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书名:我们不结婚,好吗?
作者:藤井树




第一章

这是我第一次进到他的房间。
浅米色的房间,棕色的衣橱,DIY木地板,绿色格子窗帘,淡蓝色直线条床单,
海豚图样枕头套,木黄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记。
"我们不结婚,好吗?"
这是那本日记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欢的紫色水性笔写的,
旁边还画了个小脚印,涂成黑色的小脚印。
*******************************************************
1999年12月11号,我爱上了他。
其实,我跟他不常见面,我在高雄念书,而他在台中。
我们之间常有着大约200公里的距离隔开着,
虽然200公里的距离很容易就可以缩短,
但因为他的一些....算症头吧!我们见面的机会变得少之又少。
他坐车会晕车,坐飞机会晕机,只有骑机车时比较正常点。
我的朋友都问我说 : 你这样不是太辛苦了吗?
是的!在他们看来我是很辛苦,我家住台北,我一个人到高雄念书,
我只能利用放假的时候坐长途车到台中找他,而他从来不曾主动找过我,
就因为他坐车会晕车,坐飞机会晕机。
他在高中的时候,父母亲离婚了,监护权由父亲取得,但也在同一年,
他父亲在工地里的23楼摔了下来,当场死亡。
他开始半工半读,也搬离原来房租较贵的住处,到了我家。
那一年,他才17岁。
他一个月付我妈4500元的房租,住在我家四楼那间有阳台的房间里。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是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的那一年,
他搬进来的第一天,刚好是我的生日,9月20号。
而我跟他的故事,也从那一天开始。
"喂!这里有个蛋糕给你吃!今天我生日!"我敲着他房门
"不!谢了!我不喜欢吃蛋糕!"他没开门
"这是我妈叫我拿给你的!你不吃也该开个门说话吧!"他怪没礼貌的
"不!我不喜欢别人看到我的房间!"他说着,一样没开门
"你..!"我有点火了"算了!不吃拉倒!"
我拿着蛋糕就往楼梯走去
"谢了!我不喜欢别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我踩下楼梯的脚步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停止,心里燃起莫名之火,
"喔!是吗?那谢了!我不喜欢陌生人住在我家!"我开始受不了他的语气
"我叫林翰聪,双木林,翰海的翰,聪明的聪!这样就不是陌生人了吧!"他说
他的每一句话好象都是那么理直气壮,顶得我是恼羞成怒了。
"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啊?"他问,一样问得那么理直气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走回他房门前
"因为我不喜欢住陌生人家啊!"他说
我的天啊!这家伙哪来的啊?哪一族的原住民啊?他每天拿锉刀磨牙齿吗?
"那就别住啊!"我火真的大了!
"你是处女座的?"他问,似乎感觉不到我的火气都上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讶异着
"因为你刚刚说你今天生日啊!9月20号,是处女座对吧!"
呃!?我突然发现我的智商变低了,一路被他压着打,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那怎样?你对处女座有什么意见吗?"
我在心里盘算着,如果他说出他不喜欢处女座的话,我马上把蛋糕往他房门砸去。
"没啊!我又没说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生日快乐!"
我手上的蛋糕差点走火,下巴差点垂到地板上。
"你说什么?"我贴进房门
"我说,生日快乐!!"他又说了一次
这次他的语气跟前面的语气大不相同,变得好轻,好温柔,我发现他的声音很好听。

"馨慧啊!下来吃生日面啰!"妈妈在楼下叫着
"喔!我马上下来!"我应着,拉高嗓子。
"你叫馨慧啊?"他在房里问着,那该死的门还是没开,
"不行啊?"我火气还没消呢!
"哪个"馨"?哪个"慧"啊?"他又问
"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说拉倒!我不喜欢逼别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他那该死的理直气壮的口气又出现了。

"馨慧啊!顺便叫林同学一起下来吃啊!"妈妈又在楼下喊着
"听到了吧!林同学,我妈叫你下去吃寿面啦!"我不耐烦的,
跟这家伙说话超过3分钟的话,可能会吐血。
"不!谢了!我不喜欢吃面!"他又来了,
"哼!懒得理你了!不吃拉倒!"我往楼下走去
"谢啦!我不喜欢别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声音又从房间里传来,
该死。真是该死。



第二章

他搬进我家的那天晚上,没有出过房门一步,所以我也没看到他,
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生日过后第三天了。
"馨慧呀!林同学跟你同年喔!人家很乖的!"妈妈织着毛线衣,
"他一个人半工半读,在加油站打工,晚上还要去上课,你可要多学学人家!"
"学他?妈...你有没有发烧啊?"我不可置否的,还伸手摸摸妈妈的额头,
"他哪里乖啦?说话怪没礼貌的!!"
"那是你太恰了,收敛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妈妈说
"我太恰?不会吧!?我的温柔是中山女出名的..."
"出名的糟糕..."妈妈打断我的话,还帮我接下去,
"你自己说,弟弟他一年跟你说几句话?"妈妈开始训话了。
"那是他还小,脾气差,而且思想幼稚,当然跟我没话讲啊!"我强力反驳,
"是吗?那他跟你大表姐怎么那么好?"妈妈瞄了我一眼,
"那是大表姐受得了他啊!大表姐脾气好啊!"我摘了颗葡萄往嘴里塞,
"那不叫脾气好!那叫温柔!"妈妈又瞄了我一眼,
"之所以帮你换个名字就是希望你能有康乃馨的特质,温柔贤慧。"妈妈放下毛线球
"结果还是没什么路用!"她无奈的摇摇头,
"本来的名字还不错啊!是你自己要换的,我又没叫你换。"我又摘了颗葡萄
这时门被打开了,那个该死的家伙回来了,"伯母,我回来了!"
他边说边关上门,我看到他的书包上写着"##商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哇!有葡萄耶!谁买的?"我弟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我面前这一串葡萄,
"我买的!要吃付钱!"我指着葡萄说,但我的余光却瞄向他,林翰聪。
我承认,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真的很不好,
如果只是说过话而没见过面来说的话。
但我现在更应该承认,我对他的印象彻底的改观。
他坐在门口旁的穿鞋椅上,慢条斯理的解开鞋带,很整齐的把鞋带"折"起来,
我第一次看到人可以把鞋带折成那样,然后,他在书包里拿出一包面纸,
抽出一张来,开始擦鞋底边缘,再擦鞋面,那双鞋子看起来真的很亮丽。
然后他把折好的鞋带塞进鞋子里,在鞋面上吹了两口气,
摆进那个...........那个我现在才发现的新鞋架..?!
接下来更离镨!
他坐回穿鞋椅,慢条斯理的把袜子脱下来,
那是一条白色的袜子,没有任何花样,
就是全部白色的。我看不见任何一丝脏掉的地方。
他先拿起一只袜子,先把它拉撑,然后开始捏线,
你一定不相信对不对?
但他真的捏出一条像是新买回家的袜子那种一样的线,
袜子也很听话,像是飞利浦之后,一片平坦一样。
然后他拿起另一只袜子,做出一样的事,
看得我是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他提起那两只被"整"过的袜子,转身往楼梯走去。
我真的对他彻底的改观,从来没看过男孩子这么样的!
但这次的改观并没有改得好一点,因为他一样讨厌!
"阿聪啊!来吃葡萄啊!"妈妈对他说
"不!谢了!我不喜欢吃葡萄!"他的口气跟3天前完全一样。
他径自往楼上走,在这同时,我跟他四目相接,那眼神像是...
像是....
像是在对我说 : "谢了!我不喜欢别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姐,你发花痴啊?"我弟弟在我面前挥了两下手。
"赵家伟,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我瞪着他,
"女孩子家要温柔,才刚说过你就忘了!"我妈妈又瞄了我一眼,
"妈,她如果会写温柔这两个字,明天太阳就不会出来了啦!"家伟说
"赵家伟,你皮痒吗?"我摘了颗葡萄,白了我弟一眼,
"好男不跟女斗,我要去睡觉了!"我弟顺手拔了颗葡萄,转身往楼梯走去,
"我也要去睡觉了!"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馨慧啊!拿葡萄上去请林同学吃啊!"妈妈说
"他刚刚不是说不喜欢吃吗?干嘛还要拿给他?"
"人家是客气!快拿上去!"妈妈也摘了颗葡萄
"你不知道上次我拿蛋糕给他,他有多没礼貌啊?"我跺着脚,
"那不叫没礼貌!那叫客气!快点拿上去!"

我不情愿的拿着葡萄,"我买的葡萄",不情愿的走到四楼,
"喂!林同学!我妈叫我拿葡萄给你吃!"我连门都不屑敲
"不!谢了!我不喜欢吃葡萄!"这该死的家伙一样没开门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葡萄是我买的!我也不想让你吃!"我拿着葡萄往楼梯走
"喔!那谢了!我不喜欢吃别人买的东西!"他一样那种惹人厌的口气,
"懒得跟你斗!我要去睡觉了!"我边下楼梯边说
"嗯!谢了!我念书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吵!"
他的声音从房里传来,还是那该死的口气!
我发誓,我赵馨慧这辈子如果还会拿东西给林翰聪吃的话,
那林翰聪一定拉肚子拉到脱肠!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我提着葡萄回到房间,口中还拼命念着。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

========================================*
为什么我要写故事?因为我喜欢写故事! *

.

第三章

他虽然住在我家,但要见到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记得"葡萄事件"后大概过了两个多礼拜吧!
我才见到他第二次。

那天我刚从补习班放学回家,
回到家后才想起来妈妈跟着爸爸出差到香港去,
我得自己打点自己的晚餐问题,好死不死,妈妈给的伙食费在弟弟身上,
而他那双小时候没被妈妈打断的腿这下子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晚上9点多,我身上只剩12块,晚餐还不知道在哪里....
我一个人呆坐在房间里,肚子饿得没办法看书,音乐听到想把音响砸烂,
嘴里咒骂着我弟,顺便啃着冰箱里那块早就硬邦邦的凤梨酥,喝着冰水,
脑袋里想着要怎么把这笔帐好好的跟我弟弟算。

先说好,我家不是特级贫户,不是没东西吃,也不是没东西煮来吃,
而是我不敢碰瓦斯炉,也不会煮东西。
因为我小学时有一次跟弟弟玩家家酒,也顺便把我的头发烧了....
"喂!你一个人在碎碎念个什么东西啊?"
这时我房门外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也叫了好大一下,
"谁!是谁?"我马上跳到床上去,抱着枕头发抖。
"我啦!林翰聪啦!"他的口气好象很受不了我的感觉,
"你怎么在家?"我这才放稍稍的放心了一点,但我还是没放开枕头,
因为我不知道这家伙对我来说是不是有危险?
"我为什么不能在家?"他回问我
"你不是夜校生吗?应该在学校里吧!"
"今天考试,比较早放学啊!"他回答得好象我不是学生,不懂他的生活一样
"那你跑到我房间外面干嘛?"我问
"我听到楼下有声音,下来看有没有小偷啊!"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感觉,
"小偷?喂喂喂!这是我家耶!你把我当小偷!"我气愤的说着,也把房门打开来,
"你才像小偷咧!"我对着他吼。
"我像小偷?你有看过小偷给别人钱的吗?"他说着说着拿出一叠钞票给我,
"你干嘛给我钱?"我满肚子问号。
"你弟出门前交给我的,他说他今天睡同学家,不回来了!"
"我弟?"我还是一肚子怪问号
"对啊!那个每天在你家里跑来跑去的小毛头啊!"他面无表情的,说得好自然,
"你没有弟弟啊?那他是谁啊?小偷吗?"
"喔喔喔!不不不!他是!他是我弟!"我接过他手上的钱
"还有你妈刚刚有打电话来,她要你千万小心别开瓦斯炉!"
他说着说着就转头往楼梯走去,
"她说她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女儿没有头发。"

他的声音在楼梯间回荡,我的视线里
只剩下他一步步慢条斯理的往楼上走去的脚步,
而我的耳朵里,似乎听见他的窃笑声。
"不许笑!!林翰聪!!"我朝着楼上大喊,
"我没有笑啊!"他的声音渗杂着关门声,且漫出明显的嘲笑味道,
"有!你有!"我气得在房门口直跺脚
"你说有就有吧!我不喜欢跟女孩子吵这种无聊的问题!"
ㄧ啊?!无聊?这可攸关我的面子问题耶!他怎么这么说话啊!?
"你才无聊咧!"我进房间把门一甩,气得受不了,肚子早被火气给填饱了。
我发誓,如果我赵馨慧从今以后还会跟林翰聪说任何一句话,
那林翰聪的嘴巴一定会烂掉!
"烂掉!烂掉!烂掉!"我拿出一本新的笔记本,写上我刚刚发下的毒誓,
顺便把上次发过的"拉肚子毒誓"也写上去,因为我的脑袋还要背课本上的东西,
为了避免忘记,我得写下来。
"烂掉!烂掉!烂掉!"我边写边骂,边写边骂。

=======================================*
为什么我要写故事?因为我喜欢写故事!*

.

第四章

隔天早上醒来,迷迷糊糊的往楼下饭桌上走去,迷迷糊糊的坐在饭桌旁,
等着妈妈把我每天都一样的早餐放到我面前。
我每天的早点都是两颗荷包蛋,一碗麦片加牛奶。
这样的早餐我已经吃了4年了,从初二开始接触补习班到现在,没有一天不一样。
才刚坐下没5秒钟,我才想起来妈妈不在家,也就是说我还得过着"自食其力"的日子,
而这样的日子还有10天,但奇怪的是,妈妈不在家,为什么厨房里有声音?
是弟弟吗?不不不!不可能!因为小时候的火烧头发事件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受害,
我也顺便把我弟弟的眉毛给烧了,所以他跟我一样,不会轻易走进那个伤心地,
那在厨房的是谁?小偷吗?
我站起身来往厨房走去,拈着脚步,因为我怕如果那真的是小偷,
至少他不会听到声响而发现我的存在。
但我看到的不是小偷,也可以说是小偷,一个昨晚拿钱给我的小偷....
"喂!你在干嘛?"我站在厨房门口问着
他回头看了我一下,又转头做他的事,他在干嘛?
他在煎蛋,旁边的果汁机里还有东西在翻搅着,深橙色的,应该是木瓜牛奶,
"喂!你哑巴啊?"
我不耐烦的问,他太没礼貌了,别人问话也不应不搭的!
"你瞎子啊?我在做早餐啦!"他的口气还比我凶,
"你会做早餐?"我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怀疑着我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
他又没搭理我,只见他拿出麦片跟碗,把麦片倒进碗里,再倒牛奶进去,
接着他转身把锅里的蛋铲起,很熟练的放到盘子里....
我的眼睛差点没掉下来,我不敢相信那是一个男孩子煎的蛋。

两颗蛋像太阳一样,没有一点点焦掉的痕迹,
我发现我妈煎的都没他的一半好。
他拿起那一盘蛋,还有那一碗麦片牛奶,从我身边擦身而过,
还瞄了我一眼,
我的视线跟着他移动,身体也跟着他走出厨房。
他把蛋跟麦片放到桌上,然后在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放在旁边,
又瞄了我一眼,又跟我擦身而过,进到厨房里去开始洗锅子,
收拾操作台,然后拿出一个杯子,把果汁机关掉,然后把果汁倒出来。
我想那个杯子一定是他自己的,因为我没看过那个杯子,
就像我没看过那个放在我家门口的那个新鞋架一样。

"慢慢吃吧!我要去上班了!"他边喝着果汁边说,在客厅沙发上拿出他的书包
然后穿上加油站的制服背心,往门口走去。
"这...这是我的早餐?"我都呆掉了!整个人像是看到什么世界奇观一样
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好陌生,这里好象不是我家一样。
他一样没回答,径自穿好鞋子就出门了。
我努力,用力,卖力,使力的回过神来,走到餐桌前,拿起那张他留下的纸条,
当我看完这张纸条的时候,我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纸条上写着:
"翰聪:
干堂婶要麻烦你一件事,在我出国的这11天里,可要麻烦你照顾一下他们,
家伟才国一,还很皮,但还算乖,不会惹什么麻烦,馨慧比较稳定,但脾气不好,
这一点我要麻烦你多担待一下,我想我留给他们的钱应该够他们这11天来的开销,
但为免一失,这5000块你就带着,算是帮他们带着,如果有什么意外花费,
也就不会那么麻烦。
家伟的习惯比馨慧好,他自己会打点自己的吃喝,只是他比较会乱跑,
别让他跑太远就好,至于馨慧,因为她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所以我想麻烦你,
早上替她煎两个荷包蛋,再泡一碗麦片牛奶给她,中午她会自己在学校吃,
至于晚上,你就盯着她,别让她不吃饭就好。
干堂婶知道你晚上要上课,早上要上班很辛苦,所以你这11天的帮忙,
我打算不给你收房租,只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小忙就好。 婶亲致 "
干堂婶?这是怎么回事?我妈是他的干堂婶?干堂婶是什么啊?
我只听过干哥哥,干妹妹,干爹干娘的,没听过干堂婶耶!?
好啊!妈妈居然泄我的底,等她回来我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看着桌上的早餐,我突然有种陌生又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是这4年来一样的早餐,
陌生的是这不是妈妈做的。
我拿起筷子,在蛋上习惯性的洒上点酱油,然后把它吃下去。
我拿起汤匙,在麦片上习惯性的加了点果糖,然后把它吃下去。
我发誓,这是我在地球上生存了17年以来最奇怪的一顿早餐,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居然觉得它挺好吃的,虽然没什么妈妈的味道,但我居然也没有恶心的感觉。
自从我认识林翰聪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一点好感,从来没有!
所以我一直以为只要是跟他有点关连的东西我都不会喜欢。
但今天的早餐,我居然吃下肚?
这让我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吃完早餐,回到房间穿制服拿书包,看到那本记着"誓言"的笔记本摆在书桌上,
我才想到,昨晚发了个"如果我再跟他说话,那他的嘴巴一定烂掉!"的誓,
那刚刚我跟他说了话.....不就.....
算了!那种人,说话一点感情都没有的人,嘴巴烂了最好,
我才不会看在他做早餐给我吃的份上可怜他呢!
我才不会呢!绝对不会!

======================================*
我学物理
你学心理
我研究物性
你刺探人性
我讨厌你这怪物
你却带走我的心

.

第五章

严格说起来,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所以我真的没再跟他说话,从他做早餐给我吃的那一天开始。
而那11天,我弟弟变得跟他很好,每天晚上黏在他身边,跟他有说有笑,
至于我,则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书,
除了洗澡之外,我没有出过房门一步。
当然,他一样难懂,一样有那些令人受不了的习惯,
每天他下课回家的时间大约都是10点半左右,
他一样会把那双袜子捏出线来,
一样会把鞋子擦得晶亮,
一样一言不发地上楼,也一样在上楼时会瞄我一眼。
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我却感觉到当他的眼睛跟我的目光相接时,
他并不是那么讨人厌的,当然,
这愚蠢的想法只会在脑海里短暂停留2秒钟。
11天的时间,其实过得不算太快,
因为整栋房子就只有3个人,他,我弟,还有我,
而且我每天早上叫弟弟起床之后,就会在餐桌旁等待着我的早餐,
这一段等待的时间,只有我跟他而已,
所以当我的"一日之计"必须跟他一起过时,
我就觉那11天的时间实在挺慢的。
跟他没有说话,就没有磨擦,也就没有坏心情,
但我突然间有种不太习惯的感觉,
虽然我跟他也才说过几次话,但可能是因为跟他吼惯了吧!
看到他的脸,都有种忍不住想骂人的冲动....
终于,11天过了,妈妈在明天晚上就会回到台湾,
想到可以不再吃他的早餐,
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
记得那天是10月17日,1997年,
我坐在书桌前看着记录簿,上面清楚写着:
"10月18日:妈妈要回家啰!晚上11点10分降落,中正机场,新加坡航空。"
我很兴奋的合上记录簿,走出房门正要去刷牙准备睡觉时,
楼上传来弟弟跟他聊天的声音....
"这是谁啊?"弟弟说
"我妈。"他回答
"那旁边这个是你爸吗?"弟弟又问
"嗯..."
"那这个女孩子又是谁啊?"
"一个女孩子。"
"蛮漂亮的耶!你女朋友啊?"
"不是!"
我好奇的踮步往楼上走去,看见他们两个正在阳台上聊天,
弟弟的手上拿着两张东西,
一张是照片,一张是A4大小的纸。
我躲在楼梯旁边,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先说好,我只是好奇,并不是个天生当间谍的料。
"家伟,我问你一些问题,但你一定要保密,不准说出去喔!"他说
"好啊!没问题!我一定不会说出去。"
"你姐是不是很讨厌我?"他转身面向我弟
我?怎么说到我身上来?
"我姐?我不知道耶!她谁都讨厌啊!包括我在内她也很讨厌!"说就说,我弟还比手势,
亏我待他不薄,他居然这样出卖自己的姐姐!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她是不是很不喜欢我?"他站直了身子
"就像是看到蟑螂一样的讨厌?"
"不会吧!至少她没拿拖鞋打你啊!"
我看见林翰聪脸上的表情,像是彻底的被打败了一样,一副要跳楼的样子。
"她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什么?"他又问
"没有啊!我跟她一年说没几句话,她也不会来跟我说什么。"
"喔...那没事了!我问完了!"他转身面向外面,趴在阳台上,
"你为什么问我这些啊?你喜欢我姐啊?"我弟弟拉着他的衣服问他,
"没为什么!我只是不喜欢别人讨厌我而已!"

他又是那种欠扁的口气。
"她不讨厌你吧!我看过她讨厌别人的样子,但她没用在你身上啊!"
"怎么说?"他把头别向我弟
"她高一的时候,有个邻校的男生要追他,还追到我家来喔!"
完了.....他开始比手划脚了....
"那个男生抱了一束花站在我家楼下,那天下大雨,他就在楼下淋雨呀!"
他越说越高兴了.....
"那天是我姐的生日,他要把那束花送给她啊!"
"然后呢?"他问
"我姐本来不理他的!结果我妈说别让人家在楼下淋雨,不然会感冒!"
我这没良心的弟弟......
"我姐很不情愿的拿把伞下楼去,然后她做什么你知道吗?"
"她做什么?"
"她把那束花插到那男生的头上,还跟他说了一句话!"
求求你,赵家伟,别说出来!拜托.....
"这束花刚好可以当伞,你就这样带回家吧!我不喜欢你!别再跟踪我回家!"
OH.....God.....
"说完她就关上门,那个男生一脸错愕的还站在那边好一下子才走耶!"

我的天啊!真是养老鼠咬布袋耶!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的亲弟弟,
同一个妈生的,却这么轻易的就把我给出卖了。

"所以如果你喜欢我姐,别送花给她"
"喔!谢谢你的忠告!我知道了!"他笑倒在一边,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