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书籍上传

穿越之我是还珠格格 - 烟波谷
411,037 字数
情色撩人古色古香一女n男

华文原创文学之精品荟萃 都市熟女之寻梦乐园



书名:穿越之我是还珠格格
作者:烟波谷



1.穿越
我叫夏筱妍,今年十七岁。从小就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至于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我不是很在意,在我十岁的时候,母亲就告诉我了她的故事。

一个很俗的故事,一个平凡的女孩子爱上了一个有钱公子哥的故事,最后在家族的压迫下被迫分开,母亲在离开后,才发觉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想再去找父亲时,他却被家人送出国了。无奈之下,从小是孤儿的母亲只有中途辍学,外出以赚取抚育我的费用,母亲当时还不足十八岁。

在很小的时候,我特别想要一个父亲,就时常问她我的父亲在哪里?母亲不说话,只是悲伤的看着我,到最后也就不敢再问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努力地让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可是私下,看着别人都有父亲可以撒娇,我也忍不住心里泛酸。

这天清早,天有些阴沉沉地,我起了个大早,漫步在上学的路上,忍不住想起昨天在苑莹家,看见她们家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情景。

不禁泪湿了双眼,“父亲你在哪里?我好想你……”握紧双拳,我对着天空大声吼着。吼完后,感觉舒服多了,不禁哑然失笑,想来自己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平日里的我可是很开朗外向的,今天竟然也会做出这种事。我现在应该想想怎样多打几份工,多些收入,好让母亲不要太辛苦了,抬头看看乌云密布的天,唉!都是天气惹的祸。

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提起精神,迈着大步向学校走去。边走边想着……,连马路边的绿灯变成了红灯都不呈注意。

直到,“吱!……”一道紧急的刹车,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时我才发觉,自己的身体犹如电视里面原慢镜头般,飞向半空中,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向下缀落。在陷入黑暗之前,发现死并不是这么可怕,可笑世人却这么怕死。

2.我是谁?

这是哪儿?怎么这么黑?我不是死了吗?昏昏沉沉的想睁开眼睛,却没有一丝力气。周围好吵,想出声制止,却觉得胸口闷的发慌,根本呼吸不了!我怎么说不出话?救我,谁来救救我!

“小姐~!55555555555~!!小姐……”一个凄惨的女声吵的我耳膜都快破了。

  好吵,她在叫谁啊?随着她的手使劲的推在我的身上……不会是在叫我吧,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能感觉到她手上的温暖……难道是被救了?

“小玉~~!5555555555~”

小玉?怎么又变成小玉了?呵呵!一定不是在叫我,别打扰我了,让我这个病人好好休息一下~!

“小玉!5555555555~!小姐怎么叫……都……叫不醒呀!大夫……不是说……说小姐已无大碍了吗?5555555555~!怎么……还不醒呀!”

  “小姐~!!快醒醒呀!你要是再不醒的话,等夫人从庙里上香回来,我和小翠就算不死也会脱层皮的呀!小姐!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呀!5555555555~!”伴随着另一个更为凄惨的声音和手上揪紧的力道,我知道,她好像是真的在努力的叫醒我!

  无耐的睁开眼,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啊~!”吓了我一跳。

  “小姐~!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突然从黑暗中醒来有些不能适应周围的光茫,这才发现是一个侍女模样的青衣女子。

“你是谁?”为什么这个女子穿的这么古代?四周还全是精致的花纹雕刻的墙,看起来尊贵无比。难道说……所谓的穿越时空的事情竟然也发生在我身上……,呵呵!我觉得我这种情况更适合叫做借尸还魂。

  “啊?小姐,怎么连小翠都不认得了?!”  

  “嗯!……小翠……是吧?我……是谁?还有当今皇帝是谁?”知道自己是穿越时空来到了古代,先打听一下自己的身份才是最关键的,呵呵!

“小……小……姐,你……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小翠诧异的看着我。“小姐,你该不会烧坏脑子什么都不记了?”

  “废话!我要是知道我还要问你呀!说话呀!”

  “小姐!还是我来说吧!小姐姓夏名紫薇,今年十岁,我叫小玉,她叫小翠,是你的丫鬟。当今圣上……乃是乾隆爷!”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也姓夏耶!好棒哦!等等……,姓夏名紫薇,不会我娘叫夏雨荷吧!

  “夫人确实叫夏雨荷,小姐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还会知道夫人的名字?”小玉奇怪的看着我。

  “呵呵!我猜的,这么准呀!我的脑子确定是烧糊涂了,呵呵!”原来我不小把把刚才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夏紫薇!呵呵!我可是最喜欢看这个片子了,温柔的夏紫薇和最会搞笑的小燕子了是我的最爱!我不禁兴奋起来!呵呵!我不会就是《还珠格格》中那个大名顶顶的“夏紫薇”格格吧……呵呵……等等,我是夏紫薇!我是夏紫薇!我是夏紫薇!我是我最喜欢的夏紫薇!等我明白这个事实后,眼前一黑又陷入黑暗中。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不要吓我们呀!”小玉和小翠不停的摇晃着我。

“小…小玉,小翠,夫…夫人已…回来了,马上就会…过来看小姐了,怎么办?小姐…醒了吗?”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

“呀!怎么办?小玉,55555555~~,小姐刚醒了,可又……!!” 小翠又开始哭得越发凄惨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小翠…怎么哭得这般伤心…,嗯——!”一个温柔却不失威仪的女声响起。一个很美的妇人在一位麽麽的掺扶下走进了屋子里,看她年纪倒是不大,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看得出年轻时是一个绝世的美女,但现在脸色非常不好,一种病态地苍白,甚至双唇都毫无血色,泛着暗灰。她很瘦,下巴尖尖的,就显得脸上好象只剩一双大眼睛。

“夫…夫人!我…我…我对不起…夫人!555555555555~~~”‘扑通’一声小翠突然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

“薇儿…!这是怎么了?”快步走到床前,握住了我的手。“怎么这般烫?小玉小翠,小姐生病了,怎么不请大夫来看看?怎么?我三天不在家,这就反了天了呀!”

“夫…夫人,在夫人走的三天前,小姐突然…发起高烧来,已…请了…大夫来看过了,说是…已无大碍了,可是…小姐却怎么…也叫不醒…”扑通’一声小玉也跪在了地上

“好…好…好,你们可真是好呀!好好一个人,要你们俩照顾成这个样子,看来留着你们也没什么用处,来人呀!……”

“夫人……你且听老身一句,可好!!”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对着夫人一福身

“吴妈,你无需如此多礼,我是你从小带大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抬手扶起吴妈。

“夫人,那老身就直说了,这个月来,小姐已病了不下三次,老身是想,是否是小姐冲撞了什么?再或是小姐的名讳,是否…太过柔弱,大凡富贵之人,家中生有子嗣,怕其早夭,大都取有乳名,像是阿狗,虎娃之类的……”

“吴妈,说得极是,想来这些年来,薇儿身子总是不太好,从小都是药罐子不离手,只是薇儿乃女儿之身,像吴妈所说的乳名怕是不太适合薇儿吧!”夫人为难得问着。

“夫人说得极是,老身适才所说之名乃是指男娃,至于小姐嘛……容老身想想” 起身渡到窗边看着房檐上的燕子窝。

“有了,叫燕子如何?”吴妈转身看着夫人

“燕子,小燕子,不错…不错,还是吴妈心细”夫人笑呵呵得看着吴妈。

“好了,此事就算了,你们两人,要好好照顾小姐,吴妈我们走!”夫人在吴妈的搀扶下向外走去。


3.学艺
在我醒来后,又问了小玉小翠一些事后,开始积极得在古代生活下来。现在最关键的事,是如何在短期内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才女,琴棋书画、能歌善舞得样样精通才行,当然还有武功哦!想来,现在的我才只有十岁,只有八年的时间,好短哦!

于是,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夫人,哦!不是,是我娘。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才女培训计划……

琴,要弹得使欣赏之人露出飘飘欲仙,心池神往的境界。

棋,要下得不动声色,谈笑间便已攻下对方的半壁江山。

书,字不必写得大气磅礴,但一定要写得娟秀可爱。

画,要使任何画中之物,看起来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歌,唱出来的音色要如同百灵鸟般轻盈、灵动

舞,舞动的身姿要婷婷袅袅,风华绝代,犹如仙女下凡般。

至于武功,师傅说我先天体质太弱,不宜习武,只肯教我轻功。不过这样也不错啦!

……花开又花落,春去春又来!时光如流水,匆匆逝去。

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我得伟大计划终于成功,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才女。时年我才十七岁,比计划的早一年耶,呵呵!我可是个天才耶!想来,这几年为了早日成为才女,我可是不分日夜的努力练习着十八般技艺,却从来都没有出门去游历一下古代的世界。

正想着如何才能出偷跑出去时,耳边想起小玉的声音“小姐,夫人请你到书房去一趟。”

“哦!”起身向书房走去,这几年为了能多学些技艺,都很少跟这个古代的娘亲近。

“娘!您找燕儿可是有事?”走到她身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紫薇呀!你今年也有十七了吧!”自从十岁那年听从了吴妈的话后,她以后都只叫我燕儿,而不叫我薇儿了,而今却叫我紫薇,有古怪。

“娘,您怎么了?您不是一直叫我燕儿的吗?怎么今日……”还没等我讲完,“怎么今日却叫你紫薇对不对?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也该对你说了,娘的身体却是一年不如一年,怕是再也等不了……,咳咳…”身体因咳嗽而剧烈的抖动着。

“娘,您不要胡说,娘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看着这个古代的娘对我的关心,心中不禁有些难过。难过这些年没有好好做一个女儿本应尽的义务,只为完成自己的梦想,而了罔顾别人。

“傻丫头,人总是要死的,只是娘怕你受苦呀!若是娘不在了,谁来照顾你呀!”娘悲伤的看着我。“明日一早我便要到附近的寺庙去还愿,三天后才回来。”

“还愿?还什么愿?”我傻傻地看着娘。

“自从你十岁那年病重,听从吴妈的话,给你起了个乳名后,确是看你身体越发好起来了,只是娘不放心,就到庙里去许愿,希望你能够无病无灾地长大,现在看你都已十七了,不是长大了吗?娘的心愿已了,等娘从庙里回来,娘就告诉你的身世”娘温柔的抚着我的脸。

“身世?”难道是要告诉我,我是乾隆的私生女么?

“好了,你下去吧!我有些累了,这几天不要到处跑!”看着娘一脸的疲惫,心中有一丝的心疼。慢慢地步出了娘的书房。

“夫人……”吴妈不是何时走进了书房。

“吴妈,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他已派人来了,以后还是叫她紫薇吧!这个名字毕竟是他取得……”她疲惫地躺在贵妃椅上慢慢地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雨荷,若是我们有个女儿的话,就取名叫紫薇可好?”

“皇上,您又知道是女儿,不是儿子呢?”

“雨荷,朕只想要你给朕生个女儿,一个像你一样美的女儿,不好吗?”

“皇上,就会取笑我!!”她紧皱着眉头,睡得极不安稳,接着她翻了个身,梦境突然转换成另一张脸.

“雨荷,你怀了我的孩子,是真的吗?”

“是真的,方郎,我预备给孩子取名,女孩叫做紫薇,男孩叫子巍,你说为好?方郎。”

“方紫薇…方子巍…,雨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雨荷,我…我…我要离开一段时日,去找我走失的妻儿,不过我一定会回来接你,雨荷,真的,我一定会取你为妻的,你等我可好?”

“方郎,我不想束缚你,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但是可不要忘了你对我的承诺!不要忘了……不要……”
“不要……呀!”

“夫人!怎么了,做恶梦了吗?”吴妈担心的看着雨荷。

“吴妈,天亮了吗?叫人进来给我梳洗吧!”看着窗外,怎么会梦见以前的尘年往事呢?方郎,你在哪?你可知道,我好挂念你呀!!


4.准备出游
“哎……”从娘的书房出来后,怎么感觉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这样可不像是我耶,不行,要开心起来,现在应该想想,明日等娘走后,我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去玩呢!!呵呵!!不知不觉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玉,我房里可有银子”刚进房就看见迎面而来的小玉

“小姐,想要银子做什么,可是想要买什么东西?”

“也不啦!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银子长什么样子,所以好奇啦!到底有没有呀?”

“小姐,平日夫人都有给小姐送银子过来,以备小姐不时之需,小姐,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小玉起身向内室走去。

不一会儿,小玉手捧着一个盒子出来了,“小姐,这是你要的银子”

“放在桌上吧!小玉,吃过晚饭后,你和小翠早些来伺候我沐浴,下去吧!”我摆摆手。

“是,小姐”小玉向我福了一下身,就下去了。

趁着小玉下去做事时,我窜至她的房中,偷偷地拿了一套她的衣服,又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衣服和银子都藏好。

晚饭后,小玉和小翠吩咐家丁抬进一个盛有热水的大木桶,里面洒满了花瓣,顿时香气弥漫在整间屋子里,我褪去所有衣服,赤足踏在铺满殷红花瓣的羊毛毯上,伴随着一阵阵脚上清脆的玉石铃铛声,缓缓向木桶走去,跨进这个洒着花瓣香气弥漫的水桶中。

“喔……,真是舒服…”小玉和小翠一人帮我清洗身子,一人在帮我按摩身体。我捧起一捧水,向空中洒去。

“啊!小姐,不要闹了,你把我和小翠的衣服都弄湿了”小玉向我抱怨着,“湿了再去换就好了,反正天气热嘛!”我继续捧着水洒着。“哈哈……好好玩哦!”不知不觉,小玉小翠的身上头上都已湿淋淋的。

而我沾着水珠的青丝,被小翠小心地用银簪,将发丝缠绕在头上,只留下半缕微微垂在肩头,被她们摆弄了几炷香的时间,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小玉将我轻轻唤起,我迷迷糊糊的站起身,让她们俩帮我擦拭身子。

“小姐,你的……身体可真美啊。”我一愣,随即又笑道:“那是当然!”这些年来,我虽不经常照镜子,但是我也是知道我的长相,长大后肯定也是绝美的,所以也不很担心,因此就很少照子。

跨出水桶后,看向小玉后方的落地镜,我不禁惊呼,“这是我吗?”

只见镜中的我,柔顺如黑绸缎般的秀发,淡若远山的柳叶眉,下面配着一双娇滴滴的含情目,小巧挺立的鼻下有一张如樱桃般鲜红欲滴的唇。精致的瓜子脸盘,皮肤犹如阳光下的冬雪,晶莹剔透,恍若要渗出水来。周身所散发出的气质,犹如仙子般不染凡尘。

往下看,精瓷般光滑洁白的玉肤,娇似凝脂,吹弹可破,像清晨开的第一朵带露的芙蓉,雪白滑腻的丰盈双乳,正微微地起伏,粉色的乳头在白皙的乳房上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像是在做无言的邀请,不盈一握的杨柳小腰,仿佛一掐就会断似地,圆翘诱人的俏臀,修长匀称的美腿,正诱惑着有人来爱抚它,整个身子骨仿佛是为媚惑男人而造的。

全身上下带着些妖媚的气息,然而妖媚中却也不乏清澈,简直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但两者却也契合的天衣无缝。就如同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般。历历在诱惑着人心,不分男女。

这……这真的是我吗?看着镜中自己这绝色的容颜,都不禁看呆了。“小姐……小姐……”在小玉和小翠的叫喊中我回过神来。“呵呵,没事没事!”

“小姐……你都不常照镜子吗?不知哪家的公子可以有富气娶到我们小姐呢!!”小玉骄傲的说着。

“是呀!可真的美呢!连我都看入迷了,还有…没想到小姐平日里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可是小姐的胸部可不瘦弱呢!比我的还要大呢!”小翠也调笑道。“还有哦,听说男子大多喜欢胸部丰满的女人哦!若是有男人见到我家小姐的绝色姿容,还不怕被我家小姐迷死呀!从此对小姐再无二心,对别的女人可不会再瞧上一眼哦!嘻嘻……”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平日在我的娇宠下,今天越发没规矩了,连我都敢消遣了。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们。”说完光着身子追着她们挠痒。

“啊…!不…要啦…好…小姐…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在我的夺命连环挠下,两人气喘吁吁地向我讨饶。

“哼!今日暂且就饶了你们两个,以后看你们还敢不敢。过来帮我更衣吧!”我笑着看着两人。待穿起衣服后。“小翠,听你今日所说,莫不是你想男人了?想嫁人了?不如这样吧,等娘三日后从庙里回来后,就请娘做主给你们找一合适之人,将你们两人都嫁了,如何呀?”哼!敢消遣我,今天非好好作弄一下你。

“不要呀!小姐,你不要赶我走。我知道我错了,555555555~~~”小翠凄惨的哭着。

“小玉不要离开小姐,一直以来小姐都待我们如亲人,我不要离开小姐,我……我给小姐磕头了”说完不停地给我磕头。

看着她们吓地哭的哭,磕头地磕头,心中不禁一笑。看你们还敢取笑我,哼!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也没有当她们是下人过,还教会她们二十一世纪新女性的一些想法,逐渐地,她们与我不像主仆关系,倒像是姐妹了,让我在这个陌生的古代有两个知心的人,日子倒也好过一些。

“好了,好了,小翠,别哭了,早晚一天你们迟早都会嫁人的,难不成跟着我做老姑娘吗?”我扶起哭着的小翠和磕头的小玉。

“不要,我们要一直跟小姐,一辈子都不嫁人。”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着。

“好好好,不嫁就不嫁,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有些累了,你们也下去歇着吧!明日也不用太早来叫我,让我多睡会儿吧!”

“是,小姐”两人叫来家丁,将木桶抬出去后,将屋子收拾完,也跟着出去了。


5.留书出游

清晨,我起了个大早,拿着包裹,溜出了屋子,桌上放着封信,大意是告诉小玉小翠,我偷偷跟着娘去了寺庙,叫她们不要担心。

来到大门处,看着娘在吴妈的掺扶下,上了马车,后面跟着几个家丁和丫头,我穿着从小玉那里偷来地丫鬟衣服,拿着包裹,偷偷地跟着马车队,离开了……

走着走着,到了繁体的大街上,趁大家不注意,我脱离了马车队,来到一家衣饰店,买了一身男装,大摇大摆地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古代之旅。

看着古代繁华的街道,各种各样的小贩,真是开心得不得了,看着什么都感觉新奇,看看这个摸摸这个,卖东西的小贩,起初以为来了个大主顾,可是看着我看了半天,摸了半天,却也什么不买,看我的眼神也变得气鼓鼓的,不知不觉地逛了大半天,肚子有些饿了,看着不远处有个“悦来客栈”,想必这个地方是买东西吃的吧!

“客官,里面请!”一个小二模样的男子对着我点头哈腰的。

“小二,你这里可有什么好吃的,尽管端上来。”我大模大样地装着世侉子弟般地坐下。

“是,客官,您请坐,小的马上就来”待他下去后,我观看着四周的情况,也许是我来的很早的缘故,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人

不一会儿功夫,小二又回来了“客官,你的菜”只见桌上一个卤牛肉,一只烤鸭,一盘糖醋鱼,一只烧鹅
还有一盘水晶蒸饺。看着满桌的菜,不禁觉得更饿了,管它三七二十一,一手抓向烤鸭,另一手抓起一大块卤牛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旁边的小二不禁看呆了眼,兴许从没见过哪个人,如同我这般吃相,呵呵!

……一柱香功夫后。

“嗝……”打了一个饱嗝,舒服!吃饱的感觉真是爽呀。哈哈!来到古代第一次感觉饿肚子感觉呀!!

“小二,结帐……”我大声地叫着。

“客官,您的帐已经有人结清了。”说完便收拾着我桌上的碗筷。突然感觉我的后方,有一道很强烈的视线在注视着我,我回过头,向着这个视线看过去。

只见,一个面部棱角分明,眉宇间英气逼人,却有着不同寻常的高贵气质,唇角现在带着一丝似笑非笑,让人觉得在这样的笑容下的一切东西都是他的猎物般,有一种势在必得压力感。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深邃的茶色双眸如同一片探不见底的汪洋,闪着神秘莫测的光芒,让人感觉此人狂放不羁,玩世不恭,有一种天生的不屑性格;半敞着衣服,露出宽阔的胸襟,甚是性感又撩人。

女人天生的直觉,让我感觉此人来者不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快速地走出了‘悦来客栈’。

纷扰的大街抚平了我凌乱的心绪,走在街上,刚才的不安感也渐渐远去,看着兴奇的东西,我的兴致又高昂起来,手里拿着几串糖葫芦,边走边看着古代的集市。

“呼!…好热呀!没想到古代的夏天也这么热呀!要是能游泳就好了。”看着头上的太阳,估计是下午两点左右,难怪这么热,平日在家,都叫小玉备上冰块,小翠在旁打着扇子,今日在烈日当空的下午出来游玩,不热才怪呢!看着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林子,忍不住向阴凉处走去。

“呼!好远呀!怎么看着很近,走起来好远呀!”拭去一头的香汗,再接再励向前走着。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终于到了,凉爽多了。”看着这一片林子,枝繁叶茂,真是个乘凉的好去处。

“想不到这片林子这么大呀!我到要看看这尽头是哪里?”边说着边向着林子的深处走去。

走了好久好久,“啊!好大一片湖呀!才说想游泳呢!就让我找到了,呵呵!真好。”边说着边向湖边走去,捧起一捧水洒向远处,惊走湖面上的小鸟,“晤!真凉爽,好舒服呢!真想下去”

看着林子周围,只有小鸟在空中飞着,一个人也没有,“应该没有关系吧!”说完便解开衣带,露出白玉般的肌肤,衣物在身后慢慢地滑落,整个身体赤裸的暴露在空气里,赤着身子向湖中走去,耳边传来小鸟的鸣叫声与脚上清脆的玉石铃铛声。

走到湖水中间,湖水清彻见底,可以清晰地看见水底的植物及小鱼,水位只及胸口,但是却遮掩不了胸口的风光。

此时若大的湖中只有我一人,双手掬起一抔水来扑在脸上,水珠从脸庞滑落,我伸手解开发髻,黑亮的长发顿时如瀑般倾泻而下。

凉凉地湖水真能解热些许,我便在湖中游开了起来。

解热稍许后,浮出水面,便自在的背靠着一块大石唱起了歌来。

《沧海一声笑》 词 曲:黄沾编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啦......

6.失身

不知不觉,也玩了好久了,也该起身了,想着,我便从湖中慢慢站起,刚想向岸旁渡去,只觉得空气中好像有种炙热的视线在看着我。

于是向四周望去,只见浓密的枝叶后好像有什么人站在那里,视线是从那里投来的!慢慢地那人从树后走了出来,顿时我倒抽一口冷气,是他,客栈里的那个危险男子,我节节退回湖水里,只把鼻子露出水面。

“你…你…你在…那里…看…看了…多久”舌头打着颤,差点被自己的牙齿咬到。我还在气恼着,他是怎么来到湖边,我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听见。

“该看得都看到了,不该看得也都看到了,好一首《沧海一声笑》呀!宝贝,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了。”他两眼放着红光的看着我。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除尽了他自己的全身衣物丢在一旁,身材虽然精瘦修长,却又眼见瞒是壮实,胸襟比那时半敞着衣服时所看到的更显宽厚,小腹也有着媲美健身教练般的六块腹肌,双腿还十分修长,腿间的欲望早已经挺立起来,如粗大的铁鞭,高高昂着头,蓄势待发……

见他竟开始下到湖里并向我靠了过来。这才发觉自己刚才在看什么呀!!!

“救命啊!”吓得我忙岸边游去,那里正好有我脱下来的衣物放在那里。

“叫吧!宝贝,没人会听见,我已派人守在外面了,没我的吩咐,不会有人打打扰的,哈哈……”

“不要…不要靠近我…”我一边喊着一边奋力游着,在水里扑腾起水花阵阵,不过还没游离危险人物几米,就觉一只脚环给拉扯住,耐何我几次用力想蹬开这抓着我脚环不放的登图子,还觉得脚环开始生生的疼起来了,于是图劳无功反被那家伙给活活给又拉了回去。

  那家伙拉过我后,就倾身来到我背后,双臂牢牢的环上了我的腰肢。还用一只腿勾住了我的下半身,不让我用脚乱蹬他。

我被他困在胸前只能在水中不停的由着浮力身子上下扭动着,突觉得怎么好像有一个热热的东西在我臀部上跳动着。

“不要乱动。”等我明白过来,顿时一阵羞红泛上了脸,停下了刚才的乱扭的举动,吓得只能乖乖的困在他怀里……

“那个……可不可以……松一点,你抱得我……太紧了,我没办法……呼吸了。”我觉到私处被硬邦邦的东西抵着,而且有越来越硬的趋势。我知道这个时候我要是再不知死活的动一下,没准他就会当场要了我,我别过脸,这个样子真的很尴尬。

此刻紧箍着我细腰的手臂松开来,我原本悬在水里的双脚再次触到了湖底。

咦!怎么这么安静阿!诡异的很!我慢慢地转过身,一看,发觉他看着我的眼睛呈暗红色,似乎要烧起来了,脸红红的。

生病了?不会吧!……顺着他的目光,我才陡然发现此刻我的双乳正隐隐的露出水面,粉色的乳头此时正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并且由于刚才的惊吓呼吸还未平复下来,胸脯正微微地起伏,像是在做无言的邀请。

我慌忙地用手臂环住胸口,尴尬得要命,“那个,你能不能……转身……我”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就一把搂住了我。

并罩住了我从未经人碰过的双乳,形状完美的乳房被眼前的男子搓揉成各种形状,我心里恐惧着,害怕着,但一股我无法控制的兴奋的颤栗感却袭卷了我的周身。我屈辱地咬住唇,为自己内心那股夹杂着痛楚的快感所震惊,我深深的鄙视自己居然被人性骚扰时,有那种可耻的感觉,两行泪流了出来,我绝望地哭泣着。

“哦!我的宝贝,别哭哦!我会好好爱你的!”温润的唇毫无预兆地就这样贴了上来,极致柔软的触感让我不禁失了神,直到那滑腻的舌头长驱直入地翘开我的贝齿,霸道而热烈地汲取着我口腔中的液体,我才明白过来,然而脑子却依然一片空白。

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灼热,他的手更是毫无顾忌地挑弄着粉色的乳头,一阵战栗的快感骤然从小腹升起,脸也因承受不了太多的激情涨得通红。“恩,。。”我迷茫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浑身发热,而且潜意识里竟然还有着莫名的期待。

“你好敏感啊,我的宝贝,”他轻喃,离开我口腔的舌顺着我的颈项往下舔,直至来到我的右胸,竟孜孜不倦地吮吸起我的乳头,“放开……你这个……啊……”,酥麻入骨的美妙感觉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而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则已然扣住我的臀部,霸道地让它贴近那昂首的欲龙……

“老天!你真美!”当他的舌尖从乳头向下移动着,添过我的小腹,肚脐,再往下的时候,我已经不能再无动于衷了,再这样下去,我会失身的,此时他的左手掌扣着我的右乳揉搓。

 “嗯……不……不要……”我口中此时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不具任何威胁的斥责,我当然知道此刻正贴着我身体下面的是什么。心慌的只想用手把它移开,可刚触上就因它的炙热退了下来,只得双手用力推着面前人的胸口,就见眼前的人抬起头来,双眼泛红的对上我的双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双手牢牢已被他单手焊制于身后。

只觉他将自己早已紧涨的欲望抵住我的花心,“不……求求你,不……不要”我看着他,哀哀哭求着。

“待会儿,你会求着我想要的,宝贝儿”他黑眉一挑,一个挺身,直刺入我下半身,火热的巨龙就这样蛮横地冲了进来,“啊…………”一声惨叫,撕心裂肺的疼痛自我身体的深处迅速蔓延。

然而我的花径太紧,他只刺到一半就被异物挡住不能再深入。他皱起眉,看我痛苦地仰起头,眼睛黑亮起来。他再一次用力地深深地刺入,巨龙齐根插入。

“啊……不要……放……开我”我再次惨痛的尖叫声让空气也为之振动起来。鲜红的血自我的体内渗出,染红了两人的结合私处,一股淫靡杂着血腥味在水中化开。

狭窄的阴径紧紧包裹着他粗大的巨龙,刺激着眼前男人敏感的神经。他紧紧抓住我的臀部,开始急速而疯狂地律起来,每一下都是加上全身重量的结结实实的猛烈撞击……

疼痛…,我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向全身蔓延开来,我的身体紧紧地收缩着,排斥着他的进入。可是他强大的欲望已经在将我贯穿后,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时间,开始不顾一切地冲刺起来。坚硬的欲望完全拨出,又一次次齐根刺入,一波波疼痛袭卷着我。

  我疼得直掉眼泪,他吻掉我每一滴眼泪,但是没退出我身体。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但脚下一个不着地的打滑使得我往后仰去,他及时捞过我的腰肢,趁势凑了上来,将他的下半身更加深入地抽送进我体内,我只能被动的接受此时的律动。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空气中充斥着肉体急剧的拍打声和我一声声尖细的呻吟,我雪白的身子随着男子有力的撞击摇动着,两只丰乳如小兔一样来回跳动,清彻的湖水不时翻起着波浪。

欢爱从下午一直延续到现在,可是他好像还没有完事,仍是不知餍足地一次又一次的强要着我,我已不知道在他身下晕过去几次?也不知道在他狂暴的律动中再次醒过来几次?只知道现在天色也已有些暗黑。

“醒了吗?宝贝,我们接着再来……”说完再次挺身,深深地插进我体内。

“啊……啊……”他的欲望太大,需索太强烈,我的下体顿时又被充斥的满满的,一波波狂暴的律动加杂着一波波颤栗的疼痛让我无法抵制地尖叫,那尖叫声却更加剧了他身体的反应。

刚刚达到高潮的身体还在颤抖着收缩,变得越发紧窒……他的坚硬撞疼了我的柔嫩,尖锐的疼痛传遍全身……我使力推挤着它,哭着要把它赶出去……它却紧紧套在里面,撑得我感觉身体都要破了……

“嗷,天那,宝贝儿,都已连续要了你几个时辰了,怎么还是这么紧,别咬那么紧,你要咬断它了……”他大声吼着,脸上却布满难抑的舒畅和激情……,我除了狠狠拍打他的胸膛,我不知道还能干什么才能将他赶出去……我的身体被他撑到了极限,快要涨坏了……我真担心,马上我就会被撕成碎片了……

我红肿窄小的花心简直无法容纳下他的巨大,我的紧窒和湿热几乎让这个眼前正值壮年欲望强烈的男人失去理智。他一次又一次疯狂地冲刺,最后终于把火热的种子撒在了我的体内。

他将自己的欲望拨出来,看那有些红肿的穴口汩汩地流出大量的精液和血液的混和体。我的身子抽搐着瘫软在他身上,几乎就要昏厥过去,我身上的力气完全被抽走了,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的我昏昏欲睡,真想找一个柔软的大床,睡它个昏天暗地。

在我几乎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奇异的感觉再次从我的身体里传出。我一惊,奋力睁开酸涩的双眼。现在他的手指正在我的私处抠挖着。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微弱的哀求他。

“别担心,宝贝。我只是想帮你清理干净。”他啄吻了一下我小巧的耳朵,解释道。

我僵着身体任他清理,我不敢动,也不敢反抗,生怕会刺激到他的身体。只希望快点结束这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