天这件事情要是办砸了,怎么向报社的兄弟姐妹交代。
  
  虽然错不在她,但总编委于重任,她却不能出色的完全任务,这就是她失职。
  
  “没想到贺总竟是为了自身利益,牺牲无辜的人,为你东南集团作嫁衣裳,我们财经报社也值了,只是不知道这番炒作,你从中能得到多大的利益,但明天财经报的头版头条便是财经报社为东南集团甘做垫脚石,我想这要是传出去,对东南集团下半年上市会不会有影响。”
  
  贺以南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抬头看了看苏沫,眼神中有着一闪而过的赞许。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们报社,异想天开,我要是怕你威胁,我就不是贺以南,回去吧,不必多费唇舌。”
  
  苏沫冷冷的瞟了他一眼,知道多说无益,大步走出了总裁室,一边走进电梯,嘴上却是不停的招呼着他。
  
  油盐不进的家伙,她诅咒他这辈子再也泡不到美女,最好喝水呛死活该。
  
  
  
   Chapter 6 分手
  
  刚刚跨出电梯,一阵悦耳的铃声传入她的耳中,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文笙来电,快速的按了接听键。
  
  “文笙……”
  
  电话另一边的人却是默然不语。
  
  苏沫不由再次唤了一声,“文笙,文笙,说话呀,怎么没有声音。”
  
  “沫……”
  
  良久,她终于听到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哽咽。
  
  苏沫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是我,怎么了,文笙,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沫……我要订婚了。”声音中暗藏着无奈,却又似乎不得不面对。
  
  “订婚……”苏沫已然预示到了什么,订婚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告诉她,而且从来都没跟她商量过,还有,他还没带她去见他的父母,他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她只知道他家有钱,但到底有多少家世,她一点都不清楚,因为她关心的从来都不是他的家底,而是他这个人。
  
  “嗯,订婚,我爸妈选好的儿媳。”文笙淡淡的说着,尽量说得淡然一些,怕伤了她的心。
  
  “什么……你爸妈选好的儿媳……那就是说和你订婚的那个人不是我。”
  
  苏沫颤抖的说完,她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最后那句话她是怎么说出来的她不知道,脚步虚浮的走出了东南集团,晃晃悠悠的一步一步艰难的步下阶梯,她有些不相信,昨晚还好好的两个人,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呢,她要找他问清楚。
  
  “文笙,你在哪,我去找你。”握着手机的手心早已汗湿。
  
  “沫,不要找了,没用的,三天后就是订婚的日子,沫,是我对不起你。”文笙温柔的声音再次刺痛了她的耳膜。
  
  “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秦文笙。”苏沫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声,文笙从来不会骗她,这一次她宁愿他是骗她的,可是事实却不得不让她接受。
  
  双脚无力的瘫软了下去,顾不得来往众人的眼神,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双眸无神。
  
  手机却一直搁在耳边,僵化般的不舍就此挂断电话,手机中文笙的呼吸均匀入耳,却是默不作声。
  
  苏沫咬了咬唇,颤抖着问道,“,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你从来不带我去见你爸妈,是你知道你爸妈不会答应我们在一起,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却一直欺骗我,只是这一刻,实在骗不下去了对吧,秦文笙,你就是个混蛋,不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电话突然传来了一阵忙音,苏沫惊愕的看着早已被汗湿的屏幕,心底闪过酸楚,他竟然挂她电话,他竟然挂她电话,这是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
  
  以前每次文笙都是等她先挂,原来忙音真的很刺耳,很不好听,心莫名的揪疼了起来,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Chapter 7 再次相遇
  
  三年的感情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苏沫摇曳的站起身,她要去找他理论清楚,既然他至始至终没有打算娶她,为什么要欺骗她三年,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三年折腾。
  
  可当她站在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却茫然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她连文笙的家在哪都不知道。
  
  “哈哈……”实在是可笑可悲可叹。
  
  混沌不清的走在了斑马线上,却忘记了此刻正是红灯。
  
  一辆疾驰而来的奥迪A8L,猛然在她前方一尺刹住,车主探出头,正想破口大骂,却惊愕的睁大了眸子,是她……
  
  那一身黑色的套装给了他深刻的记忆,特别是那副大大的黑色边框眼镜,遮去了原本灵动的双眸。
  
  A8L车主胆战心惊看着又一辆疾奔而来的车与她擦身而过,而那个女人却依然不管不顾的向前走去,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
  
  他没想到她竟这么经不起波折,他只是没有接受她的道歉而已,她竟脆弱的像是丢了魂一样,这么经不住打击,真是不明白她是怎么在社会上立足的。
  
  正想驱车离去,却再次见一辆车朝着她冲过去,他不禁一身冷汗,飞快的下车,一把拽开了她。
  
  那辆车主探出头,歪歪咧咧的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但从他脸上的神色便可以看出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迅速的把她拉上了车,快速的驱车离去。
  
  抬眸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苏沫,“我现在不起诉你们报社了,你能不能回魂。”
  
  他可不想因此闹出人命,那就有违他的初衷了,他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让他们深刻的反省自己的行为。
  
  “哦,谢谢……”苏沫呆愣的回应着。
  
  “既然没事了,那就请你下车吧。”贺以南随即把车停靠在路边。
  
  苏沫听话的打开了车门,却一脚踩空,整个人栽了下去,待她站稳,却发现脚被崴了,痛的她眼泪直流,可是再痛也不及心口的疼。
  
  关上车门,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贺以南见此,不禁皱了皱眉,再次把车停在了她身旁,按下车窗,“上车……”
  
  苏沫头也没回的继续向前,因为她不想让人看到她泪流满面。
  
  贺以南扬起唇角,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挺倔的,都伤成这样了,还跟一头倔强的驴似的。
  
  如果不是怕她出什么事,到时候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还真是懒得管,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对一个女人,一个陌生的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你再不上车,明天一定会上娱乐版的头版头条,我无所谓,难道你不在意。”最近这段时间,老是有狗仔队跟踪,要不然娱乐杂志那些绯闻是怎么出来的。
  
  
  
   Chapter 8 一对璧人
  
  “你再不上车,明天一定会上娱乐版的头版头条,我无所谓,难道你不在意。”最近这段时间,老是有狗仔队跟踪,要不然娱乐杂志那些绯闻是怎么出来的。
  
  苏沫拭了拭脸上的泪水,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走吧,我没事。”
  
  开玩笑,他第一次想要搭载的女人,竟然这么直接的拒绝他,这要被那些狗仔拍到了,那岂不是有损他一世英名。
  
  也不管苏沫同不同意,再次把她塞进了副驾驶。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赶我下车的也是你,逼着我坐你车的人也是你。”苏沫没好气的说着。
  
  “我先送你回去吧,你的脚自己处理,我还有急事。”贺以南不予理会她的恶言恶语,径自说着。
  
  “你家住哪?”
  
  苏沫思衬片刻,淡淡的说着,“我没有家。”
  
  她在这个城市唯一的家就是和文笙所租住的公寓,但现在她不想回到那个伤心之地,睹物思人。
  
  贺以南瞟了她一眼,眼下的她不像是在故意吸引他,难道他的拒绝真的带给她很大的打击,以至于连自己的家在哪都不知道,这未免有点荒唐。
  
  “小姐,我已经说了,我不会起诉你们报社,你能不能清醒点,你继续这样的话,我直接把你送去精神病院了。”
  
  苏沫白了他一眼,懒得回答他。
  
  贺以南不时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再理会苏沫,直接拐上了去国际机场的方向。
  
  京海市国际机场。
  
  贺以南停好车,刚刚拉开车门,却听见苏沫突然唤了一声,“文笙……”
  
  他跟随她的目光看到了走出候机大厅的一男一女,呆愣了片刻,随即问道,“你认识他?”
  
  何止认识,曾经亲密无间,如今却是路人,“刚刚分手。”
  
  苏沫紧紧的盯着她身边的那个女人,秀丽端庄,明艳动人,落落大方,虽然双眼被一副深色墨镜遮挡,但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她的美,站在文笙身旁还真的很般配,一对璧人。
  
  贺以南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看了半响,她脸上的神情不像在开玩笑,但秦文笙是何许人也,他们怎么会是男女朋友?这不禁让他有些好奇,她一个小报社的记者,怎么会跟京海市四大财团之一的继承人扯上关系,还真是耐人寻味。
  
  刚才这个女人那般失神的举动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而不是因为他拒绝她的道歉?
  
  说话间,那对年轻男女有说有笑的朝着一旁的保时捷走去。
  
  苏沫迅速的拉开车门,正想下去,车门再次被关上。
  
  她低眸看着上半身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她。
  
  
  
   Chapter9 是纯是傻
  
  贺以南回到位置,正了正身,“你这样出去找他,有没有想过后果。”
  
  “后果……能有什么后果。”她只是想要一个解释,为什么明知道他们没有结果,却还要跟她在一起三年,刚刚说分手,转眼就跟别的女人这般亲密,难道他们分手,他就一点都不难过,而她却在为分手伤心欲绝,她真是傻,这样的男人,值得吗?
  
  贺以南看着她有些懵懂的双眼,想必她对秦文笙根本就不了解,要不然今天见到嫚菲的时候,她竟然不知道她是秦文笙的妹妹,而嫚菲似乎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有这样一位女朋友存在。
  
  “你难道不知道秦文笙是瑞星集团的继承人,你没看今天的新闻吗,他订婚后立刻接管瑞星,你这样冲出去跟他理论,明天各大报纸和娱乐杂志的头版头条便又多了一些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贺以南淡漠的说着,眼前这个女人他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单纯,不管他们在一起多少年,但能成为男女朋友,想必在一起的时间不会短,而她却好像对她的前度男友一无所知。
  
  苏沫睁大双眸盯着贺以南,头版头条她看多了,但刚才他说的瑞星集团,就好像是个惊天大秘密一般,“瑞星集团的继承人,呵呵,原来他是这么的高不可攀啊,难怪会跟我分手,也许在他心里我根本就是不配他的。”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但是没有人天生就愿意被抛弃,知道吗?”贺以南紧紧的盯着秦文笙身侧的女人,双眸深邃。
  
  目送远去的保时捷,随后发动了车子,向着市区而去。
  
  苏沫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而这个叱咤商界的风云人物又岂是省油的灯。
  
  见到江辛桐已是傍晚时分,残阳分外妖娆,把整个京海市都照耀成金黄色。
  
  苏沫下了车,便看到了等在今世缘小区外的辛桐。
  
  江辛桐是她大学时代最好的闺蜜,而现在的两人更加像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姐妹。
  
  苏沫一瘸一拐的朝着她走去。
  
  江辛桐看了一眼送她回来的奥迪A8L,车牌她记住了,当看到受伤的苏沫时,皱紧了眉心,快步的走上前,扶住了她,“沫沫,这怎么回事,你的脚……”
  
  “不小心崴了一下。”苏沫看着自己的脚,不以为意的说着。
  
  ﹡﹡﹡﹡﹡﹡﹡﹡﹡﹡
  
  可爱滴亲们,希望你们多多支持琉意,有你们的支持琉意才有更文的动力,一杯咖啡,那便是对琉意的鼓舞,有建议的亲也可以在留言区留言,琉意会认真回复。
  
  当然收藏是最大的动力,希望亲们记得点击【收藏此书】,琉意鞠躬,谢谢了。
  
  
  
   Chapter10 无关的人
  
  “是刚才送你回来的那辆车的主人弄的?”沫沫一向不是这么大意的人,怎么会突然崴了脚。
  
  “不是……”苏沫淡淡的说道。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