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书籍上传

陷落繁华 - 西北偏北
198,315 字数
现代都市虐恋情深情色撩人

华文原创文学之精品荟萃 都市熟女之寻梦乐园



书名:陷落繁华
作者:西北偏北



【正文】

  第 1 章
  陷落繁华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那里。
  日子过的怎么样?
  人生是否有今夕?
  也许会过着平凡的日子,有着自己甜蜜的爱情。
  
  原本那应该是一个让人感到愉快,感到幸福的一天。
  那天至少应该有两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虽然天很灰,低低的气压。
  可因为是夏天,所以站在草地上的时候,当风轻轻拂过,皮肤上会有被情人温柔的双手抚摸的错觉。
  
  原本那天有一场婚礼。
  
  我是新娘。
  
  "姑姑,车子究竟什么时候到?"小寺从一道小小的门逢向外望着。
  到底是个十一岁的孩子,任是早熟的个性,也挡不住此刻对于危险的惧怕。
  "快了。"我努力做出笑脸,把身子向右边倾了倾,减轻一点左肋下方的力量。
  "嗯,姑姑你坚持一下。四叔他们肯定就要到了。"
  真是一个聪明又体帖的孩子,我忍不住要赞叹。
  姚家的男孩总是有看透事情本质的天赋,他一定注意到我虚弱的口吻。
  此时,我缄默着,我的体力不允许我再有过多的动作和语言。
  小小的门缝外是一片喧闹。
  我在心中祈祷,时间快点过去吧。
  
  "从里到外,大宅里所有的房间都派人去搜。他们一定没有走远。"古纪安愤愤地甩下电话。
  "安先生,这............。真的是很抱歉。我的手下没有看住五小姐。"
  "没关系。"坐在沙发上穿着深蓝色西装礼服的男子,和和气气地摆摆了手,就像是有着良好修养的主人宽宏大量的原谅了一个不小心打碎了古董花瓶的仆人。
  古纪安当下暗暗地松了口气,虽然外面早就传言,这个刚掌管骆氏集团的新总裁以前是在黑道上混的。后来才漂白了生世,转而开始成为见的了光的体面人。
  可是他的阴险歹毒,心狠手辣在黑白两道上是远近闻名,人尽皆知。
  但看着这么一个温文尔雅,又俊美非凡的脸实在是让他怀疑起哪些谣言的真实性。
  只是希望快点找到五小姐............
  "古老板。"
  "啊,是。"古纪安赶紧拉回自己的思绪。
  "这是你的女儿?"颀长优雅的手指扣了扣一个相框,指着里面照片上笑的灿烂的少女。"
  "是啊。"为什么他好像对与刚刚发生的那件走失事件完全不放在心上。
  "很漂亮嘛。"
  有一种本能的不安感,让他不由地多问了一句。"怎么了?"
  
  左边的踝骨已经有些隐痛。
  流了多少血,我都快没有概念了。
  但有痛感,还算是好的。一旦没有了感觉,麻木了,那就遭了,至少是不能移动了。
  两条腿都动弹不得,那我就真是个废人了。
  自己完了就算了,就怕............。
  我伸手摸了摸小寺的后脑勺,如果他出了任何的差错我就真的罪该万死了。
  我们姚家,我大哥大嫂留给我的唯一的亲人。
  "怎么了,晚姑姑?你的胸口又疼了吗?再坚持一下,四叔的车就要来接应我们了。"
  小寺抬起头看着我,可能昨晚我的吐血对他的震动很大。所以黑暗里,他小小的脸上满是担忧,用手不停的抚着我胸口。
  对不起,小寺。是由于我的无能才造成了他对你的威胁。
  我怎么把自己年幼的侄子也带进了可怕的旋涡呢?
  这本该是我和他之间的一场较量,对峙。
  
  虽然现在我挣脱了他锁在我左脚上的链条。
  但我真的可以挣脱开他锁在我生命里的恶梦吗?
  真不敢去想,只有走步算一步了。
  "小寺,我没事。你别担心。"
  我是现在唯一可以保护他的人了,所以我一定要坚强,我不可以倒下。
  我紧紧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刺痛传到的脑神经,顿时清醒了不少。
  
  "求求你,不要,放过她们吧。"一个年逾五旬的老人跪在地上涕泪交加的哀求着。
  "怎么了,古老板。我只是让她可以到我的公司去上班嘛,你何必如此?"
  年轻俊美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求求您了,我一定尽快的帮您找到五小姐。您不要把我的女儿送到那儿去吧。"
  "怎么,你对丽晶不满意?"
  古纪安惊惶地不敢出声,只是用手紧紧地拳在一起。
  丽晶,有很漂亮的装煌,那里夜夜笙歌。那里是男人的天堂。是这个城里被装点的最漂亮的地下妓院。
  "古老板,你看。"白析的好像是女人的手指上有一抹刺眼的红。
  古纪安不解的看着他。
  "我的晚晚流血了。"
  而且还带着那只该死的'小老鼠'一起逃跑。
  他始终带着无害笑意的脸上闪过一丝残忍和懊恼。"如果再找不到他们,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当他再抬起头来时,却笑得越发的灿烂了,瞧得让人心惊胆颤。
  "对了,古老板,你这里有没有军用的德国犬?"
  
  "晚晚。"狭长的琥珀色的眼睛,就像是世上最完美的两颗宝石,璀灿夺目,冰冷无情。
  "这次我是真的生气了。"然后他就笑了,非常温柔,非常快乐的样子。
  周围的保镖都噤声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个时候的主人是十分可怕的,他越是笑容可掬,他越是轻声细语,也就是说他已经是到达暴怒的边缘。
  晚晚,怎么故技重施?
  上次婚礼你企图逃离我的代价显然还不够高,居然还来一次。
  这次,找到你以后..................。
  
  我们两个,落魄又可怜的一大一小的出逃者耐心地守着这方小小的地盘。
  不敢乱动,不敢交谈,甚至连呼吸都小心谨慎。
  只希望上帝快点派人来搭救我们。
  可是,
  外面却开始有了一种奇怪的寂静,是暴风雨前奏那种蓄势待发的安静。
  如同危险的信号,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寺。现在几点?"
  "还差10分就三点了。"
  离约定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我告诉自己,别慌,别紧张,要镇定。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记忆里让我熟悉的声音却我莫名地开始心慌。
  那是什么声音,我曾经听过,我曾经亲眼见过那发出可怕声音的缘由。
  低低的狺狺吠声。
  我不由的又想起第一次见到安平时的情景。
  
  两年前,香港。
  半岛酒店。
  宴会需要主题。
  这场由香港名流为欢迎姚氏加盟金融界的宴会上,姚思简是个主角。角逐是这场宴会的主题。
  
  三天前,香港所有财经类的头版头条就是姚氏企业的创办人人姚启扬即将赴港,同时将携其女参加在半岛酒店举办的欢迎晚宴。并且放话当晚将为他珍爱的二女儿挑选一位可心的未婚夫。
  所以,每一个前来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一个人的身上。光彩夺目的姚思简。
  作为姚氏的执行主席的她有着让人觊觎的无比权利和财富。
  得到她,江山,美人尽在手中。
  这一晚,男人们也就注定要在宴会里尽情的'厮杀拼命''勾心斗角'了。
  
  姚晚一向讨厌随父亲还有哥哥们一起参加这样无聊的宴会。
  人多本来就够吵,偏偏今天所有的人,男人女人就怕别人听不见自己的讲话似的,大家一起来加大音量。闹得她头疼不已。
  刚想回到楼上的房间去休息还被她的三哥--姚竞,堵了个正着。
  硬是要到站在钢琴边接受所有人注目的姚思简的身旁。
  姚晚心里叹息一声,真是不想过去。
  却奈何不了被三哥紧紧地牵着手。
  
  "我说二姐,看今天这阵势,爸是真的想把你早点许配了出去。"
  瞧着思简风情万种地用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长长的大波浪。姚竞挤眉弄眼地调侃道。
  对于姚竞的话,她不置可否地笑笑。
  接着,颇有兴趣转身看着姚家最小的女儿--姚晚。
  "小晚,你怎么样?"
  "有没有找到一两个让你可心的对象?"
  "没有。"姚晚站在一旁晃着酒杯。神情里的满是事不关己的敷衍。
  思简拉开一抹暧昧不明的笑。
  "那你最好也开始物色起来,小晚。爸爸不只是打算订一门亲。"
  什么意思?
  姚晚抬头望着她。
  "爸爸想替你也找一张'长期饭票'。"
  思简挑眉对她笑了笑。
  垂下眸子的姚晚,咬了咬嘴唇。无所谓,谁让她只选了文课,没有办法帮家族里的生意。活该被人说要养在家里,吃祖荫。
  
  姚竞看出姚晚的不快,半开玩笑地附和了一句。
  "那样我们家就可以受双份的礼金了,哦?"
  他推了推姚思简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家里的事有些是不能提的。
  思简也知道自己玩笑开得过分了,转了个方向,笑吟吟地压低声音地问。
  "你们有没有注意那个冀中公司的大儿子程素凯?"
  "嗯?没注意。有什么特别的吗?"
  姚竞好奇地看着一向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二姐,还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一个男人的名字呢。
  姚晚也侧目瞧着她。
  姚思简兀自的笑了笑,明艳又性感。
  "今晚,他一眼都没看过我。"
  "哦?真的,假的?"
  "我还以为是男人就没法挡得住我二姐的魅力呢。"
  姚竞惊叹,人群中开始寻找这个异类。
  说实话,鲜有哪个健康正常的男人会不受姚思简的吸引,她完全就是她母亲的翻版。
  也就是姚启扬的情妇,一个时运不济,却妄想成名的三流歌星。当时,姚启扬的太太正怀着第一个孩子--姚谢。诸多的不便让姚启扬正大光明的出入各种声色场所。于是,一年后姚家在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姚谢不久,就又多了并非嫡出的第二个孩子--姚思简,第三个孩子--姚竞。按照姚家的惯例,除了孩子,不是正式娶进门的,是不可以进驻到姚家的。所以姚思简从生下后就没有见过她的生母了。
  
  找到了目标,姚竞打量着那文弱又清瘦的身影,暗想这男子不够出色啊,难道............。
  "二姐你被他吸引了?"
  "我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忽视我,而对他感兴趣的。"
  她讥讽地拉开一抹笑,然后却又蹙眉道。
  "只是这让我很困扰。"
  "为什么?"
  连姚晚都奇怪了,二姐从来没有为任何事情困扰过。
  "爸爸找我去谈过了。"
  姚竞和姚晚屏息地等待答案。
  "以后,你们要叫他--姐夫。"
  姚竞姚晚面面相觑,已经内定了的姐夫?!
  "他?!"
  姚思简优雅地敲击着钢琴上的黑键,第一音。
  "程式的集团的老头已经不行了,有内幕消息,他是继承人。"
  理由够充分了吧。程式可是金融界里的巨头。
  难怪了,要做这样的安排。姚竞在心里点点头。
  "不过,凭二姐你的魅力,他很快就会爱上你了。"这点姚竞敢打包票。
  姚思简无奈又嘲讽地叹了口气。
  "这次恐怕不行了。"
  "什么原因?"姚竞追根究底。
  姚思简挑了下弯弯的秀眉,神情鄙夷,看着远处心不在焉的身影。
  "他 ,喜欢男人。"
  身边的两个人同时倒了口冷气,的确难度太大了。
  
  "THIRD SEXUAL"酒吧。
  姚晚颇有些窘迫地坚持站在它的门口。
  "我不想进去,三哥。"
  "小晚,来香港不进这种'红灯区'就等于白来了。你就当陪三哥进去看看吧。"姚竞牢牢地抓住她的手不放。
  虽然被路人好奇地看着,她却依然还是站在那里,不肯迈出一步。
  姚竞叹了口气,知道如果没有一个非常诱人的理由,姚晚绝对会一直这样固守着,死都不会进去。
  "小晚,如果你陪我进去,我就告诉你四弟的消息。"
  姚晚愣了愣,思考着。
  姚竞绞起手臂信心十足地等她。
  这种交换条件,她绝对会答应下来。
  终于,姚晚飞快地向里迈开了步子,怕人捉脏一样的速度。
  
  香港的夜生活糜烂放荡,治艳媚惑。
  释放出所有蛰伏在地狱的堕落灵魂。
  "THTRD SEXUAL"在外面看的时候,会觉得里面一定很小,但是往里面去才会意识到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别有洞天。
  舞池的中央竟有一个长约30米左右的环形展台。吊顶上放置着暗黄的灯,让整个PUB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堕落。音乐也是似有若无的,像情人间的耳语慢慢地划过你的耳廓。
  
  "小晚,看那。"姚竞俯下身,悄悄地用眼告诉姚晚视觉的方向。
  姚晚顺着往一个墙角的方向看去,一个清爽文雅的男子正坐在那里,双眼直直地盯着台上,面无表情。
  "他就是咱们的未来姐夫备选人。"
  原来,这就是一晚上都没有看过二姐的那个人啊。
  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双呆滞的双眼就像被抽去了灵魂的空壳人偶。
  只是,他也来这?
  
  姚竞故做神秘地推推她。
  "小晚,知不知道今晚这里的PUB主题是什么?"
  "服装展啊。"还是刚才他自己说的。
  "呵。我的小朋友,如果要看时装,谁会花那么大的价钱来买一张够包一架私人航班机的票?"
  "那是什么?"
  姚竞慢慢地啜了一口酒,看着她,笑得暧昧。
  "脱衣秀。一个人的单场脱、衣、秀。"
  最后那三个字,姚竞加重的音,听得姚晚莫名其妙地一颤。
  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说在夜晚,人都喜欢放纵?
  姚晚觉得有点恶心,自己半夜不睡觉,就为了陪人看一场脱衣舞秀?
  姚竞瞥了她一眼,戏谑地笑。
  "小晚,你就不想想看看'他'?"
  "不想。"
  "小晚,无趣有时会让少女如同80岁的老处女一样呆板僵硬。"
  他认真的样子,就像告诉了妹妹一个人间真理似的。
  姚晚很无力,自己怎么就陪他进来了?!
  "那你就当我是八十岁的老处女好了。"她看清了路,准备起身走人。
  "不行。"他拉下她已经站起的身子。
  "作为你的哥哥,有义务要给你的生活增加一点调剂。"
  "晚上,------我帮你叫'鸭'活动一下怎么样?"
  他俯在她耳边,对她眨眨眼。
  "姚竞!"气急败坏的怒斥,周围许多人都看了过来。
  姚晚感到两颊开始热度上升。
  "好了,好了。我的小姑娘。咱们先坐下再说。"
  绝对是气得不轻了,可不能真的把她气走了吧。
  姚竞赶紧递过去一个台阶。
  "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乖,别生气别生气。"
  
  如果先前,没有三哥告诉她那是一个男人,那么她最多以为走在台上的是一个妖绕的美艳女子,说实话,真的没法把他当成一个男人,可也没法说他就是一个女性。只是太性感了。
  性是一种人类最原始、最隐讳、最本能的欲望。
  这因为如此,人们会把它收好,用理智的名义。
  当一人可以轻易唤起别人隐藏好的本能时,这个人也就可以掌控住对方。
  如果,他能唤起本能的人数越多,那么,当然他掌控范围也就越大了。
  按照这间可接待500人左右的场地来算,台上这个身着黑色紧身缎制长裤和简单黑色叠加上衣的男子已经掌握了将近四分之三的人的呼吸节奏。
  虽然那套衣服很一般,可恰恰因为普通,所以把穿衣人那独特的气质给衬了出来,衣服是个道具,他微微的侧侧身,显示出修长有力的腿让在场的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都不由的觉得口干舌燥。
  这反应让他满意。于是,他笑了,很是钩魂夺魄的那种。
  台下开始失控了。
  
  "真是个尤物啊!"姚竞阅人无数,也不禁赞叹。
  "是啊,让他又活了。"
  "啊?你在说什么?"姚竞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他们讲的不是一回事。
  "他。"姚指了指台上的人,"让他活了。"原先还像失魂落魄的程素凯,就像被人醍蝴灌顶一样,整个人焕发出一种病态的活力。
  "小晚,这么活色生香的表演你不看,去管哪个人做什么。"
  "三哥,他将来有可能会是二姐的丈夫,我当然要尽可能的知道他的私人兴趣。"
  姚竞忍不住按了一下头。又来了,到底是在大哥的教育下培养出来的人才。一板一眼,了无生趣。
  "唉,那有你看就够了。"挥了挥手,将他抛在脑后。
  "我可只想看这个'小美人'。"
  姚竞伸手摸了摸嘴巴,很下作。
  姚晚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三哥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说出来的话,让她觉得原来恶心可以是有很多种表达方式的。
  
  表演到了高潮阶段。
  舞男已经是推下了上身最后的一件繁复精美的黑衣。
  现在他扭动着比女子更为纤细妖娆的腰胯。
  一点一点解开长裤上那一个又一个,像是永远也解不完的扣。
  这时台下已经乱作一团了,尤其是他笑着把推下的衣服扔到了台下后。人们失去理智了,前面的人往台前涌,后面的人也站了起来往上挤,尖叫声响成一片。
  很好,黑暗里的眼睛露出了冷冷的诡笑。
  
  他们的座位是最靠前的,也就是说,是离走台最近的贵宾席。
  所以当有幕布后伸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的,坚硬泛着冰冷光芒的一点时,姚晚注意到了。
  她熟悉这色泽,因为她从小就接触它,所以她很清楚它是如何的隐蔽和小巧精致,如同它的致命率,100%。
  对像是谁?谁是今晚要被狩猎的羔羊?
  这时,似乎所有平时所受到的特殊的训练就像是被激发的本能,让她毫无困难的判断出,即将要被杀的对像的位置。
  按照它的射程,它的特性来算,应该是.........。
  嗯?!
  没有多加思量。
  姚晚不着痕迹的往左边靠了靠,抬起手拢了拢头发,在半空中停了停,然后迅速的放下。
  
  怎么回事?计划出错了吗?
  猎物居然没事?这对一个从不出错的狩猎者而言,这绝对是一个污辱。
  但是谁?是谁妨碍了他?
  他不由地阴狠地眯眯了眼。愤愤地丢下手里的武器。
  朝着对讲机说到:"我失败了,可能是有人知道了计划,你一定要想办法查出来是谁。干掉他!"
  
  姚晚忍不住叹了口气,推了推已经完全入迷的三哥。
  "三哥,我人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我的小姑娘,现在才是关键,他就快要把'那个'给脱了。"
  台上的人只剩下一条内裤了。姚竞暧昧地朝她挤眉弄眼。
  姚晚有点哭笑不得。
  "三哥,他有的你也有,有什么好看的。"
  "但也可能,我'有'的,而他'没有'。"说着姚竞暗示地比了比下身。
  姚晚放弃地摇了摇头,和三哥在一起,受到荼毒的决不只头脑,还有心灵。
  "那,我先上趟厕所。"
  说完,姚晚不等他做答,迅速转身离开。
  唉,不是吧?连看看男人的裸体都受不了?
  十六岁的小女孩,八成是害羞了。
  姚竞看她匆匆又不稳的身影暗付。
  
  "嘶............。"
  她倒了口冷气。
  好痛!一定是淬了毒。
  虽然出血不多,但是表皮已经开始发紫了。如果是直击心胀,那绝对是必死无疑了。
  姚晚用力拔出嵌在左臂骨头里的银针。还好,从小就有一点免疫力,看来毒性发的也慢。
  只是这样,也只能让她比平常人多坚持一会。必须要赶紧回家马上解毒。
  姚晚撕下身连衣长裙的一条,紧紧地缠住手臂。
  朝镜子里虚弱苍白的自己笑了笑,自语。
  "这回算做了次英雄。"
  
  有人在看着自己!
  像这样的场地,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藏有摄像头也不足为奇。
  只是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从她从洗手间出来时起,就一直存在着。
  简直让她觉得有种被某种不知名的毒物给盯上了的恐怖。
  是谁?!
  "小晚,你怎么回事,去了那么久?"
  姚竞从座位前站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向她抱怨连连。
  "嗯,这里的洗手间不太好找。"
  姚晚向四下看了看,竟然和刚才她离去时大为不同,人都几乎走光了。
  "三哥,人呢?表演这么快就结束了?"
  "天晓的,那个大牌突然就说没兴致,所以提前结束。唉............,害我都没看到'好料'。"
  姚竞意尤未尽地叹了口气。
  "算了,三哥,没准那个'好料'真让你看见的话,会让你自叹不如,终身难忘。"
  这个时候一定要笑,大哥说的,越是痛苦,越是要笑。姚晚暗暗地告诫自己。
  "呵............。难得啊,小晚你也会开玩笑。"姚竞故做讶异。
  还不能让三哥知道,不然以他的脾气决不会善罢甘休。
  先赶紧离开这里吧,姚晚在心中暗付。
  转身拉着他离开了酒吧。
  
  原来是她啊。修长的手指在一次按动回放键。
  在快要到刺穿猎物心脏的一瞬间,一个突然伸出的左臂就像一道屏障精准有效地挡在了前面。让迟钝的猎物逃过一劫。
  真可爱,难道不知道自己其实是被猎人盯上的更大的猎物吗?
  看来计划需要有一些改动了。
  最完美的猎人是让猎物自愿地逃进陷井里。
  他伸手从桌上抽出那份,已经烂熟于心的资料。
  
  姚晚
  姚启扬的第五个女儿。
  上面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十五岁以前在圣--凡斯陀修女学校寄宿学习,后因为某些原因退学在家。
  几乎从未出席过任何场面上的派对。
  一是她本人不喜欢抛头露面,二是原先靠黑道走私军火和做毒品中介商发家的姚启扬怕人在暗处对付她。为此,她的存在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保护工作做的滴水不漏,足见对这个女儿的珍视程度。
  但这次香港之行不同,姚启扬居然把她也带了出来。
  
  那么,既然难得出门一次,得给她点礼物才行啊。
  黑暗里,
  他一边又一边的用手摸挲着下巴。
  姚家,等着吧。我来了。
  猎人嘴边泛这冷冷的笑。
  
  一个星期后。
  姚思简和程素凯订婚了。
  任是程素凯再对女人没有兴趣,但是男人对于权利和财富是有着天生的渴望的。
  在两家的压力下和那笔丰厚的嫁妆,终于让他动心了。
  于是轰动商界的姚家的驰骋集团和程家的冀中集团联姻达成了。
  这无疑是让双方的家族今后在商界的地位就会有如泰山北斗不可动摇。
  这场宴会不仅是商界的名流被列在出席的名单上,连政界也有举足轻重的人物前来捧场。
  阵势看上去远远超过了一场订婚典礼的排场。
  姚家,今非夕比。
  
  "思简,今天爸爸感到很骄傲,你是这么的出色。"
  姚启扬得意得拍了拍端庄文雅得坐在身边女儿。
  "爸爸,我是您的女儿,当然出色啦。"
  姚思简甜甜地一笑。
  姚竞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靠着她的椅背笑道。
  "唉,二姐,你这一订婚,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会暗自伤心,嫉妒我们的未来姐夫呢。"
  说完夸张地摇了摇头,若得姚思简笑颜如花。
  姚竞伸手揽过正在为姚思简整理裙摆的姚晚。
  "小晚和我们预计一下......"
  "你什么时候带着你的小女婿上门让我们看看哪?"
  姚晚不客气地横了他一眼,继续着手里的活。
  "等你的小媳妇上门了,我也就快了。"
  "等我?"
  "那可早了。你要等我的话,本钱恐怕不够吧。"
  姚竞详装认真地看着她的脸,满脸的叹息。
  "是啊,小五快点找个男朋友吧,要不要二姐先亲自帮你选几个备用?"
  姚思简也半开玩笑地问。
  "不要,又不是配种。"她小声道。
  "哈............,小晚,你可是真的是和大哥呆久了。"
  姚竞失态地笑弯了腰,把酒洒了一地。
  "好了。小三,别惹小晚。"
  姚启扬故意略略板下脸。
  "是啊,当心小晚等会去向大哥告状,可就有你好瞧的了。"
  姚思简睨着他笑说。
  "你们都护着她,我可不干了啊!"
  姚竞学着小孩撅起了嘴,不依不饶似地环着姚晚的腰。
  一家人被他自说自演的独角戏,搞得都失笑出声了。
  这时的姚晚觉得自家真的就和普通人家一样,在面对家族的喜事面前会产生的特有的其乐融融。
  
  真是的,这车什么时候不能坏,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坏。
  姚晚恼怒的砸了一下方向盘。
  她看了看表,还有半小时就要开始庆典了,如果她不能准时赶回去,那么父亲就会有所怀疑,派人来找了。
  那时候就会知道她下山去取包裹了。
  她哥哥寄来的包裹。
  姚禹。姚家四年前被赶出去的四子,她唯一的哥哥。
  从美国寄来的包裹。
  可恶!她挫败地发现根本发动不了引擎。
  拼命从宴会上赶到指定地点拿到了邮寄过来的包裹。
  谁知道在回程的半路上,车会没油了。
  怎么办?
  她看了看毫无人迹的山路。
  连辆车都截不到。手机也赶在这时坏了。
  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姚晚无奈地将包裹和一些必备物放在大包里,看来得准备走着回去了。
  希望时间来得及。
  
  "她刚才到山下的咖啡馆去拿了一个包裹。"
  他坐在车厢里,静静地听着手下在电话里的报告。
  "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处理过她的车了,最多开到半山腰。一切的通讯设施和车里的卫星定位都被破坏了。"