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书名:囚爱
作者:郦优昙



第1章
  
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了房间,本该是万籁俱寂的时候,人们都沈浸在自己的梦乡里,可却有细细的娇喘声从一栋高级大厦传出来。
 
月华如水,清清凉凉的打进房内,微微的夜风吹拂起窗帘,彼此纠缠著翩翩起舞,低哑的男声带著濒临疯狂的绝望呢喃著:“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公主,呃我的”
   
粗壮的大手与纤白的十指交缠在一起,男人将脸埋在女子粉白的酥胸里,嘴唇一刻都不停的啃咬著,在那已经是痕迹斑斑的雪白肌肤上再度烙下难以抹灭的痕迹。
   
精瘦的臀犹如马达一般做著抽送的动作,狠狠地,每一下都深入她最神秘最美丽的地方,潺潺的水声从两人亲密结合的部位羞人的传出,酿成一股爱欲纠缠的不堪场景。
   
“公主你要记住,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男人改用一只手钳制住女子,深邃的眼睛里有了一种看不懂的情绪,他直勾勾的凝视著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佳人,忽而笑了。
   
“呃”浓密的秀美紧紧地拧了起来,娇弱的身子著实有些受不了这样狂猛而野蛮的冲撞,雪白的贝齿将下唇咬的通红,整个娇躯都在男人怀里剧烈的颤抖起来。
   
“要来了吗?”男人低低的笑了,完全不像是平日里粗犷豪迈的模样,他尽情的抚摸著身下佳人的身体,最後停在两人结合的部位猛烈的揉捏轻掐起来。
   
她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原本就敏感的身子在他的调教下早已是淫荡的不像话,只要他稍稍触碰就会有反应──天知道她有多厌恶这样的自己。可身体总是不受意志控制,再怎麽不愿,也只能在他身下哭泣著哀求,接受。
   
“等我一下,我的公主”男人抬起她纤细的一只美腿,更加用力的冲撞起来,那疯狂的力道,令她平坦白皙的小腹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痕迹,那是他在她体内呵!
   
俯下头,含住面前不住颤抖著的红缨,咬在嘴里轻轻地咀嚼著,然後大力的吸吮,将那一对美丽的小兔子似的丰盈深深的记在自己脑子里,男人疯狂的爱著她,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她。
   
女子似乎察觉到了什麽,她有些难受的绷直了纤细的指,可再怎麽挣扎也只能在他怀里,被他占著,嫣红的小嘴咿咿呀呀的叫著不知名的字句,被周身袭上的快感弄得神志不清。
   
这是多麽悲哀。
   
男人悲伤的眼神静静地凝视著身下的最爱。
   
他只能用这种手段得到她,费尽了心机想让她回头看他一眼,拼命的想要让自己配得上她,就算当不成王子,也希望能给她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只要她愿意试著爱他。
   
可他忘了,自己就只是一个莽夫,一头大熊,一个不修边幅肮脏卑微的搬家工人,怎麽配得起站在云端美丽优雅的公主?!
   
“吾爱”他低低的呢喃著,身下冲刺的力道越来越大,看著她因极度欢愉而流下的泪,笑了,“你会记得我的对吧你会记得我的,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的”谁会忘记一个强奸犯呢?
   
女子水眸迷离的看著他,这张说不上俊美却绝对粗犷有型的脸庞,陪著她度过了近三百个日日夜夜,“呃──”她猛地娇呼起来,只因男人竟抽出了自己的昂扬,改而以唇瓣覆住了那块神仙宝地!
   
灵巧的舌尖在泛著芬芳香气的私处游走,时而啃啮娇嫩的花瓣,时而钻进紧致的甬道,游龙般的挑逗勾引,要的就是她开口求他。
   
“别、别──嗯啊!”女子的娇呼愈发的凄厉起来,那娇嫩嫩的地方怎经得如此的亵玩?她摇晃著纤细如玉的娇躯,两朵粉樱在雪白的衬托下更显得美丽诱人,令人垂涎欲滴。
   
“公主,乖,快求我,求我狠狠的要你,快!”男人从她双腿间抬起头,满眼渴望的看她,舌头舔过唇畔属於她的独特香津,然後又低下头去狠狠的吸了一口,直让她的娇躯抖得不像样子,翕动的花穴又涌出一股泛著诱人香气的甜美。
  
摇头,她拒绝求他。
   
男人笑了,没说话,只是低下头用力咬住她腿间粉色的小珍珠,开始吮吸,偶尔舌尖掠过水穴边缘,舔一下,却并不深入,存心要她哭著求他。
   
“不要”纤细的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女子哭得更厉害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放过我吧”那娇弱可怜如同小奶猫的声音,楚楚可怜,似乎只剩下浅浅的一丝气息。真是万般的惹人怜爱。
   
“求我。”男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本就对她的身子爱之若狂,若非要听她求他,他早就进入她的身体兴风作浪去了!说完这话,他又是轻轻一咬,咬的她顿时丢盔卸甲,花蜜一股一股的流出来,被他一滴不漏的喝下去。
   
这下她是真的受不住了,娇嫩的声音带著哭腔:“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求你了呃!”在她开口求他的一刹那,男人已经忍不住以各种角度冲进了她水溶丝滑的体内。
   
*********************************************************************

作家的话:
来吧来吧,大家会客室里说说话啦,觉得瓦写H如何?????要不要再那啥一点儿?!这是瓦的处女H啊!!!!




第2章

第2章
   
就这样,爱欲纠缠,彼此深深凝望著对方,如果时间能够悉数凝结,他真希望日月草木,万古洪荒都定格在这一刻,她永远都只能在自己身下承欢哭泣,除了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给予她如此欢愉。
   
“我的公主”他低低的呢喃著,身下撞击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似乎想要借此深入她的灵魂,让她的一切都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小嘴儿愈发干涩,已经到了发不出声音,只能单一的“啊啊”的叫著,也不知是甜蜜还是痛苦。
  
男人沙哑的笑声在夜色里显得无比清晰,他爱怜的低头亲亲她汗湿的不像话的额际,薄唇微启,灵活的像条蛇的舌头在她嫣红的唇瓣上辗转反侧的撕咬吸吮,勾起她的丁香小舌来回缠绵。
   
大手覆在彼此亲密交合的部位揉捏著,偶尔随同不断抽插的昂扬一起进入那紧窒的水穴内游走一番,黑色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深深的凝视著她,仿佛要将她脸上每一个表情都镌刻在心底。
   
“不要了”她狂乱的摇著头,因那可怕的濒临死亡的快感而泪盈於眶,“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不要了、不要了”娇嫩如牛奶般的身子在他身下扭动,想要避开如潮般涌向四肢百骸的快感,却只是加大了在他身上摩擦的力道,反而让他更加坚挺。
  
抵著那方柔嫩的粉唇,他沈沈的笑著:“不要那怎麽能行呢?是我给你的,你就必须得接受!”身下的动作愈发的厉害起来,每一下都冲进她的最深处,侵入那处温暖紧塞的宫房,雪白的小腹上一道明显的痕迹愈发的吓人,两人彼此之间互相纠缠的如此亲密,心却隔得十万八千里。
   
男人绝望的眼睛就这麽深深的凝视著她,想把她的每一声娇喘,每一个表情都记在脑海里,那麽,不论以後是生是死,他都不会忘记,曾经,她是完完全全属於他的,他一个人的,就算她不甘,就算她委屈,也只能在他身下乞求爱怜。
   
“不要忘了我”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声音里竟充满了哀求的意味。
   
沈浸在情欲中的她哪里能察觉的出他的不对劲儿?她只是张著小嘴儿无声的叫著,晶莹剔透的泪珠因为负荷不了的激情而从眼角滑落。
   
他猛地低下身子将她搂进怀里,粗犷的脸庞埋在她香馥的颈畔,嘴唇不断啄吻著雪嫩的肌肤,火热的大掌已经来到了她胸前的丰盈,温柔的缓慢的摩挲揉捏著,将那两朵粉嫩嫩的红缨弄得娇豔欲滴,美轮美奂。“这麽美”痴迷的盯著这对完美无瑕的丰盈,男人终是忍不住含住了它,叼在嘴里细细的品尝起来。
   
“啊啊”她张著小嘴儿,无声的吟哦,双腿想要躲开,却无能为力。
   
纤细修长的美腿一只被男人搁在腰上,另一只则栖在蓝色的床单上,整个房间充满了淫靡的交欢气味,大床的凌乱更是显露出了房间的整洁无瑕。
   
男人律动的越快,清脆的声音就越急,雪嫩白皙的脚踝上扣著一条银色的铁链,所以女子才无法躲开他的操弄,只能柔弱无助的承受,铁链的另一头系在床柱上,直径很小,顶多让她可以在这个房间走动,她甚至连门把都无法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於餍足了,结实强壮的身体在一阵抽搐後,将自己灼热的精华释放到她身体深处,然後轻轻搂著她翻身睡下。
   
身心皆以疲惫的她,只一会儿就已沈入了梦乡。
   
静静地凝视著她美丽的睡颜,男人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他轻轻的将自己的昂扬从她如丝水滑的体内抽出,引来她一声小小的嘤咛。
   
下床,解开已经锁在她脚踝上近一年的铁链。他将犹带有她余温的铁链贴到自己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後万般温柔的抱著她往浴室走,疲累至极的她竟也只是嘟了嘟小嘴,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
   
细细的为她清洗,从头到脚,不落过一根发丝,一处肌肤。修长粗大的手指伸进那犹然红肿的水嫩花穴,温柔的抠挖,将自己刚刚留下的精华一点点掏出来,冲净。薄唇忍不住吻了上去,含住甜美的花瓣吸吮舔弄,令已然熟睡的她在梦中都娇吟出声。
   
苦笑,男人粗犷的脸上蔓延著数不尽的悲哀,大手轻巧的在她周身游走,再也没有让她感到一丁点儿不适。
   
“宝贝,我的公主。”他抱著她娇嫩嫩的身子,出神的呢喃著,“明天你的王子就要来把你带走了,而我这个卑贱的莽夫,恐怕下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我的公主,你会爱上他的对吧?和他比起来,我真的是一无是处呵”脸庞埋在她的颈窝,灼热的气息竟喷洒著绝望,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下来,男人深情的亲吻著怀里雪嫩纤弱的娇躯,口中喃喃著,“求你了,不要忘记我,求你了”
   
他不奢求她爱他,只求她心底能有个位置属於他,不管是厌恶还是仇恨,甚至是恐惧,什麽都好,只要她不忘掉他,怎麽样记得他都好。
   
我的公主呵我从来都不是王子,甚至连骑士都称不上,充其量也只是默默仰望著公主,为她烧窑的一个夥夫,可是,我的爱比起王子一点儿都不少,即使你并不需要。
   
我的公主呵你可曾知道,我有多少次在梦里遇见过你,又多少次在梦里遇见过我自己,你总是开心的笑,温柔的像洁白的云,而我,永远只能躲在卑微的角落,远远的看。这麽久了,我梦见你,我梦见我自己,却从没有梦见过我们在一起。

*****************************************************************************

作家的话:
看哇,更了这麽多哇~还是第一次的H~票票留言啊啥的!!!




第3章

第3章
  
桑挽离从梦里惊醒,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鲜空气,双手揪住了自己的睡衣前襟,美眸在屋里迅速的扫视了半天後才让僵硬的身体缓和下来。
   
幸好只是梦,现在她是在自己的家中,四周的景物摆设都是她看了很久很久的,熟悉的不得了。从很久以前她就搬回家来住了,要不是因为新工作离家比较远,她也不会在学校附近买了这麽一栋公寓,爸妈怕她不适应新环境,还特地将这里装扮的跟家里的卧室一模一样。
   
可是。
   
她怎麽又梦到七年前的事了?!
   
已经很久没有再想起了,她也以为自己已经忘掉了,那人──不是也死在狱中了麽?一切都结束了啊
   
素手捂住“怦怦”直跳的心口,被噩梦惊醒的桑挽离再也没了睡意,於是便起身披了件晨缕走向厨房端了杯牛奶出来。顺便看了一下客厅的挂锺,凌晨两点四十分。
   
已经很晚了,可是也睡不著了。
   
抿了抿嘴巴,她坐到沙发上,啜饮著温热的牛奶,思绪纷飞,心情紊乱到几乎无法克制,手机就在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大跳。
   
屏幕上显示著“枢”这个字。
   
随手接过来,那头男人温润淡雅的嗓音就这麽传进她耳朵里,没有什麽情绪,却能清楚的听出蕴涵於其中的关心:“做噩梦了?”
   
桑挽离扁起嘴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连这个都知道。
   
程景枢在那头低低的笑了,“要是这样就好了。”
   
“”桑挽离连忙转移话题,“怎麽知道我做噩梦了?”这家夥,从小到大自己的事情就没有一件能瞒得过他的,不,或许有一件,但那不是她愿意的,而是“那个人”强迫的,而他,居然也就真的没有觉察到什麽
   
“离离?”程景枢轻轻的唤著,“今天是你搬进新公寓的第一天,你那麽认床,我当然会知道你睡不好,睡不好的话当然就会有噩梦。”
   
她在这边笑,“就你聪明!”
   
“呵呵”温润如玉的笑声在深夜里竟是如此的低沈迷人,简直能把人的魂儿给勾走,“怎麽样,会怕吗?我明天去陪你住好了。”
   
桑挽离连忙拒绝:“不要啦,你还有工作要做,再说了,这儿可是只有一间卧房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什麽都需要人陪。”
   
程景枢沈默,於是她又软磨硬泡好说歹说总算是打消了他要现在过来看一看的念头,但却被迫答应了要礼拜日陪他一天的威胁,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总算是把这个操心鬼给哄好,挂了电话後桑挽离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眼神迷离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麽,手上握著的马克杯冒著浅浅的热气,明明是夏夜,却显得那麽冰凉。
   
自从七年前後,枢对她的态度愈来愈珍贵,活像她不是人而是稀有国宝一样。整日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著,连话都不敢大声讲一句。
   
叹了口气,或许这样才最好,他不用愧疚,她也不用迈出彼此的那一步,就这样就好了
   
其实,刚刚他们都撒了谎,她之所以会做噩梦,绝不是因为刚刚搬了新家会认床的关系。是因为这样陌生而又熟悉的公寓模式,让她想起来一些不美好的记忆罢了。只是他不舍,她不愿,於是彼此就都心知肚明的将真正的原因给忽略掉了。
   
************************************************************************

作家的话:
虽然这章很清水,但是大家莫吝啬乃们的票票呗~




第4章

第4章
   
同样的深夜。
   
倚在落地窗前,男人指缝间夹著的雪茄已经燃烧殆尽,但他仍只是痴痴的看著远方,深邃的黑眸一眨不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房内女人叫床的声音愈发变得大了起来,却一点儿都没打扰到他的思绪,他仍旧站在那儿,夹著烟,却不吸,眼神深远。
   
“嗯啊杨哥你好棒、啊还要、我还要??? ??嗯──”最後一声是女人尖锐绵长的娇吟,很明显,她已经达到了高潮,但随即她就开始求饶了,“杨哥,我、我不行了啊杨哥我、我帮你吸出来还不行吗?!啊”
   
男人从远眺中回过神,老僧入定般转回客厅坐下,静静地等著房内那对男女办完事。
   
将雪茄掐灭在水晶烟灰缸里,他双手环胸的压在沙发上,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刚刚那个女人在高潮时的浪叫。
   
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怯,完完全全就是被情欲主宰了理智,似乎能有多大声就叫了多大声,纵情放浪,淫荡不堪。
   
不像他的女人,再怎麽激情,她也拼尽全力的克制著自己,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来,每当那个时候,那张美丽的小脸就总是会憋得通红,却美得令人无法呼吸,每每叫他已然平息的欲望再度复苏。
   
他的女人
   
男人闭上了眼,深沈的眼睛里有类似毒蛇的光在跳跃。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只裹著一条浴巾的俊美男人走了出来,妖孽的俊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怎麽样,大哥,听了这麽久,有反应了吗?”眼睛往男人裤裆处一瞟,随即扫兴的叹口气,“大哥,你还是不举啊!”不能享受到人间的极乐,做男人还有什麽乐趣?
   
男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噤声。
   
“我交代你做的事情怎麽样了?”
   
“OK,但是我不明白,大哥,你要去家破学校干吗啊?”杨傲拧眉不解,“那所学校有什麽好的吗”不过是所普通高中罢了,充其量是所重点尖子培养地,大哥去那干嘛呀!
   
男人又是一眼看过去:“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杨傲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你瞧你,整天闷得像个葫芦,什麽话都不肯跟我们说,以前的事情也不准我们问,大哥,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啊!”亏他还经常带著美女到他这儿来做爱给他听,目的不就是为了刺激大哥从而使他一柱擎天嘛,难不成是他自己有暴露狂喜欢给人听墙角?
   
男人沈默了很久,就在杨傲差点忍不住不顾他是大哥想要发飙的时候,他低低的开口了:“我有女人。”
   
杨傲吓掉了下巴。
   
大手用力给他这麽一扳,就把他脱臼的下巴给塞回原位。
   
然後果断的起身就走。
   
在愣了一会儿之後,杨傲立刻狗腿的跟上去,喋喋不休誓要将谜团解开,明儿个也好朝那帮老小子们炫耀一下自己的独家消息:“嘿嘿嘿大哥啊,能不能透露一下嫂子是谁啊?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今年芳龄几何啊?为什麽都没听大哥你说过呢?跟这所破学校有啥关系吗?你们什麽时候认识的?”
   
男人停下脚步,只说了一句话:“她是公主。”
   
留下苦逼的杨傲在原地想破脑袋。
   
公主,哪国的公主?!又不是没有贵族小姐或是哪个小国的公主看上过大哥,可他不是都柳下惠似的拒绝了吗?他和众兄弟还以为大哥是不举所以才不接受人家的哩,毕竟那个个几乎都是尤物啊~
   
呃,等他从YY中回过神,就发现男人早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

作家的话:
虽然这章木有肉,但是等咱们莽夫回来自然就会吃到美味的公主~SO,宝贝们,票票啊留言啊~




第5章

第5章
   
桑挽离第一天的工作很顺利。
   
虽然不乏有特别调皮捣蛋的学生,但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勤奋好学的,不管他们人品素质如何,至少在她的课堂上,是没有人故意捣乱的,好吧,谁叫她教的是不被重视的音乐课呢?除了特长生以外,几乎是没几个学生对这门功课有兴趣。
   
她抱著教案走在走廊上,准备回办公室收拾一下,作为任课教师,教的又是音乐,她的课不算多,再加上不是班导,也不需要开导学生啊什麽的,只要每天上完课就可以回家去了。
   
走到转弯处,一群打打闹闹的学生正兴奋的讨论著放学後的行程,走在最前面的几个倒退著走,一边走还一边在和同学兴高采烈的讨论著什麽。
   
过度兴奋的结果就是造成了师生相撞的惨剧。
   
被撞的学生没什麽事儿,倒是撞人的老师差点儿就飞了出去。
   
抚著额头站稳脚步,桑挽离抿了抿唇瓣,勉强扶住墙根,没有被对方的冲势撞到,但是教案已经飞成一片雪花了。
   
无心成过的学生连忙道歉,又殷勤的捡起地上的教案还给她,其他的学生也立刻一窝蜂的涌上来,道歉的道歉,关心的关心,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桑挽离接过已经被捡起并整理好的教案,微微笑了,清雅绝伦的气质立刻引起一片嘘声,本来就是她撞到人家的,却是人家先道了歉,这点怎麽也说不过去啊。
   
“我没事,抱歉,是老师先撞到你的。”她伸手摸了摸被撞到的男生的头,嫣然一笑,“快回家去吧。”
   
“谢谢老师!”
   
看著学生们青春洋溢的背影,桑挽离露出淡淡的微笑。
   
真是幸福呵!
   
摇摇头,她收敛心思继续往前走,今天晚上有为了她开的欢迎会呢,校长说要把她正式向老师们介绍一下,怎麽也不能晚了。嗯回办公室收拾一下然後再回家换个衣服,差不多也就到了时间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偌大的房间居然空无一人,看样子老师们也都下班回家了,只剩她一个啊,这间办公室一共有六名老师,都是教艺术类课程的,在晨星高中,只有教导主任及以上领导才有独立的办公室,其他老师都是大概五六个人共同用一间。她是新来的,当然也不例外。
   
这一刻,桑挽离忽然无比庆幸起不让父母及程景枢干涉自己工作的要求了。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得和其他人共用一间办公室,而且还没有独立的休息室和洗漱间,真不知他们会做出什麽来。
   
将教案放下,草草将桌面收拾了一下,桑挽离走进茶水间,想要泡一杯热茶再走。
   
谁曾想到,就在她刚刚踏进去的後一秒,就有一个火热的胸膛从後面包裹住了她。
   
她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连忙死命的挣扎起来。
   
那人也没有说话,大手激情难耐就包住她丰盈柔软的胸部,大力却又不会弄疼她的揉搓起来,粗糙的手指无比灵巧的解开了她胸衣的扣子,小心翼翼的探了进去,刚刚好碰到了那极为柔嫩的顶端。
   
桑挽离一个激灵,纤细的身子更加猛烈的开始挣扎,小嘴张开就要大声呼救。
   
看不到身後男人的脸,可却能无比清晰的感受到那灼热的硬挺就抵在自己臀间无比暧昧色情的磨蹭著。




6、茶水间的欢爱 上 (H)

6、茶水间的欢爱 上 (H)
   
桑挽离吓坏了,小脸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张开的小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身後的男人用嘴唇堵住,双眼被一只大手蒙了起来,身处黑暗,更是让她不安到了极点。
   
很快地,男人轻轻松松的就制服了她,所有的反抗在他而言都像是小猫一样,除了让他觉得好笑可爱之外,根本没有一点儿用处。
   
黑色的眼罩罩上了她水灵灵的双眸,纤细的双腕也被男人一只手擒住,姣美的身子完完全全的陷落在男人怀里,桑挽离用力挣扎的後果就是加大了自己在男人身上磨蹭的面积,弄得男人的呼吸声更加显得粗犷,每一次都吐露出了无比深沈的欲望。
   
大手第二次从衬衫下摆灵活的钻了进去,沿著滑腻的肌肤罩上了一只柔软的浑圆,握住那捧粉团儿,粗糙的不可思议的食指浅浅的摩挲著顶端娇嫩的嫣红,弄得桑挽离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眼泪从眼罩下流了下来,桑挽离後悔的不得了,早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她宁愿回家族企业上班,也不会来这所高中任教!
   
看著那晶莹剔透的泪珠,男人刚硬的心不由地柔软下来,薄唇覆了上去,将那美丽的水珠儿吮掉,然後温柔的在她的粉颊上啄吻著,想要她放下戒备,不要再那麽紧张。
   
“不要”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却更是让男人下腹冒起难以扑灭的欲火,恨不得马上就将她压倒在身下狠狠地爱上几百遍!“放开我、放开我!”她的情绪马上就又激动了起来,被他制住的小手一个劲儿的在身後挣扎著,雪白的贝齿将嘴唇咬出了深深的红痕。
   
深邃的黑眸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心疼,男人猛地吻住她的粉唇,含住那柔嫩的唇瓣轻轻吸吮著,动作竟是无比的温柔。
   
可沈浸在恐惧之中的桑挽离哪里还能感受得到?她挣扎的更厉害了。
   
男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在为她的挣扎感到了一丝为难,却又不想就这样放开。於是他扯下腰间的皮带,迅速并且灵巧的将桑挽离纤弱的双腕捆在了一起,没有太紧,可她绝对挣不脱,皮带的另一头系在水龙头上,水手结打得十分结实,让她只能将身子柔软的弯在他面前。
   
白色的衬衫被解开了几枚扣子,露出同样白色系,早已被男人推高了的蕾丝胸衣,高耸美丽的丰盈就这样大喇喇的展现在男人灼热的眼底,顶端两枚嫣红娇豔欲滴,在空气中悄悄的挺立起来,诱人采撷。
   
怕她娇嫩的肌肤被水槽硌到,男人又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垫在下面,然後大手就直直的握住那纤细的不可思议的腰肢。
   
黑眸闪现难以言喻的心疼。
   
这麽多年了,她还是这麽的瘦,那男人没有好好待她吗?为什麽她还是这样柔弱?而那个男人居然就这样让柔弱的她在社会上行走!
   
他根本就不配拥有她!
   
薄唇爱怜的压了下去,含住一枚粉嫩的樱红,轻轻啃啮起来。
   
即使心底不愿,可身体上总是会有反应的,桑挽离难堪的闭上眼,咬紧了嘴唇,羞愤欲死。她怎麽也没有想到,在七年後,她还会有这样羞耻的一刻!
   
衣衫不整的,躺在男人身下,被他玩弄,身体最神秘最隐蔽的地方,都赤裸裸的呈现在他面前,任意亵玩不,她不要这样,她不要!
   
见她哭得不能自抑,男人悠悠的叹了一声,俯首离开令他疯狂的柔软丰盈,吻住她的唇瓣,温柔的,极尽深情的舔吮。

*****************************************************************************

作家的话:
我果然是写不出没有爱的H...呼唤票票与留言哇~




7、茶水间的欢爱 下 (H)

7、茶水间的欢爱 下 (H)
   
就算桑挽离再怎麽迟钝,再怎麽恐惧,在男人这样的温柔下,她也察觉出来什麽不对劲了。这世上哪个强奸犯会对受害人这样温柔的?!
   
可是她并没有为这个想法而感到心安,反而更加的恐惧。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察觉到怀里的人儿娇躯陡地僵硬了起来,男人深沈的眼睛微微黯淡,大手却依旧握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薄唇在她脸庞上四处游走。
   
我的公主,你认出我了,是麽?
   
这麽多年来,你从来都不曾忘掉我,是麽?
   
他满含虔诚的吻上她粉色的唇瓣,手指顺著她纤细的腰部肌肤蜿蜒而上,极尽柔情的探索著,在她身上弹奏出难以言喻的激情音符。
   
桑挽离浑身都在颤抖,她怎麽也不相信这是真的,这怎麽可能!
   
男人火热滚烫的鼠蹊部紧挨著她娇嫩嫩的私处,来回暧昧的磨蹭著,感受到那渗出的浅浅香甜,薄唇不禁扬起一道笑纹,一只大手灵活的解开她的A字裙扣子,悄悄探了进去,引来桑挽离一声惊叫。
   
眼前只有黑暗的世界,以及在自己身上肆意行走的大掌,最私密的地方都被侵犯了桑挽离隐忍著泪水,小嘴在他唇下发出“呜呜”的哀鸣,如同可怜的小猫咪般无助的叫唤著。
   
男人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渴望,恨不得马上就把她给扒光了就地正法,他充满安抚意味的含著她粉嫩的唇瓣,来回的舔舐啃咬,将那香馥的口腔给品尝了个遍。大手摸索到那一处神秘的桃源所在,小心翼翼的插进去半根食指。
   
桑挽离娇嫩嫩的身子霎时僵硬的犹如石头,她紧绷著娇躯不敢动,生怕那可恶的手指再深入到里面去,小嘴又发出幼兽受伤般的呜咽,模样楚楚可怜,看起来惹人疼极了。
   
低低的笑声从男人口中发出,连结实的胸膛都跟著震动了起来,修长粗糙的食指更加深入那紧窒的不像话的甬道,四处抠挖著,抚弄著四壁柔软绵密的皱褶。修剪整齐的指甲刮著粉嫩的甬道,上下左右的旋转,让香甜的花蜜更是蓬勃宣泄而出,让他的整只手都沾染上了那无比甜美的味道。
   
她娇滴滴的身子哪里受得了这个?小手绞成一团,奋力想要挣脱开那束缚著她的皮带,就算手腕已经被勒出了红痕也在所不惜。
   
见她明明知道自己是谁却仍是想要逃离的模样,男人深沈的眸子不禁更加冷厉起来。那种阔别多年的自卑与绝望又席卷而来,不管他变成什麽样,她都不会看他一眼,从来都不会!
   
想到这儿,满心的温柔疼惜忍不住就化成了暴戾的残酷,精瘦的窄臀往前一顶,狠狠地,也不做前戏了,就这样猛地冲进她娇嫩嫩的水穴内。
   
她湿的还不够,自然就觉著疼了,小嘴都有些发白,唇瓣颤抖著,想要叫,却一个字眼儿都发不出来,只能“咿咿呀呀”的无意识哀鸣,眼泪从黑色的眼罩下流出来,润湿了苍白的脸颊。
   
男人的心突然就针扎刀绞似的疼起来,他从来都不想伤她,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可是不伤她不虐她她就不会把心思放到他身上!哀嚎也好,哭泣也好,这千般万种的情绪,只能他一个人看!
   
终於还是忍不住满心的爱怜心疼,在狠狠地顶进去之後,他终於还是停止不动,即使自己已经忍得快要爆发,浑身都因为渴望她而抽痛著。
   
大手伸到两人交合的地方,轻柔的捏弄著,勾起那颗小小的粉粒,时而轻掐时而揉捏,弄得她娇躯一阵一阵的轻颤著。

******************************************************************************

作家的话:
果然H比剧情要简单~为了伟大的H大家票票留言吧~




8、爱欲缠绵 上 (H)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